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手机涌入直播间:风险不大收益高?

手机数码 编辑: 百姓家电网
出处: 百姓家电网 2021-06-17 18:01 2535人浏览

摘要

五月下旬,网红“驴嫂平荣”在直播间销售“朵唯12Pro”山寨贴牌手机被部分数码博主和网友举报,引发舆论哗然。

五月下旬,网红“驴嫂平荣”在直播间销售 “朵唯12 Pro”山寨贴牌手机被部分数码博主和网友举报,引发舆论哗然。

该款手机非但没有入网许可证,更涉嫌虚假宣传,价格还高出同等机型300元。事后,相关直播电商平台官方公布处置结果:将永久清退该山寨品牌手机所有产品,涉事企业永不合作。同时在退款不退货基础上,给予所有在直播间购买该款山寨手机的消费者九倍补偿。

目前,监管部门已宣布介入调查,平台也承诺九倍赔偿,但事件仍在不断发酵。更有眼尖的消费者发现,有部分已经销声匿迹山寨机品牌,又陆续出现在一些网红直播间,且销量不俗。

有数据显示,涉事山寨机在“驴嫂平荣”的直播间里累计售出了两万余台。打假人王海甚至透露,某知名网红直播间销售的手机也是同款山寨机,建议消费者维权。使得部分网红连夜下架了多款山寨数码产品。

那么,已经日渐式微的山寨机为何近期会频频重现网红直播间?直播卖山寨机的网红,难道不怕买家维权、砸了招牌吗?

千元机当道,线下山寨机销声匿迹

随着“驴嫂平荣”直播间销售山寨机的事件一再发酵,相关直播电商平台也发布公告表示,暂停朵唯、糖果、比酷、所爱等手机品牌的招商工作。

“要不是看到二驴卖山寨机的新闻,我都快忘了朵唯、糖果这些的品牌了。”聊及网红直播间销售山寨机一事,在华强北经营手机档口将近十年的的阿裕笑着表示,朵唯、糖果品牌的智能手机,注册地都在深圳。而且在六、七年以前,他所经营的档口也曾代理、销售过类似的山寨智能手机。

山寨手机涌入直播间:风险不大收益高?

网传某快手主播近期贷获得山寨手机品类

数据来源:飞瓜数据

在品牌智能手机动辄三、四千元的年代,售价千元左右的山寨机可谓档口的走量当担,“前几年出差,我在宝安机场还能看到糖果手机的广告呢。”

但是,随着智能手机普及,知名手机厂商纷纷推出了千元机主打低端、学生市场,消费者对于廉价山寨机的需求也渐渐消失。毕竟,如今只需花上不到一千元,即可购买到一台性能还算不错的全面屏、高像素品牌机。

“你看红米9A、荣耀畅玩20、真我Q3、iQoo U1x这些,都是相当走量的千元机呀。”阿裕表示,在品牌千元智能机的冲击下,廉价山寨机一度降价抢市场,最便宜的山寨机只需四、五百元即可买到。

但是,如今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宁可多掏几百元一步到位,购买知名度高、品质和售后有保障的品牌千元机。于是在最近一、两年时间,部分档口商家在清完库存后,已经不再批发山寨手机,廉价山寨机可以说在华强北商城里几乎销声匿迹。

“现在除非一些运营商的合约机,不然在一、二、三线城市里很难见到山寨机踪影了。”阿裕坦言,尽管在四、五线城市里山寨机仍有一定市场,但四、五线城市的通讯门店,目前也不一定会去拿山寨机的货源。

原因在于,实体通讯门店的经营成本与日俱增,销量却在电商的冲击下与日减少,而低价销售山寨手机,利润空间小、售后麻烦多。因此,部分有心计的山寨品牌开始转战线上,利用成本低、流量高的直播带货形式,销售自己的低端产品。

根据CNNIC发布的《第47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3月,国内电商直播用户规模为2.65亿人,增长势头依旧迅速。而主流的直播电商平台,有超4成用户来自于三线及以下城市的“老铁”,行业下沉特征明显。其中,快手下单主要用户分布在三线及以下城市,占比为54.1%,比例远超抖音与淘宝直播。

“我看了下二驴直播销售的所谓朵唯手机,售价899元,比一般的山寨机高了三、四百元,这个价格都已经能买一台红米 9A了,利润空间绝对比放在实体手机店里销售更高。”阿裕感慨,用户之所以会花近千元购买一台山寨机,恰恰是因为一些网红的影响力。

显然,六、七年前消费者眼里的山寨机品牌,有的如今已经成长成了“国货之光”,可有的仍在山寨道路上越走越远。即便上了直播,销售也全凭忽悠。尤其令人不解的是,网红直播带货时堂而皇之销售山寨产品,是谁给的勇气呢?

山寨并非三无,规避风险有技巧?

