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AI 48小时巨震反转

1.jpeg

作为行业的风向标,OpenAI的动作往往引起其他大模型企业的效仿。

  这可能是2023全球科技圈最为“抓马”(drama)的一场闹剧。

  11月18日凌晨,著名AI企业、ChatGPT母公司OpenAI突然官宣,将原CEO Sam Altman开除出公司,即日生效。

  对于这个消息,主人公Sam或许和许多看客一样措手不及。

  从去年11月ChatGPT亮相起,“ChatGPT之父”的头衔就被安在了Sam头上。自那以后,Sam作为OpenAI的代言人频频亮相,他对AI发展的许多判断更是被整个行业奉为圭臬。

  可以说在一些人眼里,Sam Altman的名字就代表着OpenAI本身。近期他曾在采访中透露,自己正在为OpenAI筹措新一轮融资。

  甚至就在被解聘约一天前,Sam还在重磅活动“亚太经济合作会议APEC”上信心满满地展望来年,称“生成视频或其他东西能做什么,这将在2024年迅速而猛烈地出现”。

  然而APEC结束后不久,他被解聘的消息如同一颗重磅炸弹,在整个AI圈引发震动。

  ▲(Sam Altman在APEC上发表观点,图源/视觉中国)

  据OpenAI联合创始人兼总裁Greg Brockman透露,Sam是在11月17日的晚间接到了谷歌会议链接,随即被宣布解聘。

  整个过程中,OpenAI的股东及客户都没有被提前通知,事发突然可见一斑。

  但就在行业还未消化掉Sam离任的影响时,新的反转剧情似乎即将上演。

  据多家媒体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OpenAI董事会正与Sam商讨,试图使后者重回公司担任CEO。但目前Sam对回归担任CEO的态度“矛盾”。

  短短24小时内,全球最为领先的AI企业、以一己之力掀起生成式AI产业变革的OpenAI变化陡生,而最终的事件走向还没有定论。

  在许多人眼中,作为行业风向标的OpenAI发生人事地震,可能带来更深远的影响。

  一位大模型创业者“Balian Wang”对此判断,不少人认为从人工智能发展的整体历史进程上看,Sam被OpenAI辞退不过是一件闹剧和微不足道的小事。“但我的直觉却告诉我,这可能是一件改变AI历史发展进程和行业格局的大事”。

  一场闹剧,核心四人组分崩离析

  从OpenAI现董事会与Sam Altman的公开“交锋”中,不难看出两者间的矛盾已经十分尖锐。

  OpenAI官宣解聘的声明措辞堪称严厉,其中写道:

  “Altman先生的离职是董事会审议决定的,董事会认为他在与董事会的沟通中不够坦诚,妨碍了董事会履行职责的能力。董事会对他继续领导OpenAI的能力不再有信心。”

  而Sam本人也在自己的推文中,提及了OpenAI限制了他公开发声:“一旦我开始公开发声,OpenAI董事会将会向我追索我所持有股票的全部价值。(If I start going off, the OpenAI board should go after me for the full value of my shares.)”

  Sam离任后,CEO将由原CTO Mira Murati暂任,直到OpenAI重新物色到适宜人选。

  在这场人事地震中,随着Sam被辞退,其在OpenAI中的“左膀右臂”也受到了波及。

  据OpenAI联合创始人、董事长兼总裁Greg Brockman公开讲述,几乎在OpenAI发布解聘Sam的官方声明的同时,他也收到了Ilya(指OpenAI首席科学家Ilya Sutskever)的短信称需要电话沟通。

  在随后的谷歌会议中。Greg被告知,其将被免除董事会职务,但仍然在公司任职总裁,并向新CEO汇报。同样是在这场会议中,Greg得知Sam已被免职。他讲道:“对董事会的所作所为,我和Sam都感到震惊和悲伤。”

  几个小时后,Greg宣布自己将从OpenAI辞职。

  ▲(Greg Brockman)

  至此,OpenAI原有的核心团队已经分崩离析。在此次人事变动发生前,OpenAI核心管理团队中共有四名成员:CEO Sam Altman、总裁Greg Brockman、首席科学家Ilya Sutskever、CTO Mira Murati。其中Sam、Greg、Ilya同时是董事会成员,也都是2015年时发起成立公司的联合创始人。而Mira则是在2018年加入公司,此前曾任特斯拉SUV Model X的高级产品经理。

  此外,在OpenAI官宣解雇Sam后不久,Sam的助理Alex Cohen也发布了推文,称其“和我的老板Sam一起被OpenAI辞退了”,并表示自己是在董事会会议中负责整理演示文稿的人。

