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节跳动投资掌阅科技 阅文能否制造寡头效应?

IT互联网 编辑: 浩然
出处: 蓝科技 作者: 原创 2021-05-26 10:14 2893人浏览

摘要

如今有字节跳动加码掌阅,在阿里、腾讯之间,掌阅未来的命运如何改写?

字节跳动投资掌阅科技 阅文能否制造寡头效应?

2020年,互联网巨头企业字节跳动以11亿元的价格获得掌阅11.23%的股份,成为掌阅第三大股东。由此,也打破了数字阅读行业由腾讯、阿里强势掌控的局面,逐渐形成三足鼎立的格局。

不过,相比一直以来有阿里、腾讯大财团背后扶持的书旗、阅文,掌阅就显得有一些“草根”。如今有字节跳动加码掌阅,在阿里、腾讯之间,掌阅未来的命运如何改写?

字节跳动投资掌阅科技 阅文能否制造寡头效应?

腾讯的野心与掌阅的命运

要知道,网文内容的高用户时长,也决定了这可以是一门很好的流量生意。除了三大头部平台,趣头条旗下的米读,百度入股的七猫,字节跳动自己的番茄小说等以免费阅读内容为主的小说App,至今仍保持着高速增长。

据Questmobile数据,2020年9月番茄、七猫免费阅读相应分别增长276.9%、67.4%。通过数据不难看出,腰部、尾部网文企业的发展也势不可挡。

网文市场百花齐放,但头部效应依然明显。

2014年腾讯将盛大文学收入囊中,2015年已经被收购的盛大文学与腾讯文学合并为阅文集团。在这个集团下有QQ阅读、起点中文网、创世中文网、云起书院、红袖添香、潇湘书院、懒人听书等多种网文界知名品牌。由此,阅文集团也得以高速发展,并迅速成为行业龙头。

值得一提的是,一直走在行业最前沿的阅文集团,早已融入了腾讯的“泛娱乐生态”。2020年程武接任CEO,带领腾讯动漫、腾讯影业、阅文集团,进行IP漫画化、动画化、影视化改编联动,俨然形成了腾讯影业、新丽传媒、阅文影视三家公司的影视内容生产的三驾马车。

而掌阅文学的成立,是比阅文集团稍晚的2015年4月。彼时,掌阅也经历了网文迅猛发展的那几年。也在短短3年左右的时间,即已拿出了掌阅APP月活跃用户超过1亿,海外用户量突破千万的亮眼成绩。

因此,近几年即使没有财团资本的助力,掌阅科技也能扶摇直上,与阿里与腾讯旗下产品抗衡。如今,字节跳动的加入,让其多了几分胜算。

只不过,相对腾讯加码的阅文集团,二者的营收却不在一个量级。公开数据显示,阅文2020年一年收入85亿元,而掌阅不过区区20亿。这也被视为是一个生态型企业与一个专注垂直行业的企业的本质差别。

此时,掌阅科技与阅文集团同台竞技,也被视为是胳膊拧不过大腿,甚至在字节跳动投资前,业内人士认为,被阅文集团吞并,或许就是掌阅科技的宿命。

不过,有了字节跳动的入局,短期或许没有这种可能。但是有了头条系的流量赋能,掌阅科技能否翻身改命仍不敢有定论。业内人士认为,头条系的产品形态,与腾讯旗下的产品矩阵不能同日耳语,因此可能依然是个未知数。

字节跳动投资掌阅科技 阅文能否制造寡头效应?

起点不同却殊途同归棋逢对手

在网文市场上,一直是流量取胜。很显然,腾讯能将如此多的网文品牌收入囊中,在很大程度上依仗其流量优势。

与此同时,腾讯目前的版图已经触及到了互联网的方方面面,早已不再是当初只有QQ、微信等社交软件产品的企业,而是覆盖了文学、动漫、影视等多个领域的文化产业大财团。

阅文集团背靠着腾讯这颗大树,不仅有了平台发展的资金优势,更有着整合行业人才、平台资源的生态能力。数据显示,截至去年6月30日,阅文集团中有超730万的签约作者,有1070万部作品。庞大的作者规模与丰富的作品资源,也为阅文集团培养了数亿的高粘性用户。

通过阅文的发展不难看出,由文学作品进行IP衍生是其最为擅长的领域。据艾瑞咨询发布的《2017最具影视化潜力的网络小说排行榜》可知,在TOP50中,就有42部小说来自于阅文,也就是说,阅文在网络小说IP化中一直处于领先位置。

