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万林责任之争背后 新实控人暗藏波澜

全球快讯 编辑: 蓝科技
出处: 电鳗财经 2022-05-27 20:00 2577人浏览

长.jpg

摘要

        一场围绕ST万林新老实控人谁该“担责”的争论愈演愈烈,在2021年度净利首陷“亏损”,2021年年报被会所出具保留意见,并被上交所下发问询函,同时又因2021年度财务报告内部控制被会所出具否定意见而

        一场围绕ST万林新老实控人谁该“担责”的争论愈演愈烈,在2021年度净利首陷“亏损”,2021年年报被会所出具保留意见,并被上交所下发问询函,同时又因2021年度财务报告内部控制被会所出具否定意见而被ST的万林物流,也因此被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据相关媒体报道,ST万林的新实控人将当前所陷困境和内控问题归咎于老实控人一方的主要依据在于“新实控人于2021年5月才成为公司新掌门人”,此外,据其从现任实控人方面得到的采访回复,“现任实控人在掌管万林后经过尽调,发现原实控人留下了一地鸡毛的坏账,大量应收账款存在收不回的情况,但彼时上海沪瑞作为实控股东并未如实披露。”

        但另一方认为,新实控人在2019年就与ST万林有了交集,2020年其经营团队就执掌公司并更换了审计机构,现在才发现问题的说法站不住脚,新团队在2021对老经营团队发难背后或另有隐情。

        新实控人执掌公司已两年

        ST万林净利首陷亏损的2021年,事实上是其新实控人樊继波担任董事长的第二年。

        ST万林原控股股东上海沪瑞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沪瑞实业”)在2020年、2021年进行了三次股权协议转让,到2021年4月导致公司实控人发生变化,实控人由黄保忠先生变为樊继波先生,同时转让完成后公司控股股东变更为共青城铂瑞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共青城铂瑞”)。

        在此之前的2020年,公司董事会就已完成换届,彼时樊继波当选为董事长,同时公司任命郝剑斌为总经理。

        以2020年当选董事长一职这一时间点算,樊继波至今已执掌万林物流有两年时间。而其实,ST万林、樊继波、郝剑斌早在2019年就已有交集。2019年1月30日,万林物流子公司上海林选家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林选家居”)成立,股东为江苏万林和郝剑斌。2019年9月,樊继波成为林选家居股东并担任其法定代表人。

        需指出的是,在樊继波成为ST万林董事长的同一年,公司会所也发生变化,由德勤变更为天健。

        在天健出具的2021年内控否定意见中,其原因主要指向公司存在内控重大缺陷,一是公司及其子公司应收山东省微山湖大运煤焦炭销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微山湖大运)等部分客户大额或长账龄款项5.8亿元,公司在客户信用管理、应收款项催收回笼、资金支付审批等相关的财务报告内部控制方面存在重大缺陷;二是2021年度公司未派出适当人员对子公司裕林国际木业有限公司及其下属子公司的财务、业务、人力等方面进行有效管控,也未有效实施对外投资的跟踪管理。

        值得关注的是,天健出具的2020年度《万林物流内部控制审计报告》明确表示“万林物流公司于2020年12月31日按照《企业内部控制基本准则》和相关规定在所有重大方面保持有效的财务报告内部控制”。

        短短一年时间内,同一家审计机构对ST万林财报内控的评价从有效变为缺陷,让人疑惑,是否新经营团队进入后公司制度发生了什么巨大变化。

        2021年其他应收账款突然大幅计提减值

        在2021年净利陷入首亏的同时,ST万林大幅计提减值损失亦是各方关注的焦点。

        年报数据显示,2021年计提各项资产减值准备3.73亿元,其中计提资产减值损失1.79亿元,信用减值损失1.94 亿元。

        需指出的是,上述5.80亿元其他应收款其中86%账龄都在1年以上,上述客户中多家公司在2021年前甚至在2020年前就已响起了被吊销营业执照或被列为是新执行人等经营异常的“警报”。新实控人称,这是前实控人留下的“一地鸡毛”。

        但据有关人士称,对相关可能风险,老实控人团队在出具2019年年报时已按要求计提坏账,并如实披露,相关数据作为2020年年报的期初值也由新实控人聘请的会计师进行了审计。

        另外,微山湖大运位列2019年报的其他应收款第一大客户,其他应收款是年报审计的关键审计事项,从逻辑上实控人不知情的可能性极低。

        如果真的按照新实控人所言,除非他在收购公司股权之前对公司没有尽调,2020年下半年进入公司并更换会所后、在出具2020年度报告、2021年半年报时都对公司的情况一无所知,直到要出具2021年年报才发现微山湖大运及客户有巨大信用风险?

        新实控人1月内主导两家收购 收购万林的股权款尚未支付完成

        万林物流现实控人樊继波在电商方面经验颇深。据资料显示,其曾任宿迁尚轩阁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当前在执掌ST万林外,樊继波还担任鸭鸭股份公司董事长、总经理。

        而追溯樊继波与鸭鸭股份的渊源,巧合的是,就在2020年其控股的共青城苏瑞签署受让ST万林股份5000万股的股权转让协议(后共青城苏瑞将该5000万股股转至共青城铂瑞)的当月,樊继波一手主导收购老牌企业鸭鸭股份公司,并承诺未来几年将投入15亿发展相关产业。

        在业内看来,多年在电商运营领域深耕而对几乎不曾涉足实业的樊继波,在短短1个月内拿下两家大型实体企业,未来有需要大笔投入,对其过去和未来的资金财力都会有较高要求。

        而值得注意的是,在收购鸭鸭股权当日,2020年7月31日,樊继波反手把共青城苏瑞的100%股权质押给了江西省共青城市国资委直属企业共青城青创集团有限公司。

        有业内人士指出,ST万林新、老实控人矛盾进一步升级的背后,或与股权转让纠纷有关。

        据ST万林公告,2021年4月新、老实控人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原控股股东沪瑞实业将持有的约4300万股万林物流股票转让给现实控人樊继波名下的共青城铂瑞。

        经上述双方协商一致,本次股权转让价格为6元/股,总价款约为2.58亿元。根据付款安排,共青城铂瑞应在标的股份过户登记完成之日后3个月内,支付首笔股权支付款500万元;在2021年12月31日前支付剩余股份转让款2.53亿元。

        2021年5月,万林物流发布公告称,沪瑞实业已完成将上述股票过户交割义务。

        不过,在股权转让款支付上却出现了问题。2022年3月,在迟迟未收到股权转让款且多次协商未果后,沪瑞实业将共青城铂瑞诉诸法院,并申请冻结后者部分股份。

        目前,新实控人并未就股权支付款的支付时间有进一步消息,而对鸭鸭之前承诺的投资15亿元也未有进一步消息。

《电鳗快报》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