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业帮盈利成谜,上市背后可能危大于机

IT互联网 编辑: 浩然
出处: 蓝科技 作者: 原创 2021-05-21 10:06 2308人浏览

摘要

这可能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

作业帮盈利成谜,上市背后可能危大于机

对于在线教育来说,这可能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过去被资本热捧的风口行业,吃尽了流量的红利。如今,在教育部各项收紧政策的背景下,有一种被人人喊打的挫败感,品牌信任度也直线走低。由此,这类企业不得不变得低调谨慎。

近日,继作业帮年初因虚假广告上热搜,近期被顶格处罚250万,外界的声音多少有些大快人心的味道。虽然两次落难都有老对头猿辅导作陪,但本次作业帮对外解释的“与联合国合作”、虚构教师任职经历、引用不真实用户评价,比起猿辅导宣称“班主任1对1辅导”、营造抢购假象似乎更加别有用心。

250万罚款已是定格天价,有些网友觉得罚款有点少。个中原因也透露出家长们对于培训机构的不满但又充满无奈。

作业帮盈利成谜,上市背后可能危大于机

资本对作业帮的耐心正在减少

抛开本次被处罚不谈,作业帮的上市传闻沸沸扬扬。作业帮一直颇受资本青睐,2020年底更是收获在线教育迄今最大一笔融资16亿美元。

上市是作业帮的必经之路,否则资本投资作业邦就失去了意义。据了解,作业帮已聘请欢聚集团高管金秉担任首席财务官,这似乎让作业帮考虑赴美IPO,融资5亿美元的上市计划更加扑朔迷离。

结合目前日趋严峻的监管形势,作业帮应该有意与监管抢时间,趁严监管来临之前拿到资本市场的通行证。

尽管作业帮想抢占先机的意图明显,可自身造血能力不足,付费转换率和复购率双低的局面都剑指盈利硬伤。外界对于作业帮此时涉足资本市场非常谨慎甚至不乐观,毕竟烧钱模式下的在线教育仍然未探索出一条清晰可见的盈利路线。

目前,监管政策也逐步收紧,各路资本趋于冷静显然是大势所趋。作业帮若此时急于上市,恐怕也是无奈之举,虽时机不佳,但若不上市资金链断裂的风险将更加致命,权衡之下,解决生存问题可能更加急迫。

面对本次上市传闻,作业帮并未正面回复。虽然此前作业帮曾正面回应上市计划,表示并不着急上市,希望在上市之前将业务做得再扎实一点。但从目前的种种迹象看来,资本的耐心似乎越来越少,比起潜心做产品和服务,作业帮这些年的作为,更像是资本运作的成果。

作业帮有好运气却没有好产品

作业帮曾经是百度上一款简单的工具应用——问答学习平台,之后衍生出拍照搜题功能。作业帮也借此迅速积累了十几万用户流量,小试牛刀的作业帮也从中看到了商机。

在2014年强势资本入驻在线教育浪潮下,作业帮带着项目正式从百度独立出来。比起其他在线教育的埋头苦干,作业帮的起点应该是有些好运气。

初期的作业帮,还是有着浓厚的技术味道,确实在这款搜题拍照产品上下了功夫。借助百度的内容生态优势和百度知道导流,作业帮很快便收获了流量红利,2015年底月活已高达400万。

可流量上来之后,产品本身的弊端也开始凸显。由于没有设置上访权限,随意搜拍的结果就是,作业帮APP沦为“抄作业”神器,“误导教学”、“懒化学生”等标签让作业帮一度口碑下跌,似乎也掐断了作业帮想好好做产品的念头。

随着2019年在线教育市场开始频繁出现资本身影,大规模廉价体验课更是引爆K12的“千团大战”,作业帮也正式入局。尽管当时的作业帮业务并不成熟,曾表示被迫入局的成分居多,但从后续的表现来看,作业帮确实凭借烧钱出圈了。

从2019年开始,作业帮就成为各类综艺节目的座上宾。据相关数据显示,2020年作业帮登陆综艺节目21档,其中电视综艺16档,网综5档,几乎承包了娱乐圈综艺节目的半壁江山。广告歌“帮!帮!帮!”更是成为洗脑神曲。可以说,“抄作业”风波之后,经过两年广告烧钱,作业帮已正式为直播课烧出了一条不错的出路。

作业帮直播课烧钱出位背后离不开资本支撑。2020年作业帮累计拿到23.5亿美元融资。本应该“慢节奏”的教育也开始狂奔,作业帮左手资本右手教育的权衡下,有失方寸。

作业帮被中纪委网站点名批评后,外界认为作业帮似乎在资本的裹挟下与做好产品的初衷渐行渐远。

作业帮“帮”出了社会焦虑?

