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友陷中年危机如何造成的?

2022年上半年用友网络营收35.37亿,归母净利润-2.56元。

出品 | 潮起网「于见专栏」

步入中年的用友网络,最近的日子过得有点窘迫。据用友网络2022年上半年财报显示,近五年来用友网络半年报首次出现亏损。2022年上半年,用友网络营收35.37亿,归母净利润-2.56元。

截至10月24日,用友网络收盘股价为20.66元/股,相比年初最高点40.11元/股,股价下滑几近砍半,用友网络的市值也在年内缩水近676亿元,相当于亏掉了两个金蝶。

用友网络董事长王文京在2019年宣布退隐后,又在2021年不得不再度出山,对用友进行了大刀阔斧的资本运作,先是把子公司剥离上市,后是定向增发募集资金。然而,用友网络目前的业绩数据,却依然难掩颓势。

主营业务遇瓶颈,依赖大客户难转型

据了解,用友网络诞生于1988年,最初是一家专注于会计电算化的公司,后逐渐转向信息化的企业管理系统,目前用友网络迎来了云转型数字化的第三阶段。

2015年,公司名称从“用友软件股份有限公司”变更为“用友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这一举动也凸显出其管理层向互联网模式转型的决心。

2020年,用友网络迎来巅峰时刻,市值最高超1700亿元。10月24日收盘,用友网络市值却已跌至709亿元,不到峰值的一半。股价下滑,市值大幅下挫的背后,是用友网络主营业务遭遇瓶颈、止步不前的现状。

用友的业务共有云服务、软件服务、金融服务三大模块,其中,云服务是用友网络的主营业务。

2022年上半年,用友网络主营的云服务业务占总营收的65%,为23亿元。主营业务营收的增长并没有带来净利润率的增长,相反,利润率还下滑了。

用友网络表示,利润率下滑原因有二,一方面主营业务占营收比重上升是受到了用友网络剥离分拆子公司业务上市的影响;另一方面用友网络的SaaS云服务需要大量研发资金驱动,而产生的效果有滞后性。

用友网络的研发投入在加大,但产生的效果却有限。专利数量是衡量企业竞争力的一大重要指标。截至今年7月,用友网络共有888件专利,而同业的金蝶则有1403件,远超用友网络。

虽然业界的共识是“北用友,南金蝶”,但是金蝶的体量却没有用友大,而且这几年的业务重心一直在SaaS云订阅服务上。

据金蝶2022年上半年财报,金蝶云服务业务营收为16.77亿元,占总营收的76%。相比起用友网络65%的营收占比,金蝶的云服务业务比重显然更高。

据公开资料显示,金蝶自2011年就已提出“云管理”转型升级战略。对比之下,用友网络显得姗姗来迟。用友网络是在落后金蝶4年后的2015年,才以改名的方式宣示其向云服务转型的决心。转型晚了一步,让用友网络错过了部分云服务市场。

据观察,对大客户的依赖程度高,也是用友网络云服务转型困难重重的原因之一。2022年上半年,用友网络大型、中型、小型企业云服务业务分别创造营收15.62亿元、2.46亿元、1.78亿元。用友网络的客户大多集中在国企、大型民企,近八成的云服务营收都是国企和大型民企创造的。

图源:用友网络官网案例展示

大型企业客户对SaaS云服务的数据安全性、合规性、性能等方面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因而更偏爱私有云或者私有云为主的混合云。面对不同企业的个性化需求,用友网络也需要结合实际情况,进行针对性开发。

在用友网络的官网主页,其产品涵盖的垂直领域就有12个:工业、医疗、建筑、汽车、教育、餐饮、能源、广电、制造、金融、智慧城市、用友金融行业云。

要知道,如此多的行业,需求不尽相同,用友网络的数字化转型压力显而易见。而用友如果聚焦每一个行业,势必要付出更多的人力、物力,投入更多的资金支持。因此,如何与客户的需求相匹配,也是用友网络面临的一大问题。

用友网络以大企业客户为重,但是大企业的定制化要求更高,成果更难复用,虽然其好处是大企业实力雄厚,能让用友网络在账面上营收数据更为好看。但是相比金蝶,则以中小型客户为主,优点在于基数大、定制化要求不高、成果可快速迁移复用,可以大范围降低边际成本。

与此同时,近两年面临央国企数智化+国产化的市场机遇,金蝶也开始瞄准央国企大客户这块蛋糕。不止金蝶,在企业SaaS云服务行业,还有更多虎视眈眈的后来者在竞争厮杀,从而也导致用友网络不得不面对越来越白热化的商业竞争。

