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不香了,新制造才是年轻人的“新大厂”?

IT互联网 编辑: 浩然
作者: Tech星球 杨晓鹤 2022-03-18 14:50 2044人浏览

长.jpg

摘要

年薪百万不如10年稳定?

成都的李伟最庆幸的是,年前跳槽的这份工作,换了领域薪资却涨了40%。

李伟此前在本地一家互联网教育企业,虽没有遇上“双减”裁员,但对于他来说,将近30岁的年纪,月薪却只有9000元,实在有些说不过去。所以自己一直看着机会,恰好高合汽车宣布在成都市锦江区白鹭湾建设总部功能区,成立华人运通西部软件研发基地。当时公司成立不过2月,李伟很顺利就面试通过了,工资也涨到了1.3万元。

如今,北上广深的互联网大厂也开始裁员,二三线城市的互联网发展更是承压,智能车、芯片等新制造企业却迎来如火如荼地发展,能进入这些企业对未来更有保证。李伟直言今年自己“运气不错”。

在中概股股价跌宕下行的行情中,不少互联网人也希望能有李伟一样的机会,进入新领域中获取更好的发展机会。来自智联研究院的数据也显示,如今互联网人转行最想去制造业,春季调研中,6.3%的互联网从业者求职时期望转向制造业,比2019年提高2个百分点。

一直以来,互联网和金融等行业都是高薪的代表,如今整个领域行情下滑,很多人希望跳去新兴产业。但互联网人真的能再一次把握机遇,站上时代浪潮吗?

Tech星球与联发科、宁德时代、比亚迪等企业新制造代表企业的员工进行了访谈交流,发现进入新制造涨薪仍是个小概率事件,而如果是基层员工,缺乏机遇、枯燥重复和薪资难涨仍是大概率事件。

进入工厂写代码,车间码农也大有不同

专科毕业的赵磊,没有想过自己能进入联发科工作,身边很多朋友也都羡慕不已。

朋友都觉他以后一跳槽,内地芯片企业都会抢着要他,薪资百万、攻克卡脖子技术。但只有他知道,自己在产业的下游工作,和车间的操作工没什么大区别。

赵磊是在2020年毕业,谈及自己没去工地搬砖,更多原因是不放弃自己。“我专科学的是动漫,编程是毕业后,在B站和一个UP主学习的。”赵磊告诉Tech 星球,这个UP主叫“啥都会一点的研究生”,也买了一些教材后,逐渐自学成才。

对于赵磊来说,进入联发科也没有多高的门槛,主要工作是写脚本。其实就是在芯片行业的最末端,封装测试环节,用代码检测成品质量。

互联网不香了,新制造才是年轻人的“新大厂”?

赵磊的工位

这与李伟的经历类似,二者都进了新制造的软件开发领域,区别在于李伟做的是车机安卓系统开发,项目更有挑战性一些,进度还比较急迫。但赵磊写脚本做测试,难度和强度其实都不大,设计制造和封装基本在台湾,他所在的上海企业是做最后测试验收环节。

当然二者薪资差不多,赵磊的薪资是1.5万每月,工资不高不低。

而对于他来说,这份工作最大的痛苦是,“永远没有出头的日子”。没有挑战也就没有成绩,自己并不是核心的设计开发人才,做的这份工作更多是统计产品数据结果。所以目前的薪资到头了,社保福利也不太OK,一年只有900块钱。

能坚持下去的动力,就是自己也不知道其他能干什么。不做这份稳定的工作,甚至就不会有稳定的生活,但更好的生活在哪里,却并不知道。而对于刚转入新制造的李伟来说,新工作还蛮有挑战,但公司是卖高端电动汽车,需要大量资金支持却还没有融资,自己有时候也会担心工作是否稳定。

同样都是写代码,大家看到的未来却并不相同。这也与新制造的属性息息相关,越靠近新技术的部分,和互联网越类似。而越靠近制造的部分,则仍难以逾越打工人的身份。

搬电池8小时,能存钱就是最大幸运

张辉就是新制造中典型的打工人,本身并没有什么技术,在销售行业干不下去了,面试进了宁德时代做普工。

其实,张辉加入的是宁德时代的全资子公司“江苏时代”,虽然都归一个老总管,但前者是搞研发的总部,后者是生产的公司,待遇和发展环境完全不一样。

“当时,能进来还是感觉挺幸运的”,张辉向Tech星球形容,招聘的要求本身挺低的,高中毕业就可以。可架不住面试的人多,相比一般的企业,这里交五险一金,免费的4-8人空调宿舍,有全勤奖和夜班津贴,所以当时面试的时候,每天都是上百号人在面试,基本都是专科本科的学历。

互联网不香了,新制造才是年轻人的“新大厂”?