例如,2019年,由阅文、腾讯影业和新丽传媒共同推出的《庆余年》,以及早年推出的《花千骨》、《鬼吹灯之精绝古城》、《琅琊榜》等爆款影视,均是阅文在IP影视化成功的典型代表,让阅文名利双收。

而且,这种态势正在加速。阅文与腾讯将在2021年度合作,包括9部动画、3-4部电视剧;腾讯动漫联手阅文动漫,启动300部网文漫改计划等。

在跑马圈地上,掌阅也在快马加鞭。与阅文集团相比,掌阅的实力同样不容小觑。近年,随着网文市场的崛起,其在我国阅读类APP的各类排行榜中曾多次拿下下载量冠军的宝座。其在阅读APP同领域的渗透率,也超过50%,数据惊人。在日均活跃用户数中,掌阅也以1850.4万人次位列第一。如此大的数据量级,用电子阅读行业独角兽来形容掌阅,也不为过。

不过,没有腾讯这样的大财团做后盾,掌阅拓展用户量只能用另寻出路。据了解,早期掌阅与OPPO、vivo等手机厂商的合作,为其带来不少用户,不过也因为这种依赖性,进一步加大了掌阅的运营成本。

数据显示,2020年度,掌阅的数字阅读平台月活跃用户数量达1.6亿,成本8.93亿元,同比下降12.73%,占总成本的80.14%。其中,渠道成本4.53亿元,版权成本2.89亿元,工资薪酬7190.77万元,服务器托管成本3554.63万元。由此可见,渠道成本占总本的比重超过50%。

不过,在发展路线上,掌阅科技并没有因为缺少大树乘凉,而与阅文集团硬碰硬。而是推出掌阅阅读器、“iReader电子书”和成立掌阅文学等,也有效提升了掌阅的市场竞争力。

因此,自2019年掌阅回归网文主赛道后,其开始布局互联网文学版权市场,当年先后创建收购了掌阅文化、书山中文网、红薯网、趣阅小说网等多个互联网文学品牌,网文的版权储备也开始初具规模。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掌阅科技版权产品收入2.61亿元,同比增长91.7%,2020年,掌阅科技版权产品带来收入5.04亿元,同比增长92.66%。也就是说,在版权收入这个领域,掌阅已经连续两年增长90%以上。版权内容丰富后,掌阅也极力丰富其内容阵容。

在掌阅版权内容红利逐渐凸显之时,其数字阅读平台营收及硬件产品营收,也均有一定幅度下降。数字阅读平台营收15.33亿元,同比下降3.17%;硬件产品营收68.9万元,同比下降97.4%;版权产品营收5.04亿元,同比增长92.66%;其他收入2220万元,同比增长113.54%。

随着掌阅科技的营收主要由数字阅读平台、硬件产品、版权产品和其他四部分构成,其营收大盘也出现了相对健康的上升曲线。由此可见,尽管腾讯掌控的阅文集团,起点更高,前有阅文集团长期深耕打下的日不落帝国,后有腾讯丰富的文娱资源助阵。而掌阅科技只能靠一己之力,借助智能手机厂商、硬件产品占领网文行业的高地。

二者虽然起点不同,却最后都走向了网文行业的生态化运营,可谓棋逢对手又殊途同归。

版权制胜,鹿死谁手?

网文赛道,头部效应在进一步彰显。2020年,腾讯系的阅文集团以85亿营收稳居网文赛道的冠军,而掌阅科技和中文在线分别以20.6亿和9.76亿元的收入位列二三名。

通过三者掌握的版权资源就可以看出,平台的整体营收与版权收入增长几乎趋于一致。不过,对比三方的版权收入,不难看出掌阅科技所处的劣势地位。

2020年,阅文集团的网络版权收入为34.51亿,在整个集团业务收入中占比为4成。但掌阅全年的版权收入为5.04亿元,虽然涨幅超过了92.66%,但在整个企业收入的占比中仅为24%,占比甚至远远低于第三名的中文在线。

由此可见,尽管掌阅在奋起直追,加码版权方面的经营,但是无论是整体营收,还是版权收入,都与阅文集团相差悬殊。这也意味着,未来三巨头,将会在版权内容上一争高下。

尤其是在网文市场,近年,网文改编剧本的现象大行其道,市面也不乏一些改编成功的例子,如《步步惊心》、《琅琊榜》、《鬼吹灯》、《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等,似乎也在印证,网文的原著作者并不排斥将其改编成影视剧。反而会因为适当的改编,让原著的影响力不断延伸,从而形成超强的IP效应。而无论是原著的作者,还是网文平台,都将从中获利。

本文原创于蓝科技,未经授权,任何网站及平台不得转载,侵权必究。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