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泰科技IPO:产能利用率连年下降 募资新增产能如何消化?

1.jpeg

截至发稿时未收到该公司对相关问题的回复。

  2022年12月22日,晨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晨泰科技)深交所创业板IPO提交了申请,但在2023年9月25日,该公司撤回了上市申请。招股书显示,晨泰科技专业从事智能电力设备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基于在智能化领域积累的电能计量技术和物联网技术,形成了智能电网和新能源两大业务板块,产品包括智能电表、计量配套设备、新能源充电桩、用电监测等。

  在阅读该公司提供的上市资料时,《电鳗财经》注意,晨泰科技的产能利用率在大幅下降,而此次IPO,该公司有近一半的资金将用于新增产能。这些新增产能如何消化?此外,该公司的应收账款占比持续上升,且短期流动性全面落后于同行。该公司的年轻实控人“匆忙”接手公司后未来如何发展,值得关注。

  产能利用率下降 募资新增产能如何消化?

  招股书显示,此次IPO,晨泰科技计划募集资金28541.02万元,其中,10080.15万元将用于年新增200万台智能电表技改扩能建设项目,3318.58万元将用于年产新增10870台充电桩生成线建设项目,10142.29万元用于研发中心建设项目,5000万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由此可见,在晨泰科技2.85亿元的募集资金中,有1.3亿元将用于扩建产能,接近募集资金总额一半。但值得注意的是,该公司的产能利用并不高。从2020年至2022年(以下简称报告期),晨泰科技的单相智能电表的产能利用率分别为85.77%、67.6%和67.28%;同期该公司的三相智能电表的产能利用率分别为97.1%、53.54%和26.73%。

  由此可见,在报告期内,晨泰科技的两项核心产品的产能利用率一直在下降。截至2022年,该公司的产能利用率已经分别降至67.28%和26.73%。

  在产能利用率严重不足的情况,晨泰科技的新增产能如何消化?该公司在招股书中表示,此次募集资金投资项目已对项目市场前景进行了调研和论证,但未来客户可能根据市场情况调整产品采购意向,公司在拓展新客户的过程中也会面临不确定因素,从而可能导致募集资金拟投资项目投产后,产能迅速增加而订单不足以消化新增产能的风险。

  应收账款占比持续上升 短期流动性全面落后于同行

  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晨泰科技的前两大客户一直分别是国家电网及其下属公司和南方电网及其下属公司。2022年和2021年,来自国家电网及其下属公司的收入占总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60.18%和73.99%;同期来自南方电网及其下属公司的收入占比分别为26.33%和15.88%。

  因此,报告期内,晨泰科技的前五大应收账款来源客户都是国家电网和南方电网及其下属子公司,占比分别为46.77%、64.23%和72.21%。

  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各期末,晨泰科技的应收账款和合同资产合计账面价值分别为14004.01 万元、17109.79万元和 19600.57万元,占总资产比例分别为20.83%、25.34%和28.81%,占比较高;该公司对应收账款和合同资产计提的坏账准备分别为1593.23万元、1657.49万元和1831.98万元。

  晨泰科技的应收账款周转次数明显落后于同行公司。报告期内,晨泰科技的应收账款周转次数分别为1.87次、1.97次和2.18次,而同期可比公司平均值分别为2.25次、2.15次和2.72次。

  此外,晨泰科技的短期流动性比率也落后于同行可比公司。报告期内,该公司的流动比率分别为1.96次、2.08次和1.94次,同期可比公司的流动比率分别为3.01次、3.16次和2.63次。

  报告期内,晨泰科技的速动比率分别为1.79次、1.92次和1.74次,同期可比公司的速动比率分别为2.81次、2.88次和2.33次。此外,同期该公司的资产负债率也远高于同行可比公司。晨泰科技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37.28%、37.01%和40.41%,同期可比公司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30.34%、25.54%和29.26%。

  父母陷担债务保危机 企业“匆忙”划归子女名下

  晨泰科技成立于2010年,是一家在浙江温州注册的公司。当时是由李庄德、沈秀娥夫妇共同出资设立,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

  2013年4月,李庄德、沈秀娥将持有的晨泰科技股权转让给其子女李泽伟和李梦鹭控制的新泰伟业,股权转让的价格为1元/股,合计转让价款为7520万元。此后,李梦鹭、李泽伟姐弟俩便成了晨泰科技的实际控制人。

  在李泽伟、李梦鹭接手晨泰科技时,他们的年龄分别20岁和22岁。年轻的“90后”姐弟俩为何如此“匆匆忙忙”地接手价值7520万元的晨泰科技?截至招股书签署之日,李泽伟和李梦鹭通过新泰伟业间接持有公司41.57%的股份。

  事实上,李庄德、沈秀娥夫妇把子女扶上位也是逼不得已,因为他们因参与担保而身负巨额债务而很难讲企业经营下去。

  晨泰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晨泰集团)成立于1997年,是一家专业的电表制造商。目前,李庄德持有晨泰集团90%的股份,沈秀娥持有10%的股份。

  晨泰集团于2008年开始切入智能电表业务,此后,李庄德、沈秀娥决定将智能电表业务分拆出来,成立新的上市主体,因此于2010年12月设立晨泰科技,并于2012年将晨泰集团的智能电表业务注入晨泰科技。

  然而,晨泰集团却卷入了温州地区担保圈危机。晨泰科技在问询函回复显示,晨泰集团及其下属公司作为担保人,对外担保债务高达8起,相关债务均已逾期。

  晨泰集团系连带保证责任担保人,其承担的最高担保金额为3.32亿元,其中,已经代偿约0.26亿元,目前需晨泰集团承担的担保金额上限为3.06亿元。

  此外,李庄德、沈秀娥作为浙江正圆不锈钢管业有限公司的连带保证责任担保人,其承担的最高担保金额分别为6000万元、1.2亿元。

  问询函回复中显示,目前,李庄德被列入限制消费人员,晨泰集团为人民法院列示的失信被执行人。

  2020年8月,晨泰集团被上海浦东发展银行温州龙湾支行申请进行破产清算;2022年4月,晨泰集团被周丽豪申请进行破产清算。

  晨泰集团被申请破产的相关资料已经递交至温州市中级法院,正处于法院立案过程中。

  对于上述问题,《电鳗财经》向晨泰科技发去了求证函,截至发稿时未收到该公司对相关问题的回复。


产品图.jpg

赞 (0)
上一篇 2024年07月18日 13:58
下一篇 2024年07月18日 13: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