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跃亭“炮轰”高合汽车“行业耻辱” 相煎何太急?

1.jpeg

面对陷入“血海”竞争的新能源汽车市场,谁能笑到最后,就让时间给予答案。

  进入2024年,新能源汽车的淘汰赛在不断加速。竞争的加剧,空气中的“火药味”也在不断升,面对着接下来的“厮杀”,异常残酷的现实,正在撩拨着各方的神经。

  贾跃亭“炮轰”高合

  媒体报道,日前,有市场人士在朋友圈就高合汽车春节后被传停工停产一事分享题为《高合濒临破产,一个新能源汽车剽窃时代的技术》文章并分享观点称:“在全球汽车发展史上,出现过多次抄袭、甚至犯罪式盗窃和抄袭的案例。事实证明,这条路是自取其辱且走不通的道路。希望全行业的人都能引以为戒,大家一起良性竞争,共同推动产业进步。”,对此,Faraday Future (FF) 创始人贾跃亭在底下评论道:“行业的耻辱”,“炮轰”高合汽车。有贾知情人士表示,很少会见到贾跃亭对某件事做出如此攻击性或是明显表露个人情感的评论。

  今年正月初九,春节假期后开工的第一天,高合汽车传来了停工停产的消息,报道称,有内部人士表示,高合汽车召开内部大会,宣布即日起将停工停产6个月。2月18日之前

  的员工工资将照常发放;3月15日之前还留在高合汽车的员工,仅发放基本工资;3月15日之后员工仅发放上海基本工资。据悉,高合汽车每月15日发放工资。值得注意的是,早在1月的时候,市场就曾传出高合汽车“工作暂停”的消息。彼时,高合汽车发布声明称:公司运营一切正常,研发、生产、营销、交付等各项工作正常推进。2月7日,高合汽车召开员工大会并通知:1月的工资无法按时发放、2023年年终奖取消等。对此,高合汽车回应称,确有其事。根据生产经营的实际情况,公司正在采取比如高管主动降薪、缓发工资等调整措施,应对内外部的挑战。2月19日,高合再发通知,称自2024年2月19日开始,停止下属所有全资及控股子(分)公司的日常运作;全体员工进入停工停产状态;根据各地区情况,一般为3-6个月。

  对此,有分析人士认为,贾跃亭之所以会如此愤慨,可能与高合创始人丁磊有关。百科资料显示,丁磊曾任上海通用汽车有限公司总经理,上汽集团副总裁等职务,但在2015年7月到2017年6月的经历是一段空白期。曾有媒体报道,丁磊曾在2015年加入乐视汽车,任乐视超级汽车联合创始人、中国及亚太区全球副董事长兼CEO。2017年,丁磊在微博宣布,由于个人身体健康原因,经过慎重的考虑和与乐视创始人贾跃亭先生的充分沟通,决定将不再担任乐视超级汽车全球副董事长、中国及亚太区CEO等职务。随后,丁磊创办了华人运通公司,并推出高端智能电动车品牌——高合汽车。坊间流传称,丁磊在离开乐视汽车时,带走了一批核心骨干和相关资料,更有传闻称,丁磊得到了当初FF 91的全套设计数据,高合推出的第一款车HiPhi X外观非常接近贾跃亭的FF 91.可能就是因为此事,让贾跃亭愤怒并做出如此罕见评论。

  相煎何太急?

  2月22日,继高合汽车宣布停工停产后,创始人丁磊现身高合上海总部,丁磊表示,自己老派造车思维,不及互联网思维,让公司和员工陷入了困境,公司翻身的窗口期最多三个月,3个月我们会拼尽一切努力把公司救活,见面会最后,丁磊也向车主发出了“我们坚强,我们必胜”的呼声。23日,高合汽车工程项目总监杨悦卿现身“高合汽车官方直播间”回应外界关注的问题,在直播中,杨悦卿几度哽咽,向广大车主及同事道歉,并恳求大家“再给高合一些时间”。

  资料显示,高合汽车是华人运通旗下豪华智能纯电品牌,于2019年7月31日正式发布。华人运通成立于2017年,注册资本2.5亿元,公司实控人及董事长丁磊。近年来,高合汽车已陆续发布高合HiPhi X、高合HiPhi Z、高合HiPhi Y等产品,并批量交付用户。作为一家主打豪华电动汽车的企业,高合的产品价格不菲,其入市的第一辆车便直接将定价设置在50万元。销量方面,高合汽车公开数据显示,2021年,高合汽车累计销量为4237辆;2022年,累计销量为4349辆;2023年,高合汽车未公开全年销量。乘联会的数据显示,2023年高合汽车全年销售8681辆。

