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美”银发族,难逃医美套路?

IT互联网 编辑: 浩然
作者: 锌刻度 孟会缘 2022-03-22 20:22 2635人浏览

长.jpg

摘要

让医美真正回归医疗本质。

尽管今年的3·15晚会将最后一炮瞄准医美培训,并揭露了其中的“零门槛”、“高费用”、“包教包会”等猫腻和乱象,但无法掩盖的是医美行业仍然充满了想象力。

《2021医美行业白皮书》显示,2021年中国医美市场规模达1846亿,增速超过20%。调研结果表明,超八成大众人群对医美接受度较高,预计到2022年国内医美消费用户规模将超过2000万。

高达千亿的用户消费市场,除了作为主力消费人群的年轻人之外,50岁以上的银发人群正在成为一股不容小视的医美消费新势力。或是不仅仅为了美观的偏医疗行为,或是受到外界鼓动跟风做热门项目,亦或是感受到自然衰老后进行紧急抗衰......怀揣着对医美效果的美好憧憬,老年人也大胆迈开了尝试的脚步。

当然,因为行业安全问题突出,不少老年人也和年轻人一样遭受着“黑医美”的威胁。仅在黑猫投诉平台上,2021年全年医美投诉量就超8千条,投诉问题集中于资质不明、虚假宣传效果、诱导医美贷等。

蒙眼狂奔的医美行业、屡曝不止的医美乱象,让一部分学着为“变美”买单的老年人也吃到了苦头。

这些老年人为什么要做医美?

今年57岁的张琴,在女儿的陪伴下终于鼓起勇气做了第二次双眼皮手术。更确切的说,这一次手术的目的,是解决十几年前那场失败手术过后留下的后遗症——难以闭拢的上下眼皮以及过于明显的愈合瘢痕。

“那个时候谁懂这些啊。”张琴还记得,自己最初只是想处理一下上眼皮过于松垮的问题,以让视野变得更开阔一些,毕竟这已经影响到了她的日常生活。彼时,听从熟人介绍的她相信了一家名不见经传的美容院,并进行了一次价值几百块的割双眼皮手术,哪知道这个决定会让她后悔至今,“还是怪我不该贪小便宜,要么就忍着不做,要做就该去正规医院做。”

本来只是上眼皮压迫视线,在手术后却变成了上下眼皮闭不拢,睡觉时都只能半睁着眼,而且还附带了两条难看的疤痕,“最开始那几周我还以为是没恢复好,等到伤口彻底长好过后才发现是手术出了问题,我第一时间就去找那家美容院要说法了,可店面早就关了人也找不见了。”

有限的经济条件,使得张琴在咨询过正规医院那高达四位数,有些甚至是五位数的修复费用后选择了放弃,“第一个是出不起那份钱,第二也是不好说还能不能修复好”。直到张琴的女儿在参加工作之后,一家人才又商量着要将这个问题彻底解决掉,“医院和医生都是女儿帮我找的,她带着我跑了很多家也问了很多人才确定下来的。”

跟医生聊过之后,张琴才知道自己的问题出在上睑提肌无力上,因此会出现睁力不足和睁眼角膜暴露度不够的情况。需要通过上睑下垂矫正手术对上睑提肌额肌进行调整,给上睑提肌适当力度,使瞳孔曝光度变得正常并恢复正常视线。

换句话说,十多年前那次失败的双眼皮手术,确实不是从张琴的实际需求出发给出的解决方案,且不当的手术操作还让情况变得更加糟糕,“听医生说第一次手术已经把组织结构给破坏了,现在要重新切开给我修复好,必须要非常有经验的人动手才行,还是希望能给我做好吧。”

与将医美项目更多视为偏医疗用途的张琴不同,53岁的周女士只是单纯觉得自己的下眼睑皮肤松弛,过大的眼袋十分影响美观,这才想要通过医美手术改善一下,“我还是刷短视频看到的,有人专门做直播给介绍各种医美项目,听这些主播说眼袋只要做手术割掉就行,不是什么大问题。”

