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帮Q1稳了,数字货运依然难解?

IT互联网 编辑: 韭菜财经
作者: 韭菜财经 2022-06-15 10:22 2351人浏览

长.jpg

摘要

满帮一季度的表现可谓稳健。

现如今,网络货运行业的竞争已然进入了新阶段,新老玩家间的竞争也变得异常激烈。老玩家们身经百战,已经逐渐在网络货运领域占据了一席之地;而入局稍晚的新玩家们也绝非泛泛之辈,它们依托充足的运力以及自带商流等优势加速进入相关领域。随着各路玩家的持续入局,网络货运行业也越来越多的得到了资本市场的关注。

去年,网络货运行业更是迎来了一波上市潮,不少数字化货运平台纷纷谋求上市,比如福佑卡车、快狗打车、安能物流、路歌等等。在一众网络货运平台中,满帮集团率先实现了敲钟上市,成为了“国内数字货运第一股”。而当前的网络货运领域又呈现出何种发展态势,我们或许能够从满帮集团的财报中窥知一二。

满帮Q1稳了,数字货运依然难解?

配图来自Canva可画

超预期的成绩单

日前,数字货运平台满帮集团发布了2022年第一季度财报。从财报披露的业绩来看,满帮一季度的表现可谓稳健,在营收超出预期的同时,还实现了亏损面的收窄。财报显示,满帮2022年一季度净亏损为1.92亿元,相较于上年同期1.97亿元的净亏损有所收窄;在非美国会计准则下,满帮实现净利润约1.897亿元,同比增长了68%。

具体来看,满帮在营收方面的超预期,主要得益于其主营业务的带动。满帮集团的营收由货运匹配服务以及增值业务两大板块构成,而货运匹配服务贡献了超八成的营收,是当之无愧的营收支柱。财报数据显示,2022年第一季度,满帮货运匹配服务营收为11.2亿元,同比增长60.9%。其中无车承运服务营收为6.62亿元,同比增长48.4%;货运信息发布服务营收为1.98亿元,同比增长21.2%;交易佣金收入为2.58亿元,同比增长202%。

与此同时,满帮的增值服务业务也实现了稳健增长。财报数据显示,2022第一季度,满帮的增值服务营收为2.14亿元,较2021年同期的1.72亿元增长了24.4%。而两大业务的增长也带动了满帮总营收的上涨。财报数据显示,满帮一季度实现营收13.3亿元,较上年同期的8.67亿元增长了53.7%,超过此前预期的最高值。

除了营收大增外,满帮其他指标也颇为亮眼。财报数据显示,满帮2022年第一季度的成交GTV达536亿元,同比增长4.2%;履约订单数2520万,同比增长13.6%。在成交GTV和履约订单数保持稳步增长背后,则与平台用户的留存息息相关。财报数据显示,报告期内,满帮平台发货货主月活为142万,同比增长16%,而过去12个月约有350万活跃卡车司机在平台进行履约。

外修:用户引流与留存

作为撮合型平台,用户对满帮的重要性自是不言而喻。随着网络货运平台数量的增多,用户争抢也变得尤为激烈,再加上目前满帮旗下APP并不能获取新用户,老用户的留存就显得格外重要。基于此,满帮也采取了一系列措施,用以增加平台用户的留存率、提升用户的活跃度。

一方面,满帮瞄准用户的痛点问题,积极开展平台生态治理行动,以提升用户的体验感。尽管网络货运平台的兴起,有效提升了运输效率,解决了卡车司机找货难、货主无法实时了解运输状况等问题,但一些行业乱象也随之滋生,比如重复货源、低价货源等问题。而这些行业乱象的出现,也极大地影响了用户对网络货运平台的好感度,影响了平台用户的留存率。

面对这些乱象,满帮先后启动了阻击低价货源、打击倒卖货源的“春风行动”以及针对“重货”乱象的“清源行动”。这一系列治理活动的展开,不仅解决了司机和货主双端用户所面临的难题,同时也优化了平台环境、提升了用户的使用感,进而增强了平台用户的黏性。此外,满帮还推出了首套货主信用等级体系,既鼓励货主进行规范经营,也为司机接单提供了参考,从而降低司机遇到不靠谱货主的可能性,保障货车司机群体的权益。