宁德时代的招聘画面

进入工厂工作后,张辉才知道赚钱不容易。这里是江苏溧阳地方引进的百亿重点项目,从签约到投产整个过程不到一年时间,所以投产后生产任务也比较重,规划是年产30GWh锂离子电池。

工厂是两班倒的24小时生产制度,张辉入职这几个月一直在上夜班,而且一上就是12个小时。“白天睡够了,晚上也特别难捱,困了洗把脸再坚持上。”工作分前工序和后工序,前工序一些部门还要穿无尘服。

张辉告诉Tech星球,目前自己扣完社保的薪资大概在7500到8000元左右。由于也几乎不怎么娱乐和消费,所以每月都能剩下不少,这是他目前比较知足的地方。

与张辉的情况类似,周强进入同为新能源领域的知名公司比亚迪。这里的工作强度和宁德时代差不多,但是工资却还要更低一些。

周强是在2021年进入的比亚迪弗迪动力有限公司,内部经常用第几厂来称呼,以此来区分比亚迪众多分公司。从Tech星球了解情况看,目前已经有40多个工厂编号,员工的工号也到5万多了。

周强的工资是底薪+计时,底薪1950元,装配工每小时薪资差不多是20块。“早来的员工有2000多的底薪,新来的还有1700多的底薪。”

这里最大的特点就是一直催产量,40多度的车间站12小时,也是两班倒,一个月一轮换。工资到手5000左右。“自己所在的33厂,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宿舍比较远。”周强告诉Tech星球,上个长白班或者夜班,再每天走几公里回宿舍休息,“奥特曼都得拄拐杖。”

“能在这里坚持,技术学历有关系,三样得占其中之一。”周强提到,自己也是吃了学历低的亏,有个老乡也在弗迪电池事业群,但因为是211毕业的软件硕士,在1.33绩效的情况下,能达到月薪12k。

疯狂招聘的新制造,高薪比例人才并不多

对于张辉和周强来说,哪天干不下去,提桶跑路都是大概率事件。“身边太多因为工作强度,工作一两个月就离开了。”

而让二者目前还能坚持下去,理由也是疫情之下,这是相对靠谱的工作,至少都交五险一金和不会拖欠工资。张辉还在等待一个机会,目前宁德时代贵州分公司将在2023年投产,“到时候就可以申请回调,在家乡也可以年入10万+”。

在新能源造车风起云涌的情况下,电池和芯片是制约产能的重要因素,所以扩充产能是第一要务。用家乡年薪10万+吸人年轻人,都是这些大厂招聘的常用语。

一位宁德时代内部员工也提到招聘有多迅猛,2021年年初公司有26000人,现在有47000人。不仅江苏时代在招人,福鼎时代,蕉城时代等分公司都在招人,与互联网大厂都在裁员形成鲜明对比。

比亚迪由于横跨芯片、电池以及整车研发制造,加之秦、汉等几款车型都卖的比较好,很多消费者订车都要等3个月以上,所以产能扩充更是迫切,人员招聘也非常迫切。

除了目前的宝山、惠州、上海松江等几个工厂,比亚迪襄阳产业园正在进入工厂建设阶段,在职员工将超1万人;而在济南临空经济区设立的比亚迪整车和电池厂,则需要2.5万人。宣传的是普工6000+起步,基层的管理岗位收入也在1万左右。但周强认为都有些美化,“H级别(员工职级)基本在6000以下,F级靠近万元。”

即便比亚迪济南宣布最高2.5万元招聘新人,其实也是管理类经理和副经理级别的人才,而且招聘数量只有5人。2万人中达到这一薪资水平的只有5人,高薪人才占比大大低于互联网。在阿里巴巴达到P7级别基本都能2.5w月薪,而P7级别占阿里至少有30%的比例。

互联网不香了,新制造才是年轻人的“新大厂”?

比亚迪济南招聘薪资分布

从目前看,新制造的薪资水平还是没法和互联网相比较。专门研究比亚迪的博主“一路向北byd”分析了背后的原因,解释新制造的整体薪酬为何还比较低。

他以西安比亚迪为例讲述,这里主要生产秦和宋的全系车型,一二期的规划年产能在60万辆。目前二期在3月份开始投产,然后开始产能爬坡,预计今年的产量在40万左右,50万就要招聘更多的人,加班加点的做。

这些产能按照西安两条生产总线分配,意味着30秒下线一辆车,比特斯拉45秒下线一辆车还要快。要知道特斯拉的超级工厂拥有一体压铸成型等新工艺,比亚迪能超越特斯拉的效率,靠的就是更加勤劳的人工。

硬币的另一面,是宁德时代和比亚迪千亿营收背后,年净利润仅在60-70亿元区间。从比亚迪的数据看,月销10万辆已经逼近特斯拉,但比亚迪均价15万的一辆车,相比特斯拉的28万还有不少品牌升值空间,也造成比亚迪的利润率不算高。

周强等新制造的打工人,也在期待比亚迪的营收利润情况好一点,然后员工待遇就能好一点。但目前来说,自己能坚持下去才是关键,“西安比亚迪出事,听说一个人才赔20万。”

当然,尽管新制造还处在发展早期,相对而言,已经是一份潜力的工作。一位刚经历裁员,从互联网共享经济企业进入新制造企业的公关说道:“最大的优点就是稳定的就业,至少10年都会处在上升期。”

(注:文中李伟、周强、赵磊、张辉等皆为化名。)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