  而据Alex所说,Sam似乎对Alex的遭遇毫不知情,在得知Alex遭辞退后Sam向其发送的信息内容是“wtf(搞什么鬼)”,显得十分震惊。

  根据公开报道,在OpenAI共事期间,Sam、Greg和Ilya三人一度配合默契。其中Sam在公司管理、投融资方面经验丰富,Greg几乎承担了所有非技术性的工作,Ilya则是公司技术研发的核心力量。

  而经过这轮变动,Sam与Greg双双出局,他们接下来的去向也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

  在Sam官宣出局后不久,美国AI企业Antimetal就向其抛出了橄榄枝。Antimetal公司的CEO发表推文称,欢迎Sam加入公司,成为联席CEO。

  坊间亦有传闻称Sam计划成立一家新的AI公司,预计OpenAI前总裁Greg将加入其中,目前Sam或已在与投资者洽谈相关事宜。

  更为出人意料的是,19日早间,有多家媒体报道称OpenAI的重要投资人正敦促OpenAI董事会撤销辞退Sam的决定,并试图推动Sam重回公司担任CEO。报道称Sam本人对此感到“矛盾”。

  不过截至成文,Sam对上述传闻未有直接回应。

  但耐人寻味的是,在19日中午12:47.Sam发布了一条推特写道“我如此热爱OpenAI的团队”。而这条推特被Greg、Mira、ChatGPT官方账号转发,使得Sam将回归OpenAI的传闻显得尤为可信。

  夺权清算,还是观念不合?

  在公司管理层换血的同时,OpenAI的董事会也完成了改组,如今董事会成员仅剩首席科学家Ilya和三名外部独立董事。

  CEO和他所倚重的员工一起被OpenAI“扫地出门”,这种情节显得像是一场“夺权清算”,也在公司内部掀起了轩然大波。

  ▲(市界制图)

  据华尔街见闻报道,在管理层换血后,OpenAI紧急召开内部大会。会上至少有两名员工询问此次解雇是否构成“夺权”或“敌意收购”,但被Ilya Sutskever否定,后者称Sam与现董事会的分歧主要在于安全议题。

  根据华尔街见闻获得的会议记录,Ilya讲道:“我可以理解你为什么选择(夺权)这个词,但我不同意这一点。这是董事会履行非营利组织使命的职责,即确保OpenAI构建造福全人类的AGI(通用人工智能)。”

  具体来说,Ilya与Sam的最大分歧,在于Ilya认为OpenAI应该放慢商业化步伐,更专注于AI产品的可解释性、安全性;与之相对,Sam和Greg则倾向于积极推动AI模型跑通商业化路径和进行新一轮融资。

  事实上,OpenAI过往已完成了8轮融资,背后都有Sam积极斡旋的身影。早在创办OpenAI前,Sam曾在创投机构Y Combinator(以下简称“YC”)担任总裁,拥有丰富的投融资经验。YC也在Sam的执掌下,参与了OpenAI的天使轮融资。

  在被解雇之前,Sam则在积极推动新一轮融资,据媒体报道称本轮融资估值或高达900亿美元。

  这种融资节奏让Ilya感到不安,因此他联手董事会中的外部成员,发起了对Sam和Greg的驱逐。

  ▲(OpenAI融资历史,图源/创业邦睿兽分析)

  当面临分歧时,作为CEO的Sam被驱逐出了自己参与创办的公司。这种情节之所以能够发生,与OpenAI的背景、愿景、组织架构都有着莫大的关系。

  2015年,包括Sam在内的几位联合创始人,共同发起成立了OpenAI,除了将公司技术方向定位为AGI,还承诺要在安全范围内开发、“使其有益于人类”等。按照这一愿景,OpenAI最初是一家非盈利机构,完全依靠股东投资支撑研究与运营——这也是其名字中“Open”的由来。

  也是在这样的状态下,OpenAI发布了GPT-1、GPT-2等ChatGPT(GPT-3.5版)的前代模型。

  但几年之后,随着技术研发逐渐深入,OpenAI维持发展所需的资源也成倍增长。为了持续发展,OpenAI于2019年宣布重组,搭建一个“有限营利(capped-profit)”模式。也正是在这一年,Sam辞去其在YC的职务,开始全职担任OpenAI的CEO。

  而所谓“有限营利”指的是,原有的公司仍然保持非营利性,主攻技术研究而非商业价值创造,称为OpenAI Nonprofit。

  与此同时创办一家有限营利的子公司“OpenAI LP”,由非营利性的母公司控股OpenAI LP。OpenAI LP可以引入外部投资,并创造商业价值,回馈投资者。

  同时,设定OpenAI LP股东能获得的营利上限,超出上限的回报都会返给OpenAI Nonprofit,用以支持研究。正是在这轮变动中,微软接受了这种独特的模式,花费10亿美元成为了持股OpenAI LP 49%的股东。

