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雷宫斗连续剧:错过上市引发的互联网“甄嬛传”

IT互联网 编辑: 浩然
出处: 商界杂志 2020-10-23 12:51 2843人浏览

摘要

数次高层动荡之后,迅雷处于业务凋敝,转型抓瞎的状态。

10月8日,迅雷发出公告,称公司前CEO陈磊涉嫌职务侵占罪,呼吁他尽快回国配合调查。

据迅雷方面透露,陈磊涉嫌虚设交易环节侵占公司资产,制造虚假合同套取公司资金,涉案金额巨大。陈磊还涉嫌挪用公司数千万资金用于国家明令禁止的非法炒币。为逃避调查,陈磊已于4月初和前迅雷高级副总裁董鳕一起出境至今。

迅雷方面还表示,陈磊和董鳕在迅雷任职期间育有一子,两人之间并非如陈磊所述为单纯的同事关系。陈磊通过董鳕网罗了一批董鳕黑龙江鹤岗的老乡、闺蜜,安插在公司关键岗位,通过虚构交易环节、编制虚假合同等非法手段,套取公司资金,涉及金额巨大。

数次高层动荡之后,迅雷处于业务凋敝,转型抓瞎的状态。

巅峰时期,迅雷在下载软件领域无人能敌,就连腾讯的竞品都无能为力。这家10多年历史的老牌互联网企业,是怎样走向衰败的?

迅雷的商业模式存在硬伤,而且错过了最好的上市时机。在其第二次上市时,雷军和小米领投了迅雷的E轮融资,成为迅雷的大股东。这也成为迅雷多次“宫斗”的根源。

01

一次失败的上市

时间回到2005年。

那是一个互联网还未完全普及,云概念还没有诞生的年代。互联网用户对下载工具有着强烈的依赖。

当时的下载软件龙头,叫网际快车。从美国留学和工作后回国创业的邹胜龙所创办的迅雷,只占了市场的小部分份额。

一只蝴蝶扇动的翅膀,改变了市场的格局。

那一年,著名的MMORPG游戏《魔兽世界》登上了历史舞台,恢弘的世界观,跨时代的画面,先进的玩法,高黏度的社交……这一切都让游戏玩家为之疯狂,网际快车的创始人侯延堂就在其中。

整整一年时间,网际快车没有更新版本。而它的竞争对手迅雷,在一年之内迭代了15个版本。市场迅速做出了选择,一年之内,迅雷把用户抢了个干干净净。

到了2006年8月底,迅雷已经在国内覆盖了超过1.1亿名用户,装机量达到8000万台。在下载市场,它的份额已经超过50%,同时也成为了继QQ之后,中国互联网体量最大的客户端软件。

2009年,邹胜龙发现70%的用户都在用迅雷下载视频,于是带领团队开发了视频播放器迅雷看看,同时开通了付费会员业务。

一年后,迅雷的付费会员数已经达到了400万名,净利润也达到了5900万元。此时的迅雷自然而然地被和资本市场联系了起来。

2010年前后,盛大对迅雷有过曾经超过十亿美金的收购要约,但被邹胜龙拒绝了。他认为,如果登陆纳斯达克,迅雷的市值应该在10~15亿美元。

2011年2月,迅雷在预路演获得了15亿美元~20亿美元的估值,有些机构甚至看好迅雷的市值冲上30亿美元。因为当时迅雷看看的用户数量超过优酷,又有迅雷客户端流量加持,公司也处于盈利状态,估值很高。

怀着对资本市场的信心,迅雷踏上了纳斯达克IPO的道路。

但是很不巧,迅雷赶上了一个最不好的时候。2011年是中概股在美股市场的噩梦年。当年4月,做空机构香橼研究发布了一份针对美股上市公司东南融通的质疑文章,称该公司的利润率、高官背景等都值得怀疑。

