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了全套!两枚“萝卜章”骗走300亿,京东“躺枪”成被告冤不冤?

1.jpeg

轰动一时的承兴系“罗静300亿元诈骗案”,再起波澜。

  近日,诺亚财富旗下上海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和上海自言汽车租赁服务有限公司,对“承兴系”公司和京东的诉讼,在上海市金融法院开庭审理,寻求向京东索要35亿元巨额赔偿。

  轰动一时的承兴系“罗静300亿元诈骗案”,再起波澜。

  被罗静骗了巨款的诺亚系,起诉被认定“不知情”的京东,究竟为什么?

  撬动百亿诈骗的“萝卜章”

  先来回顾一下这个“神奇的事件”。实现诈骗靠的不仅是“萝卜章”,还有全套的“演出”,甚至“特工全集”“无间道”。

  2019年7月,当时风头正劲的知名女商人罗静,利用实际控制的“承兴系”公司,私刻两枚京东、苏宁的“萝卜章”,从资本手里骗走300多亿元人民币。

  罗静何人?竟有如此“本事”?

  据公开信息显示,生于1971年的罗静为中国香港籍,曾是承兴国际控股和A股上市公司博信股份(600083.SH)的实控人。作为国内商界女性领袖俱乐部“木兰汇”的成员,罗静一度被称为“商界木兰”,在资本市场声名鹊起。

  据当时公开披露的一审判决书:罗静控制的“承兴系”公司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对京东、苏宁等公司的供应链贸易,以应收账款为底层资产,骗取湘财证券、摩山保理、上海歌斐、云南信托、安徽众信在内多家机构的融资款。截至案发,共计骗取300余亿元,造成实际损失约80余亿元,其中亚财富旗下上海歌斐损失34亿余元。

  2022年11月,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罗静案作出一审判决,罗静因犯合同诈骗罪、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被判处无期徒刑。

  这一判决还认定,京东、苏宁两家公司对承兴系诈骗行为均不知情,相关合作合同、印章、材料均系伪造;诺亚财富方面工作人员收受承兴系贿赂200余万元,在业务对接、回访尽调等方面为承兴公司造假提供了便利。

  混进京东走廊行骗

  据相关公开信息,在罗静、罗岚(罗静妹妹)的安排下,承兴系员工在京东、苏宁的办公场所,以伪造的工牌冒充两家公司员工对接被害单位访谈、交接资料及面签合同;向被害单位展示虚假的京东网页、提供虚假的贸易数据及购销合同等资料。

  据公开的法律文书内容,承兴系人员还提前安排人拦截了被害单位寄给京东、苏宁的债权转让材料快递,在材料上加盖虚假的印章后回寄给被害单位;开设账户仿冒京东账户回款等,致使前述被害单位对应收账款及债权转让信以为真,并按照合同给付钱款。

  罗静还收买了内线“放水”。据法院查明,经罗静批准,罗岚多次给予诺亚基金负责与“承兴系”联系业务的工作人员方建华共计200余万元。方建华因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已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罚金10万元。

  京东到底“冤不冤”

  时至今日,被罗静骗了巨款的诺亚系,为什么要告“不知情”的京东?诺亚系的投资人,是否能等来赔偿?

  难道,上面的事件并非全部?

  11月28日晚间9时许,诺亚系的歌斐资产通过微信公众号发布了《关于近期“承兴案件”相关发布失实的郑重声明》,开篇直言近日网络上传播“承兴案件”相关内容严重失实,已严重侵犯该司名誉权并误导投资人和公众。

  而从京东的角度,此次被告也确实有点莫名躺枪。

  有报道显示,京东方面在案发后曾多次通过媒体表示,对承兴系涉嫌伪造和京东的业务合同对外诈骗一事,“非常震惊,并且已经配合受害公司进行了报案”。

  另据相关新闻报道,多名购买诺亚财富相关产品的投资者也表示,对诺亚方面起诉京东的行为非常不理解。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教授、资本金融研究院副院长武长海在接受中新社 国是直通车采访时表示,从其看到关于“罗静案”的相关报道和公开法律文书内容显示,并没有发现有任何证据指向京东有需要承担责任的可能。

  罗静等人“走廊”“过道”忽悠受害人一方,就能顺利诈骗数以亿计的巨款,这是否合乎逻辑?

  武长海认为,因为并未看到案件的所有资料,不能作出准确判断。但就可以看到的部分信息而言,此事透着“诡异”。因为如此巨额的投资尽调,并非摆设,而是非常复杂严谨的流程。各方人员需要多次碰面、数次确认。在“走廊”“过道”拿着假证件冒充工作人员就把这种级别的尽调给做完了,这让他很难理解。

  诺亚也曾回应相关媒体称,起诉并非近日才选择,在2019年6月发现诈骗嫌疑的第一时间,歌斐公司即向公安机关报案,并及时发起民事诉讼保全相关方的资产。但也有媒体报道,歌斐公司并未对京东进行保全。对于起诉京东的真实原因,并未发现诺亚方面的任何回复。

  而中新社 国是直通车多次联系京东方面相关负责人,希望了解京东方面对此事的态度,以及当时在“走廊”骗人的细节以及监控录像等资料,截至成稿前并未收到有效回应。

  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张明在接受中新社 国是直通车采访时表示,就目前所看到的公开信息看,京东当这个被告有点“冤”。

  张明说,目前未发现京东的管理存在低于合理限度的情况。相反,通过公开信息能够看到,京东的管理比一般企业更加规范和严格。由于京东对于来自第三方企业的、不知情的询证类函件,无法定或约定责任,没有发现其管理上也不存在任何过错或过失,且损害结果与京东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因此,认为由京东来为此承担责任的可能性不大。

  有分析认为,诺亚方面如果想从京东方面获取一定赔偿,还需要证据证明京东相关人员在其中有所参与,但目前来看可能性并不大。希望相关部门能彻底查清真相,还投资人以公平、还市场以清朗。


产品图.jpg

赞 (0)
上一篇 2024年02月27日 17:05
下一篇 2024年02月27日 17: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