  ▲(OpenAI的三阶段发展历程。图源/中国电信业)

  值得一提的是,OpenAI原有的六人董事会一度对发展这种模式形成了共识。彼时Ilya曾公开讲道:“如果我们不大幅增加我们的计算投资,就不可能保持人工智能研究的最前沿,更不用说构建AGI了。无论AGI是什么,它都不会便宜。”

  但随着ChatGPT掀起新一轮巨浪,这家公司的管理层之间无疑打破了共识。

  为了保证母公司OpenAI Nonprofi的非营利性,董事会六人组事实上均并不直接持有公司股权,从公司获得的收益仅有薪资这一项。此外据媒体报道,由于Sam早期曾主导YC投资OpenAI,因此还能由此获得部分间接收益。

  正是因为这种独特的架构,当任意一位高管被认为偏离了公司愿景、引起其余董事会成员不满时,都有可能面临被“驱逐”的现实。即便是被外界视为公司灵魂人物的Sam也不例外。

  未来向左还是向右?

  ChatGPT能够走到今天这样的局面,Sam Altman实在是太过重要。

  “超强的执行力”“对商业的敏感嗅觉”“极具魄力”“投资天赋”……是不少人对Sam 的共同印象。

  金融科技企业Stripe的CEO Patrick Collison 把 Sam 的大脑比作一个狂欢节上的抓娃娃机,“看起来四处游荡,但关键时刻一抓就中”。而在YC创始人、硅谷创业教父Paul Graham眼里,“如果把Sam Altman扔到某个食人族之岛,5年后他会成为这个食人族岛的国王”。

  在执掌OpenAI后,Sam无疑也将他的上述特质代入了这家全球最为领先的硬科技创企。而这展现在诸多方面。

  举例而言,Sam本人正是OpenAI转变为一家“有限营利”企业的最大推动者。2019年,正是他说服了微软CEO Satya Nadella、CTO Kevin Scott等关键人物,让微软接受了在当时看来堪称苛刻的投资条件。

  ▲(微软CEO Satya Nadella)

  不仅如此,在执掌OpenAI的这些年,OpenAI还进行了不少对外投资,比如在2021年,发起了总金额为1亿美元的AI创投基金,后续又专门成立了创投加速器Converge,投资领域覆盖了音视频编辑应用开发、AI笔记应用开发、芯片等众多领域。

  他对大模型、生成式AI的商业化也持积极态度。就在不到两周前举办的OpenAI开发者大会上,Sam作为主持人一口气发布了多款能够降低大模型应用开发难度的新功能。

  而据《中国企业家》在本周对Sam本人的采访,他也不讳言自己对AI商业化前景的看好:“我对这项技术感到非常兴奋,它可以恢复过去几十年失去的生产率,不仅仅是迎头赶上。”

  此外,Sam还认为对于AI技术不应该过度监管,他期望看到的监管模式是“介于传统欧洲方式和传统美国方式之间”,“过度的规定可能会对小公司和开源运动造成伤害”。

  种种做法,在业界褒贬不一。

  特斯拉和SpaceX创始人马斯克也曾是OpenAI的创始人之一,但由于利益冲突等原因,他已于2018年退出了OpenAI。

  早在2019年,马斯克就曾多番公开对于OpenAI现有的发展策略表示不满。在推特上,他曾写道:“OpenAI是作为一家开源的非营利公司创建的,以制衡谷歌,但现在它却已经成为一家由微软有效控制的利润最大化的公司。”

  而随着ChatGPT发布,为AI技术的大规模商业化按下加速键,曾与Sam站在一起的Ilya等人,也占到了他的对立面。而随着Sam被票选出局,正在规划中的OpenAI新一轮融资能否顺利完成,未来ChatGPT、GPT-4等大模型技术的商业化政策是否将收紧,都充满了未知。

  作为行业的风向标,OpenAI的动作也往往引起其他大模型企业的效仿,甚至能够左右公众对技术的认知。

  未来是否如传言所说,Sam将回归OpenAI?截至成文,各方还没有正面回应。

  但无论如何,这场闹剧都反映出了这家全球领先AI企业管理层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也将有关AI技术安全性与商业化之间的平衡问题,以一种戏剧化的方式摆放到了公众面前。

  参考文献:

  《OpenAI紧急召开员工大会,员工质问解雇“是否夺权”》,华尔街见闻 陈晨

  《OpenAI的发展路径与启示》,中国电信业 杨雅清 张文帝


产品图.jpg

赞 (0)
上一篇 2024年06月24日 09:26
下一篇 2024年06月24日 09: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