在净利润持续下滑、研发投入持续垒高的背景下,用友网络的云转型压力也逐日增加。

欲借用友系IPO输血,效果不容乐观

自从2021年再度出山以后,王文京可谓动作不断,通过资本运作剥离分拆子公司,打造出“用友系”并逐个冲击IPO,试图为用友网络输血,然而却依然难掩业绩下滑颓势,进程并不顺利。

例如,用友网络旗下专注教育软件产品的新道科技,自递表北交所后,去年9月至今经历了三轮问询和两次中止审核。

而在三次问询中,业绩波动幅度大、产品青黄不接持续盈利能力存疑、向股东进行利益输送成为监管层重点关注的问题。

其中,新道科技是否与用友网络存在关联交易风险的问题贯穿了三次问询。新道科技招股书显示,用友网络以51.32%的持股比例对新道科技实现了绝对控股,共持有新道科技1.25亿股股份。

新道科技所有的办公场所均是向用友网络租赁,三年共计向用友网络重复采购大量昂贵的软件产品,甚至软件采购数量超过了研发人员的总数。在营收连年下滑后,新道科技与用友网络关联交易金额不升反降,2018~2020年关联交易金额分别为452万元、647万元和849万元,不免引人怀疑此举是否存在利益输送。

而用友网络旗下的用友汽车则面临更多质疑。王文京是用友汽车的实际控制人,控股比例达到了75.76%。

今年3月7日,用友汽车科创板过审。冠以“汽车”名号的用友汽车并不生产汽车,而是专注于汽车营销与后市场,为汽车全产业链企业提供解决方案。用友汽车的起名方式也饱受行业人士诟病。

招股书显示,以云计算、大数据为核心竞争力的“科创”属性用友汽车,仅拥有3项专利,两项发明专利早在2012年就已申请,另一项则是2015年申请的外观设计专利,如此惨淡的专利数量不禁让人质疑用友汽车的“科创”能力。

用友汽车的业绩也处在不稳定的波动之中。2019年-2021年,用友汽车的营收分别为4.87亿元、4.76亿元、5.89亿元;同期归母净利润分别为0.93亿元、0.85亿元、1.22亿元。

在业绩起伏波动较大的情况下,用友汽车依然坚持分红,2018年至2021年上半年,三年期间用友汽车累计分红2.4亿元,超过一半的归母净利润都被用于分红,贡献给了用友网络等股东。

除此之外,用友旗下专为小微企业提供云服务的畅捷通也在2021年3月启动了创业板上市辅导。用友金融也在冲击北交所上市,并收到了三轮问询函。

王文京密集的资本操作,是用友网络长期以来业绩持续下滑的连锁反应。

定向增发套牢机构,遭遇信任危机

今年初,王文京发起了用友网络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定向增发募集资金行动。总共募得资金52.98亿元,合计约1.66亿股。其中不乏明星资本的身影,如:高瓴、高毅、易方达、中金、葛卫东等。

图源:用友网络2022年上半年财报

此次募资的股票发行价格为31.95元/股,然而截至10月24日收盘,用友网络的股价已跌至20.66元/股。17家参与方合计亏损约18.7亿元。

在定增市场出手不多的葛卫东,今年仅在用友的定增上出手。然而根据用友网络今年的一季度财报,葛卫东在参与定增后,又进行了两次减持,两次减持了共计3800万股。

据《华夏时报》此前的报道,此次定增吸引大批明星投资机构,跟用友网络明知业绩不佳却做出高于实际的“市场指引”不无关系。然而用友网络却表示称从未给过机构方任何“投资承诺”。此举也让用友网络陷入了信任危机。抛开该事件对于用友带来的消极影响,不论用友网络是否给出了业绩指引,用友网络业绩持续下滑,已经是不争的事实。

结语

在主营业务停滞不前、业绩连续下滑的背景下,依赖大客户创造营收的用友网络,云服务转型之路又困难重重。

王文京重新出山对子公司进行剥离分拆上市,希望能给用友网络补血,然而此番资本运作却收效甚微。年初最大规模的一次定向增发,又让用友网络陷入信任危机的泥沼。在竞争越来越激烈的企业服务赛道,未来用友网络面临的困难还很多,股价就是市场对其最真实的反应,期待用友网络在不久的将来,峰回路转。


赞 (0)
上一篇 2022年11月29日 10:11
下一篇 2022年11月29日 1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