“在二驴出这档子事儿之前,我的确认为直播卖山寨商品问题不大。”

签约杭州一家MCN机构的网红“子何”告诉懂懂笔记,今年年初,在机构的安排之下她也曾在直播间里销售过类似山寨手机。而在二驴事件之后,她和机构旗下好几位主播都立刻撤下了橱窗里的山寨产品,以规避相应的风险。

此前,子何与网红同事之所以认为直播销售山寨产品风险并不大,原因在于山寨产品不同于三无产品,尽管是碰瓷品牌货,但起码有正规厂家,正规的生产资质,在一定程度上属于合规。

“选品(专员)在与山寨数码的厂家、经销商确定合作之前,也都会查询资质。”她表示,正因如此主播也才敢堂而皇之地在直播间销售山寨货,“我觉得只要没有夸大宣传、虚假宣传,一五一十地向消费者介绍产品,一般没有太大风险。”

即便产品在售出后出现了质量问题,MCN机构也会指明“冤有头债有主”,消费者向主播追责,主播与MCN向山寨产品的生产厂家和经销商追责,该维修维修,该赔偿赔偿,“要知道,三无产品是连生产厂家都没有的,这在本质上是不同的。”

然而,子何也不否认,行业存在有部分主播为了山寨产品的销量而夸大宣传、虚假宣传。此次,二驴直播间卖“朵唯12 Pro”翻车或许是最好的例子,其宣称8+128GB内存配置,结果只有4+64GB,原价4999元等也是夸张到了离谱。

“讲真,实实在在在直播里说卖的是山寨货,就算便宜消费者也不一定会买单。”子何告诉懂懂笔记,主播在直播里销售山货往往会碰瓷那些正规、知名的品牌,若想要规避风险,其实需要一定的技巧。

例如在直播里绝口不提被模仿的品牌,只一味通过产品外观、卖点引导消费者,诱导用户在电商平台上搜索、对比同类产品的价格。如果有消费者问及所谓品牌,也要三缄其口,“用选品同事的话,就是要卖得像正牌货,千万不能自报山寨货的家门。”

如此一来,就不容易让消费者抓到把柄,即便事后用户以购买到山寨产品为由发起维权,充其量也只是退货退款。网红和主播只要不正面碰瓷被模仿的品牌,虚假宣传也自然无从说起。毕竟,山寨货并非三无,无法以假货、欺诈等理由要求退一赔三。

而在四、五线城市及乡村等信息较封闭地区,有的消费者购买了所谓的商品之后也不知道是山寨的。即便知道是山寨产品,通常也不会深究正牌商品的价格,甚至以为自己买到了大便宜。

显然,一些主播之所以敢堂而皇之在直播里销售山寨货,就是认为山寨货合法合规,只要不涉及虚假和夸大宣传,背后所面临的风险就不大。即便如此,直播卖山寨货的网红,难道不怕毁了自己的名声吗?

保鲜期”有限,网红带货只求捞钱

相比名声,很多网红似乎有着更为关注的东西。

“一年前,我做直播也很挑商品。选品(专员)筛选了一次之后,我还会再挑选一下。”主播“樱桃”告诉懂懂笔记,早在一年之前,小有名气的她开始注重直播商品筛选,尤其是是尽可能避免与山寨厂商合作。

她的目的十分简单,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走红,不会因为曾经直播销售过山寨产品拖累了自己的影响力,更是为了避免部分有心的网友“挖坟”抹黑,影响个人职业生涯,“但渐渐地,我发现要大红大紫太难了,即便大红大紫,红的时间也会有限。”

据新榜发布的《2020年内容产业年度报告》显示,2019年,淘直直播月榜TOP100上榜10次的网红,占比为9.7%,抖音仅为1.4%。更有媒体报道称,大部分活跃网红的“保鲜期”仅有三至五个月。

“如果从小有名气开始算,到彻底没落了,你能够带货的黄金时期不会超过两年。”樱桃无奈地表示,由于网红的“保鲜期”很短,适应于带货的“黄金周期”有限,因此越来越多的网红不再考虑所谓的名声问题。

毕竟,名声再好,“保鲜期”和带货的“黄金周期”也不见得会长久多少。再加上消费者关注网红,购买其推荐商品,往往基于对网红影响力的信任,未来一旦影响力走弱,信任也就荡然无存。

“所以,包括我自己,许多主播都知道要趁着小有名气开始拼命带货挣钱。”正因如此,樱桃早就放开了对直播选品的要求,只要不是三无产品,即便是山寨货也照带不误。

况且,随着线下渠商超道进驻成本居高不下,大量山寨商品更青睐于与主播合作,以更低的营销成本将商品销往信息相对较闭塞的下沉市场。

“本身在线下商超只能卖十几元的山寨护肤品,在直播间往往可以卖到上百元呢。”樱桃表示,正因为消费者出于对网红影响力的信任,再赋予山寨品一定“故事”元素,即可抬高商品本身的价格,加之山寨品通常为高仿,产品研发成本极低(可忽略不计),从而导致山寨货的利润空间极大。

由此,山寨商家给予合作主播的返佣比例也会更高。据樱桃透露,直播带货山寨产品的佣金比例,往往比正规品牌产品高10~20%,坑位费也会高5~10%,这也是一部分主播不顾负面影响,也要销售山寨产品的根本原因。

或许,在一些网红主播眼里,在直播间认真负责卖正牌商品,自己的“黄金周期”也不会太长,倒不如卖高利润的山寨商品——利润和佣金更高。只要在有限的“保鲜期”内赚足票子,当自己影响力彻底没落之后,想必也没有人会记得“谁谁谁”曾卖过山寨货。

从最早期的刷量、数据造假,再到如今的山寨货泛滥,直播电商行业可谓问题不断。在行业不断推陈出新的大潮下,大量主播放弃了“保鲜”的幼稚想法,一心只想着捞钱。在他们看来,相比辜负了消费者(粉丝)的信任,穷困潦倒的过气网红才是最可悲的。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