南京试剂IPO:研发投入和专利数量落后同行 高管薪酬却“遥遥领先”

1.jpeg

南京试剂的全部募集资金将用于研发相关的项目。

  11月6日,南京化学试剂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京试剂)北交所IPO回复了第四轮问询,并于11月21日终止了IPO申请。招股书显示,南京试剂是一家专注于化学试剂、药用辅料、催化剂及助剂和定制化学品研发、生产、销售的高新技术企业。

  在阅读该公司提供的上市资料时,《电鳗财经》注意到,南京试剂的研发投入落后于同行可比公司,且其发明专利数量在行业中垫底。而与此同时该公司高管薪酬却远高于同行可比公司。此外,南京试剂的同业竞争问题遭交易所连续问询。最近几年该公司的业绩落后于同行, 2023年其业绩或将下滑。

  研发投入落后同行 高管薪酬“领先”同行

  招股书显示,此次IPO,南京试剂计划募集资金20500.24万元,将用于科研试剂及药用辅料技术提升改造项目。

  由此可见,南京试剂的全部募集资金将用于研发相关的项目。招股书显示,从2020年至2022年以及2023年1-6月(以下简称报告期),南京试剂的研发投入金额分别为1286.59万元、1678.73万元、1850.98万元和924.81万元,研发投入占比分别为3.81%、3.84%、3.52%和3.67%。

  值得注意的是,南京试剂的研发投入占比落后于同行可比公司均值,报告期内,可比公司的研发投入占比均值分别为4.26%、4.7%、5.42%和6.57%。由此可见,南京试剂的研发投入占比明显落后于同行公司均值。

  在研发投入不占优的情况下,南京试剂的的发明专利也落后于同行公司。报告期内,南京试剂选的可比公司的发明专利数量远高于该公司的发明专利数量。报告期内,南京试剂的发明专利为12个,而同行可比公司的平均数量为58个。

  招股书披露的信息显示,除生产人员的平均薪酬外,南京试剂的管理人员平均薪酬和销售人员的薪酬均超过其研发人员的薪酬。以2022年为例,该公司的管理人员平均薪酬是26.59万元,销售人员的平均薪酬为24.16万元,同期研发人员的平均薪酬为19.73万元,远低于前两项薪酬。

  而且,与同行可比公司对比,南京试剂的管理人员的薪酬明显高于同行可比公司。报告期内,该公司的管理人员年薪分别为18.43%、24.79%、26.59%和15.19%,而同期可比公司的均值分别为15.16%、16.49%、16.24%和未披露。

  同业竞争问题遭交易所连续问询

  招股书显示,南京试剂目前的实控人中的吴仁荣、高正松、陈新国,同时为南京另一家企业威尔药业的实控人。威尔药业2019年1月30日登陆上交所主板,主营合成润滑基础油产品及药用辅料。

  具体来看,南京试剂与威尔药业均包含药用辅料(是指药物制剂中除主药以外的一切成分的统称)业务,报告期内其依地酸二钠、磷酸氢二钠、丙二醇3种产品存在重合,其中依地酸二钠和磷酸氢二钠在过渡期内由南京试剂独家经营,丙二醇由威尔药业进行经营。

  值得注意的是,南京试剂与威尔药业均自2002年开始从事药用辅料的生产销售。报告期内,南京试剂药用辅料收入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13.69%、14.96%、17.17%和23.85%,占比逐步提升;威尔药业药用辅料占比分别为30.62%、25.49%、28.42%和27.06%,占比整体有所下降。

  因为同业竞争问题,2022年12月19日,在南京试剂IPO申报之前,其与威尔药业签署《避免同业竞争协议》,双方约定,南京试剂将放弃药用辅料丙二醇,专注于无机药辅和有机小分子药辅(碳原子数≤10)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威尔药业逐步放弃磷酸氢二钠和依地酸二钠产品(过渡期间以南京试剂独家经销方式进行),并将专注于有机大分子药辅(碳原子数>10)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在几次问询中,北交所反复要求南京试剂说明放弃丙二醇产品、存量与增量药辅产品分别采取不同避免同业竞争划分方式的原因及合理性,是否损害公司利益。