几乎是与此同时,支付宝也陷入了股权转移相关的丑闻。华尔街方面认为,马云以较低的价格将支付宝纳入私人旗下,无异于“窃取”了支付宝。

受到种种不利消息的影响,美股投资者对中概股的信心直插谷底,成功在美国IPO的中国企业数量相比前一年减少了一半有余。

更令邹胜龙难受的是,迅雷提交招股书前夜宣布自己改变财务审计方式,不再分摊采购成本。优酷是视频网站的龙头,如果按这种模式来进行财务审计,迅雷也将处于亏损状态。迅雷的估值狂跌,一度已经到了7亿美元,不到最初的一半。这个数字已经跌穿了邹胜龙的预期。

正是这次上市失败,给迅雷后来的命途多舛埋下了伏笔。

02

危险的商业模式

上市失败让迅雷背后的VC损失惨重。作为大股东之一的晨兴资本坐不住了,它需要尽快推动迅雷上市变现。

晨兴资本找到了和自己关系很好,且当时如日中天的小米帮忙。和雷军关系密切的金山也是迅雷的股东,于是雷军出手了。

2014年4月迅雷E轮融资中,小米集团、金山软件这些和雷军有着颇深联系的机构,投了迅雷一笔钱,并且直接把迅雷送上了纳斯达克敲钟。

后来,邹胜龙自己如此评价这两次上市经历:“上市与结婚相似,有一个心理年龄问题,年龄到了,你老不结婚,自己觉得没什么,但别人却会有看法。”

上市之后,邹胜龙已经不是公司的最大股东——小米风投持股比例达27.2%,金山风投持股比例为12.2%,邹胜龙持股比例为12.6%。

当时迅雷的主要下载业务中,色情内容和盗版内容占到了非常大的比例,这样的商业模式无疑是危若累卵,随时可能遭遇冲击。譬如美国电影协会在2008年就将迅雷告上法庭,这场官司旷日持久,直到迅雷上市前,双方达成协议,同意共同促进互联网上影视节目的合法获取。

这样做的结果是,老用户的使用频率开始下降。迅雷在2014年第三季度的财报中提到,已经停止约30万名现有订户的服务,而基于PC端的下载加速订阅业务还将继续下滑。迅雷一直赖以为生的商业模式,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

受各种因素的影响,迅雷在当季度利润大降94.7%。到了2015年第三季度,迅雷开始陷入亏损。

后来,迅雷仍然连续不断地遭遇版权诉讼。这是一个无解之题,在当时的互联网环境下,要么损失用户,要么承担诉讼,迅雷几乎找不到第三条路。

同年,迅雷看看被分拆出售,价格仅为1.5亿元。

雷军认为,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后,下载软件已经不像PC时代那般重要。他提出,让迅雷全力进入云存储市场,并在上市前夕找来了陈磊。

加入迅雷之前,陈磊已经是腾讯云的总经理,但雷军给了他一个令人心动的方案。这个方案是陈磊来迅雷当CTO同时担任云存储公司网心的CEO,这样既能享受上市公司稳定成熟的福利待遇,同时也有创业公司的话语权和成长空间。

在腾讯期间,陈磊参与过开放平台的搭建以及腾讯云的前期工作。不论是工作经历还是相关背景,陈磊都很适合迅雷。

当时的陈磊怎么也不会预料到,他在迅雷的下场会是如此的难堪。

03

创始人出局

陈磊成为了迅雷转型的推动者。

他为迅雷制定了“水晶计划”的云计算业务,紧接着又推出赚钱宝和星域CDN,并在此基础上诞生了网红明星产品“玩客云”。

玩客云引入区块链和数字货币概念,甚至与各路开发者社区一起举办区块链的开发者比赛,由此被冠以“区块链中国概念第一股”的称号。

玩客云硬件淘宝众筹价格是279元,众筹总金额突破千万,迅速售空;参加京东双十一活动售价399元,继续供不应求;最后,在淘宝和闲鱼,目前玩客云设备的最低价也已经超过了2200元,高价更达到3000元。

