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信裁员“崩盘”过后 唐宁梦断“中国尤努斯”?

IT互联网 编辑: 浩然
出处: 蓝科技 作者: 原创 2021-09-22 09:12 2417人浏览

长.jpg

摘要

被媒体为称为“尤努斯中国门徒”的唐宁,仅仅经过了十二年的一个轮回之后,宜信就被推动了裁员、倒闭的风口浪尖上。

宜信裁员“崩盘”过后  唐宁梦断“中国尤努斯”?

【蓝科技报道】曾经风光无限,创始人被称为“尤努斯中国门徒”、中国小信额信贷一面旗帜的宜信公司,在面临裁员甚至坊间传闻倒闭的情况下,还能重拾往日的荣光吗?

2009年3月,宜信公司创始人唐宁风光无限。

彼时,创办孟加拉格莱珉机构而在2006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尤努斯博士来到了中国,与唐宁进行了亲切交流。而唐宁也在学习尤努斯博士如何通过信用贷款的模式,以很小额的资金解决千千万万中低收入人群的生产生活和学习等。

简单地说,唐宁希望学习并借鉴尤努斯博士为中低收入者提供信用贷款的商业模式。

被媒体为称为“尤努斯中国门徒”的唐宁,仅仅经过了十二年的一个轮回之后,宜信就被推动了裁员、倒闭的风口浪尖上。

2021年是宜信公司最为落寂的时候。在相关部门清理整顿P2P的背景下,宜信公司的前景没有人能给出定论。

宜信撕下了遮羞布

终于轮到裁员了。

宜信公司员工张强(化名)所在的部门算是裁员比较晚,但这一天最终还是真的来了。

有伤感,有不舍,更有复杂的心态。在宜信工作5年之久的张强,原本在唐宁勾勒的商业版图中,希望能看到2020年宜信集团整体上市的情形,但这一愿景最终灰飞烟灭。

宜信遇到了中国发展小额信贷最好的十年。而这十年,也是宜信成为庞然大物的成长期。

风水轮流转。随着P2P模式在国内由新潮走向风口,由巅峰跌进低谷,宜信用坐实的裁员传闻向外界表明,躲过了行业暴雷至暗时刻的宜信,终究难以在这次行业大洗牌中独善其身。在这一背景下,宜信集团整体上市的难度可想而知。

据蓝科技了解到,近日,与开篇张强有同等遭遇的宜信员工,不在少数。与此同时,一则宜信裁员的消息引起热议:“互联网金融巨头宜信公司大裁员,上午开会,下午直接报名单,月底要裁完三分之一,凛冬将至。”

离职员工的爆料,撕下了宜信身上最后的一块遮羞布。实际上,宜信沦落至此,并非没有先兆。

今年6月,互联网金融公司全面暴雷。钱宝网、雅堂金融、唐小僧、联璧金融等上百家网贷平台轰然倒塌,此时的宜信,内部同样动荡不安。

先是旗下子公司易信财富被投资者维权,后又因该公司客户经理刘某涉嫌诈骗,涉案金额据称超亿元而遭受全网喊打。

作为该模式的先行者,宜信自然难逃监管的法眼,受到牵连已成必然。随着监管趋严,宜信旗下宜人贷的分崩离析,成为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据了解,成立于2012年的宜人贷,是宜信旗下的“优质资产”,主要为用户提供借款咨询服务。3年后,宜人贷在美成功上市,也成为中国互联网金融海外上市第一股。彼时,有了宜人贷上市公司作为光环,宜信的大盘也可谓风光无限。

宜信裁员“崩盘”过后  唐宁梦断“中国尤努斯”?