而满帮所采取的专项治理行动也取得了正向反馈。财报数据显示,从2021年11月至2022年3月,平台共拦截低价货源219万次,向货主发出低价提醒1902万次,提醒后加价率达到了32.2%。从用户数据层面来看,货主12个月留存率及响应订单的司机次月留存率均约85%。由此可见,满帮的一系列治理举措颇有成效。

另一方面,新业务的推行,也增强了平台对用户的吸引力。在升级用户体验、提升用户黏性的同时,满帮还积极进行新业务的探索,为不同用户群体提供更为合适的服务项目,从而扩大平台吸引的用户群体。据了解,满帮在2021年下半年开始进行的主要面向中小直客货主的委托货项目试点,目前已经基本覆盖全国。

内修:技术降本

除了在用户方面频下功夫之外,满帮在技术研发方面也是毫不松懈。财报数据显示,2022年第一季度,满帮集团的研发费用为2.21亿元,与2021年同期的1.38亿元相比,同比增长60.14%。而满帮如此看重技术研发,也是有多方面的原因的。

一方面,满帮本身的定位就是数字化货运平台,看重技术研发也与其平台调性相契合。众所周知,由于市场分散、信息不对称等因素,物流货运行业的匹配效率较低,而满帮通过打造线上信息平台,借助数字化手段,显著提升了货运供需两端的匹配效率。随着货主和卡车司机规模以及服务覆盖范围程度的不断扩大,满帮持续进行数字化研发投入,提升技术实力以实现最优匹配,进一步为数字化货运赋能。

比如,满帮最近上线了“一键扫货”功能,以解决货车司机们的“回程焦虑症”。货车司机只需在APP上设定好目的地,平台就能根据实际货源情况为其规划新路线,匹配沿途货源,提升司机找货的成功率。据悉,目前“一键扫货”功能已经覆盖至满帮旗下平台50%的货车司机,通过该功能,货车司机去固定目的地找货成功率提升了60%,每笔订单可多赚近百元。

另一方面,物流数字化的大趋势无可避免,满帮持续强化自身的技术能力,能够夯实并扩大其领先优势。随着国家相关政策的出台,物流行业数字化转型加速。要知道数字化建设绝非一夕之功,即便是深耕数字货运多年的满帮,仍需进行持续性的技术研发投入,以扩大其技术优势。而满帮持续进行技术研发投入的举措,既顺应了行业发展大趋势,也为其下半场竞争增加了砝码。

行业关山依旧难越

据灼识咨询数据显示,以网络货运平台线上运费交易金额计,2020年我国的网络货运市场规模达3389亿人民币;从整体市场规模来看,网络货运在我国公路整车运输市场的渗透率并不高,2020年网络货运平台的线上交易额占公路整车运输市场的比例仅约为9%,增长潜力巨大。然而网络货运这门生意却并不好做,即便是满帮也面临着不小的挑战。

从外部来看,网络货运领域强敌众多,满帮竞争压力巨大。据交通运输部网络货运信息交互系统统计显示,截至2021年12月31日,全国共有1968家网络货运企业(含分公司)。在为数众多的网络货运企业中,也频频浮现顺丰、京东、百世等其他领域的头部玩家。随着越来越多的玩家进场布局,网络货运领域的竞争愈发火热,满帮所要面临的市场竞争压力自然也随之上升。

从内部来看,满帮存在盈利模式较为单一的问题。面对营收单一问题,满帮也在积极拓宽服务范围以寻找第二曲线,比如发力同城货运、零担业务、金融业务等等。然而无论是同城货运市场还是零担市场,满帮都面临着强有力的竞争对手,要想从这些领域的老玩家手中抢食并不容易。而满帮新业务的发展也需要时间,短时间内或许较难看到成效。

尽管面临着诸多挑战,但满帮能够在传统物流行业淡季、疫情反复的一季度取得可圈可点的成绩,已经足见其韧性。此外,竞争加剧、盈利模式单一、服务趋于同质化也并非满帮一家面临的难题,并且满帮已经通过探索新业务等方式寻求破局之道。

随着网络货运行业竞争进入全新阶段,竞争焦点也由此前的价格补贴战向技术、服务、用户体验等方向转移。不同于价格战的时间短、见效快,技术的升级、服务的完善均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持久战在所难免。倘若满帮想要在未来保持领先地位,甚至扩大自身优势,就不得不修炼内功,以增强自身竞争力。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