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 字节向腾讯“跳动”

新闻快讯 编辑: 紫金财经网
作者: 紫金财经网 2021-06-10 22:00 2839人浏览

摘要

(本文首发于虎视财经,授权紫金财经同步首发) “你喜欢猪食,你看到的就全是猪食。因为个性化分发真的太厉害了。”

分析| 字节向腾讯“跳动”

(本文首发于虎视财经,授权紫金财经同步首发)


“你喜欢猪食,你看到的就全是猪食。因为个性化分发真的太厉害了。”


6月3日,在第九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上,腾讯副总裁、在线视频CEO孙忠怀在出席活动时抛出“短视频猪食论”,引发广泛争议。


孙忠怀称:短视频是简单洗脑式的重复,潜移默化冲击用户观念,拉低用户心智和一代人的审美品位。“很多很多周围的人拿着手机,就好像傻子一样一直在看那些洗脑的短视频。”


这番言论明着只指向短视频,其实大家心知肚明,说的就是抖音,真可谓是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强。前段时间已经在微信公众号平台明着呛声腾讯的字节跳动不会坐视不理。果然,字节跳动副总裁李亮的回应很快就来了:这位高管可能并不知道,号称已经拥有数亿用户的微信视频号,是目前唯一一家没有按要求上线“未成年模式”的短视频平台。他特别指出孙忠怀言论的矛盾之处:腾讯在攻击短视频行业的同时,自己也在大力发展短视频。


表面上是长短视频之争,实际上,腾讯如此发难,反映的是字节、腾讯日益激化的矛盾,以及腾讯面对全面出击的字节的焦虑。字节跳动平台吸引了多少内容创作者迁移?抖音又抢走了多少微信用户的注意力,以及王者荣耀用户的时间?后张一鸣时代的字节正向谁跳动,恐怕,答案正是腾讯的核心创作者和用户们。


长短视频之争的背后


按理来说,长视频与短视频之间并不存在竞争关系,各具特色,满足市场的不同需求,从某种意义上来讲,短视频还能为长视频导流,融合共生,何必举起版权的大旗欲杀之而后快?


问题恐怕不这么简单。2020年9月,字节跳动中国区CEO张楠在演讲中表示,抖音的日活跃用户已经超过了6亿(含火山、极速版)。


相较而言,2020年第一季度微信及 WeChat 的合并月活跃账户数达12.025 亿。虽然看上去抖音的日活也才达到微信的一半左右,但是,抖音短视频上线至今不过5年时间,微信却已经诞生了十年之久。这还没有纳入2016年上线的“海外版抖音”Tiktok,称得上是中国第一款真正面向年轻人的成功国际化产品,在美国市场和欧洲市场各拥有1亿月活,与之相比,微信的国际化还只停留在海外华人中间,并没有成功做到国际化。


腾讯在短视频领域的探索却一直有点高不成低不就。腾讯视频没有摆脱长视频网站亏损的宿命,微视普遍被外界视为一个失败产品,后起之秀视频号倒是半年时间做到了2亿日活,但这是背靠微信强大用户基础的热启动,是否具备可持续性,仍有待观察。


《2020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6月,我国网络视听用户规模达9.01亿。在各个细分领域中,短视频的用户使用率最高,达87.0%,用户规模8.18亿;截至2020年6月,短视频以人均单日110分钟的使用时长超越了即时通讯。


因此,字节跳动不仅在短视频领域领先了腾讯一个身位,短视频本身还在压缩即时通讯的发展空间。虽然小龙哥颇为佛系,一直说希望用户用完即走,不要沉迷微信,但如果真的用户对微信的粘性开始下降,恐怕马化腾心里还是不会好受。


字节与腾讯的十年战争


字节跳动成立于2012年3月,那时的中国互联网还是BAT时代,三大巨头在搜索、电商支付和社交游戏等不同业务版图上跑马圈地。那一年手握几亿QQ用户的腾讯,虽然在广告、游戏等业务上赚的盆满钵满,但是其野心远不止此,看似温和的小马哥,在商业上,其胃口却大到令人震惊,当时貌似小马哥要吞下整个互联网,社交带来的流量为小马哥的野心支撑起了底气。


QQ的流量红利促使腾讯积极推广自己的全新社交软件微信,腾讯想再造一个QQ,风头正劲的小马哥似乎根本不关心这家刚刚成立的公司,更不会在意他以后会如何推动中国互联网的发展进程。


随后的几年里腾讯以微信为流量入口,迅速衍生出了以公众号、腾讯新闻为基础的内容服务,随后又分别在影视和游戏方面积极开拓市场,打造了腾讯影视和腾讯游戏两款核心产品,同时以参股或控股的形式引入了电商平台拼多多、京东、美团等众多不同赛道的互联网公司。


随着时间不断的推移,围绕高粘性的微信建立起来的生态圈也愈发完善,所有人都想干掉微信,包括马爸爸在内,最终都铩羽而归。最后市场得出一个预言:能够干掉微信的绝不会是另外一个微信。