P2P爆雷宜信日子不好过

2019年3月,宜信集团又将宜信惠民、指望财富、宜信普惠三大板块整合纳入宜人贷上市后公司中。通过几年的发展积累,宜信也成为互联网金融行业的明星企业。

然而,随着监管的日趋严苛,P2P爆雷潮频现,躲过爆雷潮的宜信,却没有躲过监管的严苛以及裁员的命运。同年,监管高压之下,宜信也不得不对其部分业务进行重组,全面进行品牌升级。

宜信集团一方面将宜人贷与宜信部分业务进行组成“宜人金科,主要业务包括由宜人财富开展的财富管理服务和宜人贷开展的消费者信贷服务。

另一方面,根据国家相关监管政策,宜人贷也成为了新增出借端和借款端全部由宜人贷平台为客户提供网贷服务,宜信惠民将不再新增出借和借款业务。

这也意味着,宜信集团旗下仅有宜人贷一家网贷平台。然而,宜信重磅押注的宜人贷,却没有最终给唐宁发力民间借贷、扶贫助困的情怀加分,反而成为了牵连宜信大盘的火种。

宜信大势已去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互联网金融行业的哀嚎遍野,三降政策(降余额、降人数、降店面)的重拳来袭,让互联网金融企业如鸟兽散,退出、转型已成为无奈的选择。

随着新增贷款金额的下降,宜人贷这座高楼大厦也危若累卵,唐宁如履薄冰。大潮退出,互联网金融行业早已是一地鸡毛。而原本多数平台采取的“人海战术”,通过人员驱动规模增长的模式,通过线下门店以及销售人员进行获客也带来了团队过于臃肿的负面效应。

公开资料显示,2015年,宜信集团员工就有约40000人。蓝科技认为,在行业进入收缩期之后,随着获客成本的增加,增长已经无法覆盖成本,裁员成为必然。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短短10年时间,P2P金融经历了冰火两重天。而通过宜信从名不见经传到最终崛起,转而又由盛及衰、跌入低谷的历程也不难看出:成就宜信的,可能并非只是唐宁的前瞻性眼光,也不是其善于效仿国外模式的智慧。而是过去10年,在中国互联网金融的时代红利,更是互联网+的时代浪潮推波助澜的结果。

与此同时,在中国国有银行的金融体系下,庞大的民间信贷消费市场,也让P2P的模式经历了野蛮生长的过程,并有了维持生存、发展壮大的土壤。

不过,时过境迁,宜信恐怕大势已去,抛开投资的各种维权,在新增贷款下降、营收下降与裁员不断之外,宜人贷惊人的投诉量,便是悬在其头顶的达摩利斯之剑。

据了解,在聚投诉平台上,仅关于宜人贷的投诉就高达数千件。更让人大跌眼镜的是,2月中,王先生在聚投诉上称,因为自己是一名防疫一线人员,工作原因和宜信公司申请延期还款,本人接受逾期产生的费用,但是宜信催收人员不但不了解情况,反而天天给王先生打电话威胁。

蓝科技注意到,2020年疫情最为严重的那几个月,宜人贷的投诉量也直线攀升。而且,投诉的内容都大同小异,要么就是恶意催收,要么就是投诉其包含砍头息,纯属高利贷。

宜信裁员“崩盘”过后  唐宁梦断“中国尤努斯”?

至此,中国互联网金融海外上市第一股的光环,终究没有让宜人贷成为宜信的骄傲,而成为宜信集团整体上市的拖累,甚至让其与创办宜信的初衷背道而驰,确实令人唏嘘感叹。

在大众的概念里,民间借贷早已不是扶贫救困的先进模式,而是血淋淋资本之下的魔爪,正把无数被迫选择小额贷的百姓再次逼向深渊。众所周知,近年互联网上,频频传出因为大学生、涉世未深的青少年通过网络借贷,最后家破人亡的新闻。

虽然宜人贷这种平台也在缓解人们消费压力上,有一定积极意义。但是因为其模式的先天性缺陷,也助长了行业中各种坑蒙拐骗、违法犯罪的事件发生。因此,政策监管趋严已成必然。

结语

与其说宜信集团整体上市的梦想破灭,是因为政策监管的大势所致,不如说是宜信如梦方醒。背离初心的宜信,此时也早已让唐宁当初的情怀南辕北辙,此时止步,未尝不是一种幸运。

唐宁成为“中国尤努斯”的梦想折翅。宜信曾经是时代的弄潮儿,是行业的一面旗帜。但终究抵不过市场和政策的变化,加上宜信一直背负着高利贷、恶意催贷的骂名,以及行业前所未有的高压整顿,因此,宜信的未来充满不确定性。

(图片来源于宜信新浪微博)

本文原创于蓝科技 未经授权任何网站及平台不得转载 侵权必究。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