在慎重咨询和多次比对过后,周女士专门选择了某一线城市的医美机构进行手术,“这家也是主播推荐的,我还特意打听过,他们名气这么大不缺客人,手术经验应该也更多一些。”没成想,做足了功课的周女士也“翻车”了。在术后,她竟然出现了双侧下睑局部凹陷等症状,且后续6次修复均无任何改善,这让她多多少少对医美有些心灰意冷,“这和主播说的完全不一样,我太后悔了,不该冒险一来就上这么大的项目。”

正如周女士所说,实际上像她这样试图通过手术一步到位的银发族并不多。以锌刻度接触到的一位最高龄用户为例,今年78岁的王奶奶是首次接触医美,她的选择更加保守,只打了除皱针,可以说不管是操作难度还是手术风险都要小很多。

这也更加符合更多老年用户的消费心理,根据新氧数据颜究院&医美查提供的2022年前两个月的消费数据,50岁以上人群其实更加青睐抗衰、美白类的轻医美项目,从订单量来看,他们下单最多的项目则是除皱瘦脸、玻尿酸、美白嫩肤、清洁祛痘、激光脱毛。

比起需要动刀做手术类的项目,银发族们更加愿意尝试以“无创伤、无风险”为宣传重点的轻医美类项目。而王奶奶之所以如此高龄还要追求“变美”,只因参加儿子婚礼时不想被年轻的亲家比下去。

从上述案例和数据不难看出,医美正在俘获一个又一个银发族的芳心,但受制于“黑医美”的行业通病,他们也不得不承担因此带来的风险。

选择保守,却更易遭遇“黑医美”

“现在55岁以上人群做医美的可以说相当多。” 重庆艺星微整注射院长刘中林告诉锌刻度,因为这部分人群已经具备了一定的经济实力,而且他们在进入退休生活过后会有更充裕的时间,加之他们确确实实正在面临衰老问题,银发族在医美消费方面的上行趋势非常明显。

以前的医美叫整形,即有功能缺失了要完善它的功能,而现在的医美,不仅仅是完善功能,还有保障外观和心理需求。刘中林院长表示,现在不管是微针领域还是外科领域,相关用户都在逐年增加,但老年人群体总体来看还算不上主流消费人群,“‘60后’、‘70后’这批人当中,有很多人虽然也开始追求这方面,不过前期的生活还是限制了他们的思维,只有当他们有特别需求的情况下才会去做医美。”

相较于今朝有酒今朝醉的“80后”、“90后”和“00后”,银发族在做医美之前会考虑到未来的生活问题,只有在保证吃饱穿暖的情况下,才会去想如医美这类精神层面上的需求,“从这个角度讲,老年医美用户的确在不断增多,但他们永远都不可能成为最主流的医美消费人群。”

但老年用户依然是值得关注的,至少相当一部分已经接受了医美观念,且有钱有闲做医美的老年人,一定程度上促成了解决眼袋、上睑皮肤松弛、法令纹等需求的不断上涨。

不像年轻人的需求要追求到极致,老年人趋于保守的选择,让他们大多更倾向于非手术治疗,即只要缓解痕迹、纹路就可以,不过面对类似眼皮过于松弛等情况,少部分老年人也可能会选择手术方案,“基本上很少一来就做大的项目,都是从小的开始,慢慢往上加。比如说除皱,可能打个针把皱纹解决一下,然后发现确实效果不错,他们就会开始尝试其他东西。”

刘中林院长认为,老年人接触医美其实是一个被动性融入的过程,这也是让他们的选择更加保守的重要原因。“从老年人的经历来讲,首先他们过惯了苦日子,能够丰衣足食就非常好了。只是没想到只是追求丰衣足食已经不够了,现在很多相关的网络宣传也是一个主要因素,而且他们又确实有需求,在生活还要继续的情况下,衰老的症状已经出现了,他肯定要想办法改变自己。”