  根据几次问询函回复,南京试剂表明,2023年上半年,为该机制(协议)运行的第一个半年,从实际经营情况来看,南京试剂药用辅料业务未因与威尔药业划定产品范围而受到不利影响。今年上半年,南京试剂药用辅料收入6002.93万元,同比增长44.59%。南京试剂报告期内未从事有机大分子药辅(碳原子数>10)的生产及销售,其现有产品市场空间足够大,其药用辅料业务未因与威尔药业划定产品范围而受到不利影响。

  在第四次问询回复中,南京试剂还补充到,无论从药用辅料的理化性质及药物制剂成药的理论分析角度,从南京试剂与威尔药业主要药用辅料品种及发挥功能角度,还是从药物制剂及药用辅料企业实际经营及药品行业监管角度,南京试剂与威尔药业药用辅料之间的可替代性均较低;同时,因化学分子式不同、分子结构不同,故其理化性质不同,有机大小分子药辅产品在药品中发挥的具体功能差异较大,通常无法替代。

  业绩落后于同行 2023年或将下滑

  数据显示,2020年至2022年,南京试剂实现营收3.38亿元、4.37亿元和5.26亿元;同期间,归母净利润分别为7751.55万元、9158万元和1.24亿元。2023年上半年,该公司营收为2.5亿元,同比下滑6.85%,净利润为5804.78万元,下滑了7.21%,扣非净利润为5643.50万元,下滑了3.54%。

  按产品划分看来,2023年上半年,南京试剂的主要产品化学试剂、催化剂及助剂、定制化学品收入同比分别下降了6.90%、47.80%和6.09%,仅药用辅料收入同比增加了44.59%。

  值得注意的是,南京试剂业绩下滑成为北交所监管层前两轮问询关注的重点问题之一。在1月18日的第一轮询函中北交所问及业绩增长是否具备可持续性,2023年7月10日的第二轮询函又问及业绩是否存在大幅下滑的风险。

  在前两轮答复中,南京试剂表示受下游锂电材料等市场需求走弱影响,催化剂及助剂毛利额相比去年同期下降幅度较高。但考虑到主要产品化学试剂和药用辅料对下游生物医药、石油化工、国防军工、电子信息的重要意义,其整体需求相对抗风险,同时,南京试剂表示,公司在行业中拥有较好的行业地位和市场知名度,和客户合作粘性较好,期后不存在大幅下滑的情形,可以持续满足上市条件。

  招股书显示,南京试剂选取了阿拉丁(688179.SH)、泰坦科技(688133.SH)、光华科技(002741.SZ)、西陇科学(002584.SZ)作为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从整个行业来看,2023年上半年,上述四家公司营收增速均值为11.98%,而南京试剂的营收增速则为负,远落后于行业均值。在回复问询函中,南京试剂只对净利润与同行业作了对比,但未对营收差异进行解释。

  不仅如此,与同行相比,南京试剂2022年的业绩表现也更是一般。2022年,西陇科学营收61.83亿元、光华科技营收33.02亿元、泰坦科技营收26.08亿元,阿拉丁营收3.78亿元,同行平均值为31.18亿元,而南京试剂营收仅为5.26亿元,西陇科学、光华科技、泰坦科技分别是南京试剂的11.75倍、6.28倍、4.96倍,南京试剂营收仅仅高于阿拉丁的3.78亿元。

  对于上述问题,《电鳗财经》向南京试剂发去了求证函,截至发稿时并未收到该公司对相关问题的回复。


产品图.jpg

赞 (0)
上一篇 2024年05月26日 08:29
下一篇 2024年05月26日 08: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