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美重心正“南迁”?黄光裕到底在忙什么

1.jpeg

黄光裕为国美超市的项目注资上千万。目前国美超市在广州有6个直营店。

  “有三分把握,我就敢去做”,“一有机会绝对要出击,我属于这一种”。

  国美创始人黄光裕曾有不少经典发言。他说过,三分就是一种感觉,“并不是没想清楚、没看明白就去做,大意就是想、调整和做基本上同步进行,不要多谋少决。”

  从前的黄光裕信奉的是“边做边修正”,现在亦如是。重返商界近4年,国美先后尝试了不同的赛道,比如直播电商、家装行业,他还注册过新能源汽车公司、区块链公司,甚至“元宇宙”公司。

  今年4月底黄光裕突然亮相频繁了起来,为他的零售事业奔走。红星资本局在采访中发现,其新押注的国美超市目前与预期成绩还相差甚远,而曾经的砥柱国美电器已大幅收缩,门店与2021年巅峰相比仅剩四分之一。

  门店急剧收缩,北京仅剩2家“真快乐”

  过去两年,国美门店收缩了四分之三。

  按照国美零售(0493.HK)财报披露,2021年是近五年的巅峰,门店数达4195家,2023年这一数字锐减至1073家,其中包括国美、大中、永乐在内的城市展厅、旗舰店、精品店,全国剩下36家。

  “真快乐”曾是黄光裕寄予厚望的一张牌。2020年12月,国美成立“真快乐(北京)科技有限公司”。“真快乐”APP上线,集合拼团、直播等流行玩法,强调娱乐和社交。许多国美店门头也相继改成了真快乐的体验中心。

  “真快乐”并没有带来想象中的国美重生,而是黯然落幕。财报显示,2021年,真快乐APP年活跃买家1683万,远远落后京东的5.7亿和拼多多的8.69亿。

  如今在北京,地图可查到的“真快乐APP体验中心”有2家,分别位于北三环的西坝河和南二环的牛街。红星资本局探访发现,两家门店均挂着“真快乐”的招牌,虽然在“正常经营”,但各品牌正有意识地割裂与国美的关系。

  “现在店里你见到的都是各品牌厂家的人,都是厂家直接跟顾客对接,购物发票和钱款都不经过国美,也不会出现之前那种不发货的情况。”多名销售告诉红星资本局,目前北京还剩下营业的国美店面不超4家。国美和多个品牌仍有拖欠货款未结清的情况。一些销量不高的品牌索性撤店,留下各领域相对头部的品牌“借”国美门店这个场地继续卖货。

  多名销售坦言,国美的一些消息对他们冲击太大,顾客骤减,信任也大打折扣。有人会再三询问能不能发货,钱会不会打水漂。

  曾经的砥柱,今日的“弃子”

  国美电器已深陷泥潭挣扎数年。

  天眼查信息显示,从4月28日到5月11日,国美电器有限公司共新增29条被执行人信息,执行标的合计5.78亿余元。风险信息还显示,国美电器有限公司现存260余条被执行人信息,被执行总金额超65亿元。此外,该公司还存在多条限制消费令、失信被执行人(老赖)和终本案件信息。

  在二级市场上,国美上市主体国美零售近半年股价跌超60%。截至5月14日收盘,国美零售报0.032港元/股,下跌5.88%。今年以来,国美零售股价最低跌至0.017港元/股。

  国美零售2023年财报显示,公司去年实现收入6.47亿元,下降96.29%;毛利率为26.89%,同比上升16.46个百分点;全年归母净利润-100.57亿元,同比收窄49.6%。

  有国美电器前员工告诉红星资本局,仍有前员工的欠薪问题没有解决,黄光裕并非没钱,只是放弃了这个板块,钱投到别的项目里去了,零售就是其中一块重点。

  “管理层没有躺平放弃。”国美零售在财报中表示,其正在通过开拓类加盟、平台直播等方式寻找新的增长点,将以低价为主导吸引加盟商和消费者。

  据证券日报,3月29日,一位国美电器内部人士透露,公司正计划发展无人零售业务。据了解,在具体“自救”措施上,一方面,国美零售拟对存在债务问题的国美电器采取归集重整,同时设计并建立一套新的管理体系,成立新国美电器;另一方面,计划加快发展家居家装、国美汽车体验馆、租赁业务等新业务。

  密集亮相,黄光裕在忙什么

  国美电器“风雨飘摇”,黄光裕在忙什么?

