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魔幻经历:有主播让删稿、变味的车马费、别写我家正面

专栏 编辑: 丁道师
作者: 丁道师 2022-01-14 18:01 2537人浏览

长.jpg

摘要

原标题:2021年魔幻经历:有主播让删稿、变味的车马费、别写我家正面 前段时间,日本汉字能力检定协会公布了最能反映2021年世态民情的年度汉字,排名由公开投票进行,最后由京都清水寺的森清范贯主持笔,年度汉字是“

原标题:2021年魔幻经历:有主播让删稿、变味的车马费、别写我家正面

前段时间,日本汉字能力检定协会公布了最能反映2021年世态民情的年度汉字,排名由公开投票进行,最后由京都清水寺的森清范贯主持笔,年度汉字是“金”。

“金”主要体现奥运金牌之意,另一方面未尝没有民众希望生活多金之愿景。

即将过去的2021年,是极为魔幻的一年。就我的所见所闻来看,年度汉字应当是“幻”字。这一年发生了太多离奇的事情,让人恍惚、迷离,难以置信。

2021年魔幻经历:有主播让删稿、变味的车马费、别写我家正面

2021年瓜田迎来喜人大丰收,看他人的难事、囧事、翻车事,还可以做一个安静的吃瓜群众,如果事情都搁自己身上,心态就完全变了。

在2021年12月,仅仅这一个月内,我被人认错了三次,给我生活带来干扰。有个写小黄文的,叫丁道师,写了很多作品。还有人说《XX白洁》是我的作品,也是假的,别人写得好,我不敢掠美;有个名为“1号报告”的账号发了某巨头负面,某巨头以为是我的账号,连夜来兴师问罪;还有个厂商,把丁少将认成我,给安排了一项体检福利,幸亏我没使用,否则我们二人的体检数据有可能搞混淆。

以上这些,只是小事,之于我还算不上“魔幻经历”,真正魔幻的是以下这些事情。

有主播让我删稿:我们的带货金额没有这么高

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这几年我的主要工作是下沉市场走访,直播电商是我选题的重点。在走访的过程中,我接触了很多身处3--6线下沉市场的主播,他们在快手、拼多多、淘宝等平台耕耘,通过直播带货获得了收入,升华了人生价值。

我把这些走访经历和案例都写了出来,公开发表的有几十万文字。这项工作让也我收获巨大,一方面自然是职业荣誉感,一方面是我认识了很多主播,有主播感谢我,逢年过节会把他们家乡的各类土特产送给我,有核桃、红枣、小米、黄花菜等不一而论。

没人能想到,在2021年情况开始出现了变化。有主播找我要求删稿,表示“你文章乱写”“我哪有那么多交易额,是你听错了”“数据不对,快把文章撤了,否则......”。

事件的导火线大家都知道,就是最近几个月风风火火开启的主播查税、补税大行动,连薇娅这种一堆荣誉头衔傍身的大主播都已“伏法”,其他中小主播焉能不瑟瑟发抖。于是乎昔日绞尽脑汁偷逃税的主播们,争先恐后排队补税。

熟悉我的朋友同样都知道,我搞创作近二十年,有个臭毛病:从不删稿。因此,直到今天我的稿子依然完整地保持在我的公众号等平台。

最终,自然得罪了主播,短短几个月时间,我从“为主播奔走发声”的正义自媒体人变成了“乱写乱发”的无良小编。

世态炎凉,时也,势也!

变味的车马费:车马费就是发稿费

媒体记者的车马费到了今天早已不是禁忌话题,我觉得可以大大方方来谈。

2021年魔幻经历:有主播让删稿、变味的车马费、别写我家正面

车马费,顾名思义就是厂商补贴给记者的交通费及餐费,从而鼓励他们出席发布会。我家住亦庄,每次进城开会,会议地点主要集中在西二旗、望京、国贸、中关村等几个地方,来回车费+餐费基本上能被车马费(500元)覆盖。

车马费的存在合法性一直以来有争议,我倒觉得在当下的环境,车马费已经算媒体最纯洁的“其他收入”了。

今年以来,各大厂商缩减了预算,强化了所谓传播效果。就连车马费如此纯洁之物,也变得越来越不纯洁,被厂商或者第三方公关公司附加了其他属性,也就是不发通稿不给车马费,或者说拿了车马费必须发通稿。

我今年参加了很多活动,有在线的也有线下的。

线下的活动是先给车马费,后要求发通稿,活动结束后,厂商的公关会来追问:“丁老师,这是大会的通稿,链接还没出来吗?”

线上的活动是先参会,发稿后再给车马费。活动结束后,厂商的公关也会来追问:“丁老师,这是大会的通稿,链接出来后我给您安排车马费。”

我不禁想问,什么时候,车马费等同于媒体通稿发布费用了?如此荒谬的现状,也居然被广大媒体朋友认可。前几天参加了某电商在线活动,活动结束后,有上百家媒体争先恐后把通稿链接发布到群里,厂商公关乐不可支“得,都省下逐一收集链接了。”

看来,这一年媒体朋友都太难了,大家真的是卷怕了,到了这种程度,已经卷无可卷。

在这里我想呼吁,车马费绝不等于通稿发布费用!我们的行业是时候让车马费回归车马费本质了,不要让通稿污染了车马费的纯洁性。

别写我家正面:你一写我工作就无法开展了

在大型科技企业做公关、PR,最怕的是什么?最怕媒体老师写负面呗。错,这是一种过往认知,今年情况完全反了过来。

就我的经历来看,今年各大厂商PR最怕的事情是媒体老师写正面。比如前段时间我写了某短视频(非抖音)的正面,该平台PR发现后让我停止传播,苦口婆心给我说了半天好话。

反过来看,不少厂商最喜欢的就是媒体老师写负面。前几天我写了某电商负面,该电商PR不但没让我删稿,反而以“兄弟”相称呼。还有一次某游戏大厂公关负责人找我吃饭,说如果我们出了负面,你该写就写。

造成这种变局的原因一是反垄断,二是防范平台经济无序扩张,都跟政策背景有关。

当然,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媒体内卷。有一段时间,多家企业的公关找我,其中有一位PR朋友说:“看在大家多年朋友的份上,你不要写我们正面了。你上次写了我们正面,媒体都以为我家预算多,纷纷找我要合作。” 还有一位PR朋友说:“你一写正面我工作就无法开展了。”

2021年魔幻经历:有主播让删稿、变味的车马费、别写我家正面

总之,在魔幻的2021年,媒体写企业正面反而可能害了企业,媒体写企业负面反而有可能帮助到企业。

写在最后:“又一次见证历史”都不足以形容2021年的精彩纷呈,衷心希望这一年早点过去,这个世界早点回到正常的轨道上运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