然而,正是出于这种保守的选择趋向,多分布各大生活社区的生活美容馆也因此成为了老年人接触医美的最主要渠道。这些以洗面、按摩等日常化保养项目为主的生活美容馆,在获得老年用户青睐的同时,往往会存在种种不规范的经营问题。

一方面,用低廉的价格吸引用户的生活美容馆,要想获得额外的利润,很有可能会采用不正规、甚至不合法的医美产品,一旦使用就会出现相应的副作用;另一方面,生活美容馆的工作人员或许并不合规,且可能还会提供一些超出其经营范围的操作项目,这些都会带来一定的安全隐患。

“他们可能以为美容院就是医疗美容医院,但这两个是不能划等号的,一个是医学限制条件下的医学美容,另一个是专门的生活美容。”据刘中林院长解释,比如看起来都是打除皱针,要看皱纹形成原理、具体的肌肉走向、打针的深度等,并不是有些“黑医美”机构照本宣科式的“哪里有坑填哪里”。

对此,刘中林院长建议,在做任何医美项目之前,一定要考察相关机构和医生的从业资质,再经过面诊对实际情况进行判断,想做的项目是否适合自己,“一定要考虑到怎么才能在不影响功能的情况下,达到最大的效果。”

让医美真正回归医疗本质

“业内曝光医美机构医托回扣普遍6成”、“一套整形种草笔记售价440元”、“小伙体验十元祛痘项目被网贷近万元”、“圣嘉丽禾被查现场发现过期注射液”......在3·15晚会后刷爆网络的多个热门词条,只揭露了“黑医美”泛滥的冰山一角。

在2015年到2020年,全国消协组织收到的医美行业投诉从483件增长到7233件,5年间投诉量增长近14倍。虚假宣传、非法行医是涉诉医美机构的两大突出问题,这导致的最直接的后果,就是医美手术的失败以及后续艰难的维权。

而今,包括张琴、周女士在内,越来越多的老年人也开始加入这个序列。如果探究造成这些悲剧的深层原因,除了在用户自身上找问题之外,更应归咎于那些不法商家的重重套路。

综合多个医美事故的相关报道可见,很多不法商家为了更多的谋利,会向用户推荐一些并不适合做的轻医美项目不说,甚至有些美容院商家会胡乱解读老年人的真实需求,将其医美消费心理和养生混淆,从而进行旁敲侧击的消费推广行为。

与此同时,有些机构为了商业变现快,抬高术后效果、过度包装和宣传自己,用不正当手段进行虚假宣传、特意为求美者制造“容貌焦虑”等问题并不鲜见,更有可能为了客源混乱市场价格。毕竟,很多求美者在进行初体验时对于这个行业实际是不了解的,但是机构却可以钻空子,通过互联网医美平台APP上的虚假种草案例来吸引和误导消费者。

“医美属于医疗行为,存在医疗风险。在过往的运营中,新氧一直如履薄冰。”面对种种行业乱象,作为头部互联网医美平台的新氧也坦言,期望能通过他们的严格管理标准,将平台医疗美容风险控制在最小的范围内,给用户提供“安心”的决策环境。

一方面,提供像医疗美容定制保险这样的用户保护机制,即联合知名保险公司,为用户量身定制个人专属医美的互联网保险产品,实现理赔流程全程管家服务,自资料完整提交后30天内完成理赔。

另一方面,提供重大风险先行赔付服务,医美属于有风险行为,手术安全和术后效果存在一定几率的隐患,如遇风险问题会帮助消费者跟医生、机构协商,不让他们感到孤立无援。

当然,我们不得不承认,再怎么周全的事后保障,对用户而言或许都比不上在事前对不法商家进行更加严密的审核管理。

因为一旦用户遇到不良机构,造成的危害都是不可逆的,这也是再完美的售后保障都无法弥补的事情。只有将危险牢牢拒之门外,让医美真正回归医疗本质,才是对用户最好的防护。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