  分析人士表示,高定价的高端路线没有跑通,品牌力难以支撑过高的市场定价,销量难见起色,投资资金难以落地,小众路线不足以支撑公司在现金流、盈利等方面的长期健康发展,在加上越来越“卷”的行业竞争战,种种因素让高合汽车陷入了泥沼当中。

  值得一提的是,对比高合汽车,“为梦想窒息”的贾跃亭和法拉第未来的日子同样也不太好过。根据FF公布的数据,2023年该公司仅完成了10台FF 91 2.0 Futurist Alliance的交付,这10台车中还有一台是贾跃亭自己的。上周五,据外媒报道,法拉第未来洛杉矶总部房东 —— 雷克斯福德工业公司在洛杉矶高等法院对法拉第未来公司提起诉讼,指控其拖欠了1月、2月的房租及相关维护费、税款,雷克斯福德声称,法拉第未来总共拖欠了 91787.26 美元(约 66.1 万元人民币),并要求收回大楼。这起事件被认为是法拉第未来陷入困境的“最新迹象”。

  去年10月,贾跃亭曾发文称,“对于FF真实价值和资本市场价值严重背离的表现,我其实是最心急如焚的,对没有给所有股东和投资人带来应有的价值回报深感惭愧”。在市场方面,去年12月29日,法拉第未来发布公告称,收到纳斯达克股票市场有限责任公司关于退市或不符合继续上市规则或标准的通知。公告显示,公司未能维持最低收盘买入价,公司股价连续30个交易日低于1美元。根据纳斯达克上市规则的要求,在2023年11月9日至2023年12月27日期间,根据其普通股的收盘买入价,在连续30个交易日期间内需保持至少每股1美元的最低买入价。根据纳斯达克上市规则,法拉第未来有180个交易日(即在2024年6月25日之前)重新遵守最低买入价要求。如果公司在2024年6月25日之前未能重新遵守最低买入价要求,并且届时没有资格获得额外的合规期,纳斯达克将向公司发出摘牌通知。Wind数据显示,去年一年,FF股价跌幅达98.94%。

  难念的经

  都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无论是宣布停工停产的高合,还是此前的申请破产重整的威马,或多或少都反映出当前的新能源汽车市场面临的竞争是何等激烈。

  2月18日,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在内部信中强调,2024年是中国汽车品牌进入“血海”竞争的第一年,也就是淘汰赛的第一年,没有再等等、再看看,“开战即决战”。同日,吉利汽车集团CEO淦家阅表示,2024年将卷价格、卷产品、卷服务、卷流量,将是一个“最卷”的年份。蔚来董事长、CEO李斌也在内部信中表示,“未来两年是汽车行业变革的最重要阶段,竞争激烈程度会超乎想象。”

  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表示,2024年是新能源车企站稳脚跟的关键之年,竞争将会非常激烈。乘用车市场的“价格战”不断,其根本原因是新技术取代旧技术、新能源汽车替代燃油车,在建立市场新秩序的过程中,新老厂商替代的竞争会很激烈,预计这一过程将持续几年时间,直到新格局形成;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张永伟也表示,今年一定是大浪淘沙的关键时期,行业洗牌应该会加速,对很多企业来说,是成长的机会,对另一些企业来说,今年日子就更加难过。新能源汽车行业是制造业中市场化竞争非常激烈的一个行业,这里面容不得投机取巧。过去靠投机取巧想实现发展还有可能,以后没有真功夫,在新能源汽车行业就很难混下去。

  相关统计显示,截至1月31日,新能源汽车市场已有10多款新车上市,包括特斯拉、理想、极氪、零跑、智己、小鹏等超过16家车企下调某些车型的售价或推出限时现金优惠的促销政策,以期获得更多的销量和市场份额。长安汽车总裁王俊预计,2024年中国汽车市场将有202款新品上市,其中新能源产品152款,占比75%。如此多的新品上市,2024年的中国车市不会有最卷,只会有更卷。

  “风物长宜放眼量”,面对陷入“血海”竞争的新能源汽车市场,谁能笑到最后,就让时间给予答案。


产品图.jpg

赞 (0)
上一篇 2024年04月19日 13:50
下一篇 2024年04月19日 13: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