  从官方渠道看,国美鲜少更新自己的动态。去年开始,国美的各个官方微博停止了更新。“Gome国美”上一次更新还是在去年5月,但在今年4月,却点赞了一条关于《国美零售已布局智能无人零售业务》的消息。

  许久未公开露面的黄光裕,4月底行程也很密集。他先后到访了杭州和长沙,为了两件事:共域通兑和零售折扣。

  今年初,国美首次发布了“共域通兑”平台,推动商家会员积分互通互兑。随后网上可查到的相关信息,是4月底与帅猫台球的合作。黄光裕也现身了在杭州的这场发布会。

  几乎同一时间,国美还在杭州办了一场“即时零售发布会”,宣布入局即时零售赛道,并正式发布旗下“国美即时仓”及“国美便利店”。国美邻里CEO罗晶表示,通过搭建“一地一仓多店”,国美不仅要实现即时零售转折点的基础设施建设,也要完成“新经销体系”的搭建。

  随后黄光裕又动身奔赴长沙,“夜访”了中国最大的硬折扣超市连锁企业乐尔乐。

  据媒体报道,黄光裕和乐尔乐集团董事长陈正国从4月28日的23时左右夜谈到次日凌晨一点多。整个行程也是极为紧凑,从黄光裕到达长沙至会谈结束仅用7个小时。

  据乐尔乐集团副总裁车海燕透露:“和国美处在双向熟悉的阶段,框架协议已经签订,落地的合作方案正在探讨中。”

  入局即时零售、夜访零售企业,再一次引发了外界对国美的关注。同之前高调宣布入局超市、无人零售等领域情况类似,每次国美发布新动作,股价都会应声上涨,但“雷声大、雨点小”。

  从4月底到5月初,国美零售又经历了一波短暂的股价上涨,但并未维持太久。

  扑向零售

  国美上一次股价大涨还是去年11月17日,受“国美超市目标三年一万家门店”消息影响,当日收盘国美零售报0.056港元/股,涨幅80.65%。

  而国美零售马上就此事澄清,称其并非拟开展的超市业务的订约方,拟开展的超市业务将由黄光裕及其关联方与独立第三方合作经营。但这也表明,国美零售不排除未来探索零售新项目机会的可能性。

  黄光裕对于零售的侧重从去年就显而易见。去年10月,黄光裕亲自领军搭建无人零售项目团队,并对业务做了定位,即补充满足介于电商和社区超市之间的购物需求,打造响应时间不超过5分钟的便捷零售生态。

  同期,优客(广州)供应链有限公司下的Yuki全球优选惠购在广州开了一个新项目。红星资本局发现,该项目也与国美超市有关。值得注意的是,Yuki全球优选惠购也是做零售连锁、折扣商业。

  同年11月,国美超市横空出世,从宣发视频信息来看,其经营模式类似于折扣店。据多家媒体报道,国美计划在三年中开出10000家国美超市。国美超市官方资料显示,其为国美控股集团旗下品牌。

  据天眼查,国美超市(广东)有限公司2023年7月25日成立,注册资本500万元,由北京腾毅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广州蔻侈优选品牌服务有限公司(下称蔻侈优选)、北京美昊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分别持股35%、33%和32%,其中腾毅、美昊均是国美的关联公司。也就是说,国美超市有超过60%的股份“把握”在黄光裕手中。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今年2月黄光裕还考察过橙鹿控股。该公司称有自主研发的消费数据管控系统,可以帮助实体门店精准地了解消费者的购物需求和喜好。

  国美重心“南迁”?

  “国美超市自营商品就有12万个SKU(最小库存单位),现在的打法就是专门针对社区,设计30平方米到50平方米的场地,把店里面布满样品,主要面对的是周边社区人群,来到店内选品下单。”红星资本局从国美超市驻广东某位负责人处了解到,现在国美超市的线下店相当于“直播体验店”模式:白天做周边住户的生意,晚上则是“直播”面向整个互联网。此外这位负责人还提到了“国美宜家购”。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国美宜家购”这个概念早在2017年出现过,当时国美提出的是以电器为原点,延伸到“家生活”大品类。打造“国美+宜家”的融合新物种,成为新国美。

  上述负责人透露,黄光裕为国美超市的项目注资上千万。目前国美超市在广州有6个直营店,深圳一家直营店也将在6月上线,其他省市的店还在推进中。这也意味着,国美超市的总部和主战场目前都在广东。

  这一数字,与此前提到的“战略目标230家店”或者“三年万店”都还有不少差距。

  “现在的消费节奏,几万平的大卖场很难存活了。所以我们现在就要跑一个新的赛道,从超市和生活全品类这块。”上述国美超市相关负责人对红星资本局表示,并不担心国美电器会影响其他项目。

  “黄老板去和哪个大咖或者企业合作,对国美整体是好事。国美招牌还在,好的方面我们要利用,有风险的我们会更谨慎规避。”


产品图.jpg

赞 (0)
上一篇 2024年07月18日 13:19
下一篇 2024年07月18日 1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