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60亿的30万吨铜精矿“被偷”? 秦港股份澄清:公司未参与该贸易纠纷

专栏 编辑: 亚设网
作者: 亚设网 2022-08-16 04:00 2929人浏览

1.jpeg

摘要

近期“秦皇岛港铜精矿违约事件”持续发酵,价值60亿元的30万吨铜精矿居然在没有经过货主同意的情况下被第三方运走。



近期“秦皇岛港铜精矿违约事件”持续发酵,价值60亿元的30万吨铜精矿居然在没有经过货主同意的情况下被第三方运走。


8月15日,秦港股份(SH601326,股价2.76元,市值154.2亿元)发布了一份《关于媒体报道的澄清公告》。公告表示,对于“8月1日前后13家货主总价值60亿元的30万吨铜精矿被第三方刘宇无单运走”事件,公司未参与此项贸易纠纷,亦未作为被告方进入诉讼程序。

负责秦皇岛港港口作业的秦港股份是否会受到违约事件影响?事件的核心人物刘宇又是什么来头呢?

“无义务进一步核实货主身份”

今年8月初,13家货主存在秦皇岛港的近30万吨铜精矿突然“消失”了。据第一财经的报道,这些铜精矿是被第三方刘宇运走的。

货物“消失”是怎么被发现的呢?据报道,是货代公司打电话告诉货主,说货物出了问题。什么是货代公司?简单来说就是接受客户委托,帮客户完成货物运输某些环节的公司,这些环节包括报关、验收、收款等等。

本次事件相关的货代公司是中国秦皇岛外轮代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秦皇岛外轮代理公司”)、秦皇岛外代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秦皇岛外代物流公司”)两家公司。

除此之外,在该事件中提供港口作业服务(指装卸货物、仓储等)的是上市公司秦港股份,它和上述两家货代公司所属同一控股股东河北港口集团有限公司。

据了解,秦港股份是全球大型大宗干散货公众码头运营商,是环渤海地区最重要的矿石码头运营商之一,为煤炭、金属矿石、油品、集装箱等产品提供装卸、堆存、仓储、运输及物流服务。

启信宝显示,秦皇岛外代物流公司是秦皇岛外轮代理公司的全资子公司,而后者的实际控制人为河北港口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河北港口集团”)。截至2021年末,河北港口集团对秦港股份的持股比例达54.27%,也是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那么,既然秦港股份要负责上述铜精矿的报关、货物仓储等工作,和两家货代公司又有着同样的实控人,这次铜精矿“失踪”事件是否会对秦港股份产生影响呢?

秦港股份在公告中进行了四点澄清:经初步核实,一是公安机关已对该事件进行立案调查;二是公司未参与此项贸易纠纷,公司亦未作为被告方进入诉讼程序;三是公司作为港口企业提供港口作业服务,与货代公司签订两方合同,根据货代公司指令出入库,无义务进一步核实实际货主身份并征得货主同意;四是货代公司与公司所属同一控股股东河北港口集团有限公司,但两货代公司与本公司无股权关系,刘宇亦与公司无关系。

违约事件有何影响?

8月15日晚间,厦门象屿(SH600057,股价8.56元,市值192.95亿元)董秘廖杰通过微信回复记者,厦门象屿已经在投资者平台做出了相关回应。早在8月4日,有投资者在上证e互动问及厦门象屿:“昨晚传出秦皇岛30万吨铜精矿暴雷,涉及12家代开证国企,请问象屿是否有受到波及?”厦门象屿回复称:“公司不涉及秦皇岛30万吨铜精矿暴雷事件,该事件对公司日常经营没有影响。”

洛阳钼业(SH603993,股价5.53元,市值1194.44亿元)也在投资者互动平台上表示,公司及IXM未涉及秦皇岛铜精矿暴雷事件,对公司经营和业绩未产生影响。

不过,中泰证券8月7日一份研报表示,秦皇岛港铜精矿违约事件持续发酵,对铜行业造成恶劣影响,部分卖方也随即转售秦皇岛港口现货。

从“转售”中可以看出,该事件有可能引发对秦皇岛港的“信任危机”。

那么,这场违约事件的核心人物刘宇是怎么转走铜精矿的?据第一财经报道,铜精矿是被刘宇及其关联方下达放货指令转走的。刘宇实际控制的宁波和笙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和葫芦岛瑞升商贸有限公司被指涉及其中。

据启信宝数据,刘宇同时也是深圳瑞呈辰阳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瑞呈辰阳”)等多家公司的股东。8月15日晚间,记者多次拨打了瑞呈辰阳的两个工商电话,但未有人接听。

(文章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文章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