至此,以社交流量为基础构建的商业帝国貌似无人能够撼动。但是,当年的预言慢慢开始成为现实。


而另一边刚刚起家的字节跳动,自然也看到了微信生态所带来的流量效应。张一鸣通过今日头条的信息算法机制以及内涵段子,开始在社交流量的外围市场收割剩余的流量。在字节跳动成长的过程当中,包括腾讯在内的其他互联网大厂,都想投字节,可惜最后都没有成功,程序员出身的张一鸣更是拒绝了腾讯80亿美金的投资邀约,多年后,张一鸣说出其中缘由:主要原因是因为不想为别人打工。


严格意义上来说,早期的字节跳动与阿里并不是竞争对手,一个流量生产方,一个流量需求方,双方是互补,最直接的竞争对手是腾讯。


最让腾讯紧张的是抖音的崛起,短视频的流量收割能力太强,据数据显示,抖音用户平均每天的消耗时间达到110分钟,月人均使用时长更是接近33个小时。


腾讯与字节跳动的战争背后其实是流量之争,流量之争的本质是用户时间的抢夺,随着字节跳动图文、短视频的流量生态构建完成,字节正一步步的向腾讯用户跳动,这个速度正在不断加快,打败微信的绝不会是另外一个微信的预言正在逐渐成为现实。


字节要抢腾讯的饭碗?


抢走用户的注意力只是第一步,如果说有什么让腾讯真正忧心的,那就是下一步,字节会开始侵蚀腾讯的盈利能力。


字节与腾讯的流量之争都是表面的战争,背后是财富的争夺。程序员出身的张一鸣,是缺少商业变现能力,但是他的合伙人有这方面的天赋,一路把他做到广告近2000亿的收入。随着大部分企业主把预算逐步开始往短视频倾斜,字节在广告方面的收入也会大幅增加,在广告变现之外,今日头条的电商业务也发展迅猛。如果在广告收入层面字节跳动对腾讯的侵蚀算是小秀一把,那么接下来字节跳动所做的事情,是真正的把手伸进了腾讯的怀里,顺便摸了一把胸,挤了腾讯的奶水——游戏。


从腾讯最新的季报来看,腾讯收入1353多亿,而游戏业务收入达到436亿,占比高达31%。看似忠诚老实的张一鸣这个“技术天才”其实有他的坏,总是走别人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挟流量而令诸侯。


字节跳动不光做了百度的搜索、微博的相关产品业务之外,字节跳动也正式向腾讯发起了猛烈的进攻。


通过字节跳动近几年的投资来看,其业务版图与腾讯的重合度越来越高。除视频、社交领域之外,字节跳动开始大手笔进军游戏板块。


2018年10月份,字节跳动收购《航海王热血航线》运营商朝夕光年。


2019年3月份,字节跳动收购《全民无双》研发商墨鹍科技,及擅长休闲游戏的大眼星空。


同年6月份,字节跳动成立一个百人团队,开始以自研游戏为主的绿洲计划。


今年初,字节跳动入股《仙境传说RO:新世代的诞生》手游研发商盖姆艾尔;


3月份,字节跳动收购了以游戏出海见长的沐瞳科技;


4月份,入股“中国版Roblox”代码乾坤;


5月份,投资了沙盒游戏《救赎之地》研发商悠米互动,成为持股36.25%的第一大股东。


Sensor Tower最新数据显示,根据5月份全球App Store和Google Play的收入排名,中国手游发行商收入TOP30中,字节跳动首次跻身榜单第14名。字节跳动5月份游戏收入环比增长100%,创历史新高。


除了正面进攻,字节还要打舆论战,在官方微信公众号发表了《字节跳动遭遇腾讯屏蔽和封禁大事记(2018-2021)》,历数了自2018年以来,腾讯封禁抖音及字节跳动旗下其他产品的事实,很快文章便在朋友圈刷屏并引发热议。


你说我侵权,我说你霸道不公平竞争,你来我往好不热闹,吃瓜群众翘首以待,谁知后续按下暂停键,而字节条也是快速把报告删除,貌似鸣金收兵。


其实双方都很清楚,此次争论的真正目的在何处。本次争论看似是长短视频间之争,实则是腾讯与字节跳动之间的互联网用户之争。


如此有侵略性的进攻,使得腾讯不得不加速防备的脚步,甚至不惜与曾经的竞争对手合作爱奇艺、优酷合作,结成联盟对字节跳动开始打压,试图用版权来卡字节跳动的脖子。


字节跳动以颠覆者的身份崛起,又以模仿者的身份开疆拓土,从商业角度来讲,以微信为基础的生态圈已趋于饱和,后来者很难通过微信在获取浏览量,而新的生态圈抖音正在逐步崛起,抖音阵营在未来也势必会吸纳更多的盟友加入。随着双方业务不断的高度重合,也使得腾讯与字节跳动之间的竞争将进一步加剧。


字节真的在向腾讯跳动,也许未来字节不仅是摸一把腾讯的胸,还要上下起手,直接和腾讯掰一掰手腕。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