就在此时,泡沫瞬间破碎。陈磊的团队和迅雷的创始团队发生了内讧。

这场冲突源于2015年,原迅雷法务负责人於菲,在邹胜龙的支持下成立迅雷大数据开拓金融业务,这家公司的核心业务是P2P,代表着创始团队的利益,由迅雷占股28%,并使用了迅雷的品牌和流量。当时P2P的暴雷风险已经逐渐显现,陈磊对此不满并将这个问题捅到了董事会上,从而与於菲等人产生了激烈的冲突。

2017年11月28日,迅雷发布公告指出,迅雷金融等迅雷大数据公司并非迅雷旗下业务,将撤销其品牌和商标授权。

随后,迅雷大数据公司“反击”指责,迅雷玩客币并未使用区块链技术,属于变相的ICO项目,是顶风违反7部委文件,利用非法交易所,非法群体传销,非法集资的骗局。

最终,迅雷大数据公司的管理层回购迅雷公司在大数据公司的全部股权,并从迅雷品牌切换到摸金狗品牌。於菲在11月29日被免去了在迅雷集团的一切职务,12月12日,邹胜龙卸任董事长一职,由小米公司联合创始人王川担任董事长。这被视为雷军完全掌握迅雷,邹胜龙淡出的标志。

04

众说纷纭的罗生门

但陈磊主导的转型并不成功。首先是让迅雷股价起飞的玩客云,被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名玩客币为变相ICO,存在风险。

同时,迅雷在美国的股票投资者向其发起两起集体诉讼,他们指控迅雷发布了虚假信息,掩盖“链克”是ICO的事实,致使股价受到重大影响。

而在CDN市场,阿里云和腾讯云势如破竹,迅雷的星域CDN几乎失去了市场空间。

沉寂几年后,迅雷的高层再生变动。

2020年4月2日,网心公司被迅雷派人接管,随后迅雷向深圳市公安局报案,对陈磊提出控告。在当日的董事会上,陈磊被免职,和雷军达成换股协议的大股东李金波,成为新任的董事长以及CEO,陈磊后来称此时的自己正发烧在家,对发生了什么一无所知。

迅雷方面认为,陈磊在任期间,通过一家名为兴融合的公司转移公司财产,数额巨大,并企图通过欺骗手段将迅雷核心技术人员转移到该公司。

陈磊曾在接受采访时回应,兴融合等关联公司的业务在网心科技内部都是公开的,知道的人非常多,“我们从来就没有在网心科技内部偷偷摸摸做业务,怎么可能会有利益输送。” 据他称,在2019年年会上,网心公司还当着所有员工的面表彰了做小融业务的网心团队,当时受表彰的团队成员有47人。

迅雷对陈磊的另一个指控是,陈磊曾指使董鳕安排网心公司与第三方签署服务协议,聘请黑龙江鹤岗两位“技术专家”担任网心公司的区块链技术顾问。而这两位技术顾问实际上是农民,真实身份是董鳕在黑龙江鹤岗老家的亲戚,两位专家收取顾问费的银行卡实际上由董鳕持有,资金由董鳕支配。

陈磊方面则回应,“因为在销售中增加了兴融合的交易环节,导致兴融合跟网心科技之间有关联交易。为了保证网心的审计能够合格,有业务关联的公司不能用网心职员去做股东和法人,我们只能请公司同事的家人来做。”

双方各执一词,恐怕只有时间才能揭示真相了。

成立于2002年,刚满18岁的迅雷,现在已经在多方利益的角力下被完全掏空。下载业务日渐萎缩,CDN业务昙花一现,转型成果乏善可陈,高管频繁变动,矛盾双方互爆丑闻。

在中国互联网的短暂历史中,有很多公司有过“宫斗”。但是像迅雷这样连续宫斗,次次精彩纷呈的,确实不多见。

假如提前半年开始上市,今天的迅雷是否会有完全不一样的结局?

可惜迅雷的崛起和失败,都像是一种宿命而已。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