近期,坊间传闻教育部拟起草《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对于培训机构的数量、时间、和价格都做出了明确限制。一通操作下来,监管的目标十分明确,培训机构面临严监管已成定局。虽然传闻尚被证实,但资本市场已经“先跌为敬”,多只教育股惨遭滑铁卢。

这应该是在线教育狂奔之下的首次被动刹车。其实就算没有监管的“重拳出击”,家长们对于在线教育的忍耐也已经所剩无几。据了解,牛年春晚开播前十分钟的广告里,在线教育广告就有3家,其中以作业帮的洗脑神曲最为醒目。利用假期父母担心孩子掉队的心理贩卖焦虑,让孩子不堪重负的同时,家长也是不知所措。

从产品细分来说,作业帮引以为傲的“拍照搜题”被家长们誉为“抄作业神器”初衷应该是帮助家长们解决居家教育难题。可很多家长在使用过后都纷纷表示,用了作业帮之后孩子“作业都会,考试都不会”。如此看来,作业帮被批评“误导教学”、“懒化学生”也并不冤枉,毕竟提升学习的效果并没看到。

其实作业帮的受众基本是中小学生,正处于智力开发、独立思考的黄金期。如果为他们提供机械化的“抄作业”神器,自制力薄弱的他们,很容易被误导,逃避思考、不劳而获的坏习惯也很容易养成。或许作业帮“拍照搜题”真的是在帮家长们的倒忙。

虽然作业帮核心业务“拍照搜题”功能一直倍受争议,但搜题辅导作用肯定还是有的。不过,从目前的使用口碑来看,“拍照搜题”业务的使命更像是激发用户的付费意愿,对于如何优化升级,规范使用,回归教育本质,作业帮的脚步明显慢了很多。

而广告的过度投放,只会让更多的家长盲目跟风。如同人民日报数字传播指出的那样,作业帮“帮”出的可能是社会焦虑!

作业帮盈利成谜,上市背后可能危大于机

作业帮猿辅导厮杀

外界一直喜欢看作业帮和猿辅导厮杀,他们也确实赚足了资本、用户和看客们的眼球,成为K12在线教育领域当之无愧的后起明星。让新东方、学而思这样的前辈们都退避三舍。

若论先后,成立于2012年的猿辅导才是在线教育行业真正的开拓者,而成立于2014年的作业帮也似乎一直跟随猿辅导的脚步。

从2014年10月,猿辅导推出小猿搜题,作业帮拍照搜题2015年1月上线;2015年6月猿辅导推出直播互动平台“猿辅导”,2016年加入1对1直播课;作业帮于2016年7月上线直播课,2017年3月将直播课改为作业帮一课,如影随形背后,实则暗藏杀机。

2017年,在猿辅导深陷涉黄风波时,公开指证作业帮蓄意在小猿搜题评论区发布涉黄信息,同时联合营销号对其进行抹黑。后续的取证和调查,无论是发布涉黄信息的账号IP地址,还是投诉家长本人,均明显指向作业帮。如果说之前的作业帮对标猿辅导还碍于情面,这次事件之后,他们也彻底撕破了脸,作业帮更加疯狂地展开抄作业攻势。

两者之间的明争暗斗从未停止。作业帮依托百度强大的搜索引擎导流,用户飞速增加。从2017年起,作业帮已有多方数据超越猿辅导。不过,作业帮凭借“抄作业”上位的做法,确实也难以让外界信服。

作业帮盈利成谜,上市背后可能危大于机

结语

在线教育行业的发展由来已久。按照一般行业的规律,本应由野蛮生长走向规范化运营。但是,目前整个行业依然是乱象丛生。作业帮作为头部企业,各种关于其利用名牌师资获客,虚构教师信息,仅参加过名校进修,却宣称名校毕业混淆视听的负面舆论不绝于耳。

这一方面说明整个行业离走向成熟尚需时日。同时还意味着,作业帮等教育巨头,在资本裹挟下通过赎卖焦虑,实现的是利益最大化而悖离教育的初衷。

当然,作业帮不是个案,而是整个教育产业的现状。监管部门应该对更多的作业帮们严加监管,否则,按下葫芦起了瓢。当前,作业帮的危机可能不在于其是否能够上市盈利,而在于其商业模式是否具有可持续性,如果不能给资本带来预期的回报,难道资本愿意做慈善吗?

(图片来源:作业帮、猿辅导网站)

本文原创于蓝科技,未经授权,任何网站及平台不得转载,侵权必究。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