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勒环境“二进宫”IPO:隐瞒重要关联交易还海外“吃”官司

新闻快讯 编辑: 电鳗财经
作者: 电鳗财经 2021-05-06 12:00 2185人浏览

摘要

原标题:开勒环境“二进宫”IPO:隐瞒重要关联交易还海外“吃”官司 《电鳗快报》文/林妍

原标题:开勒环境“二进宫”IPO:隐瞒重要关联交易还海外“吃”官司


            开勒环境“二进宫”IPO:隐瞒重要关联交易还海外“吃”官司

《电鳗快报》文/林妍

3月31日,创业板指上市委2021年第19次审议会议结果公告,开勒环境科技(上海)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开勒环境”)首发获通过。前次IPO因2018年度业绩不达预期终止辅导后,开勒环境2020年7月再度启动IPO,这也是开勒环境“二进宫”IPO。但经《电鳗快报》调查发现,该公司此次IPO招股书存在很多疑点,尤其是隐瞒重要关联交易更是引来市场猜疑。

面对《电鳗快报》发去的求证函,开勒环境却闭口不言。

隐瞒重要关联交易

《电鳗快报》根据天眼查可见,开勒环境2015年年报中的同电话企业中,出现了上海众狮工业设备有限公司和上海研芯商贸有限公司两家企业身影。

上海众狮工业设备有限公司的经营范围为:工业设备的销售,机械设备安装、维修(除专控),大型工业风扇技术领域内的技术开发、技术咨询、技术服务、技术转让。该企业的历史股东为金媛,也就是如今开勒环境的董事会秘书。从信息公示网可见,众狮工业在2016年4月11日将营业范围增加了机械设备安装、维修(除专控)内容。可见虽然金媛在2014年5月退出众狮,可往后众狮依然承接着开勒环境的相关工作,甚至还增加了安装和维修的业务。

从金媛那接手众狮工业的新法人为李飞翔,从天眼查可见,李飞翔名下并无其他公司,该法人也并未在开勒环境的招股书中出现,仿佛自14年后,开勒环境和众狮工业已经毫无关系。但对李飞翔进行深入了解后发现,李飞翔和开勒环境有着密切且重要的合作关系,开勒环境的多项专利均由大股东熊炜和李飞翔共同申请完成,多处资料均有标明。

市场质疑,如此重要的关联公司、关联人,在报告期内的2018年完成注销,所有信息为何并未在招股书中披露,在申请IPO前夕注销公司,是否刻意隐瞒其关联交易,安装费用对于开勒环境一直是一比巨大的费用,此举有高额利益输送之嫌?

开拓海外市场“吃”官司

报告期内,开勒环境的产品远销海外,但在此过程中,却遭遇了涉嫌侵权的诉讼。

去年2月,美国BIG ASS FANS公司作为原告将墨西哥开勒诉至美国佛罗里达中部州地方法院奥兰多分院,指控后者在风扇扇叶尾翼使用黄色侵犯了其注册商标及涉嫌不正当竞争,请求法院裁决作出临时、初步及永久性禁令禁止墨西哥开勒及相关人员在美国境内继续上述侵权行为、以及墨西哥开勒对原告所遭受损失及诉讼费用进行赔偿。

因这一涉嫌侵权的诉讼,开勒环境涂有黄色尾翼的HVLS风扇产品在美国市场的销售遭受重创,2017年至2019年,该产品在美国境内的销售量分别为30台、137台、146 台,产生销售收入分别为41.82万元、205.9万元、213.58万元,而在诉讼发生后,2020年上半年这一产品销量直接降至了0台。

今年年初,美国BAF公司寄送了相关诉讼文件,又将开勒环境追加为被告并请求法院裁决开勒环境与墨西哥开勒共同承担上述责任。截至招股书签署日,该案件仍在审理过程中。

法人参股公司严重违法

《电鳗快报》发现,开勒环境的法人代表卢小波曾担任股东的公司中有一家名为上海万纤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企业,该企业卢小波于2015年7月参股,又在3个月后即2015年10月退股,短短3个月如此仓促的参股又退出,原因为何呢?

且该公司有严重违法行为,自2017年起被上海市嘉定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列为经营异常,3年后又被列为严重违法行为。该公司现如今也是卢小波身为股东的上海彩果电子商务的投资公司,公司至今仍在营业。

夫妻控股且关联交易反常

招股书显示,开勒环境的法人、董事长卢小波直接持有公司34.34%的股权,于清梵直接持有公司7.47%的股权,卢小波、于清梵夫妇合计控制公司41.80%的股权,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虽然开勒环境的股权结构较为简单,但与开勒环境存在关系的企业则较多,其中,纳巨机器人为发行人控股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卢小波控制的企业,而曾为开勒环境提供安装服务的武汉宜瑞科设备安装工程有限公司则是公司前员工控制的企业,特别需要指出的是,上海仓每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上海佳璇商务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是卢小波直接对外投资的企业。

按常理,IPO企业的实际控制人直接投资的企业与拟IPO企业之间是非常明显的关联方,但离奇的是,上海仓每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上海佳璇商务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却未被认定为开勒环境的关联方。开勒环境将明显存在关联关系的企业列为非关联方,这一反常行为自然引起了深交所的注意。深交所曾要求开勒环境结合相关合伙协议的约定,说明:卢小波、于清梵能否对上海仓每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上海佳璇商务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实现控制;未将上述企业认定为关联方的合理性以及是否存在关联交易非关联化的情形。

开勒环境一再否认明显与实控人直接投资的企业之间存在的关联关系,其中是否存在其他不可告人的原因?

另据天眼查数据,开勒环境的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兼总经理卢小波有9则任职信息,担任股东6家,且担任高管6家,有实际控制权11家。尤为注意的是,卢小波有52条周边风险,且预警提醒67条。其中,他担任高管的浙江雍信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在2019年4月进行了简易注销;他担任股东的上海雍健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上海研芯商贸有限公司以及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开勒智能科技(上海)有限公司均有清算信息;2020年12月,他曾担任股东的上海万纤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在生产经营中存在其他原因的严重违法行为;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开勒环境曾因买卖合同纠纷而被起诉,曾因服务合同纠纷而被起诉……

董事长实控多家公司,并且还有被诉讼,如此一来,怎能保证普通投资者利益?会否有利益输送行为发生?

《电鳗快报》将继续跟踪报道开勒环境IPO进展。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