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境电商“加速度”:深圳货代又“爆仓”了

1.jpeg

跨境电商市场的火爆,是深圳市2024年外贸“开门红”的直观体现。

  2024年春节过后,李天感觉自己的工作开启了“地狱”模式,“8106”(8点到公司,10点下班,每周上6天班)基本上成了他每周上班的常态。

  李天是深圳一家国际货运代理公司的市场经理。作为外贸领域的“中间商”,他的工作就是沟通上游的跨境电商,联系下游的物流企业及船东,将客户的货品按时运送到指定的国家。今年以来,来自跨境电商的订单增长速度超过了他的想象,其对接的北美与东南亚货运专线,更是在近一月里持续出现了“爆仓”现象。

  “通常来说跨境电商的销售高峰一般出现在下半年,公众节假日或者购物节较多的时候。一季度就出现爆仓是比较罕见的,现在来自国内多家海外电商平台的产品都在大量出货,很多商家甚至高价包机,仓位非常紧张,传统货、电商货都在挤。”李天告诉记者。

  “爆仓”是货运代理领域的一个术语,指物流仓位出现了严重供不应求的现象。据李天观察,今年以来生意较好的跨境电商主做品类大多较为细分,以小商品居多,售卖产品涵盖工具配件、家居生活、兴趣爱好等领域,其有一家客户最近刚在北美成交了一个大单,产品为“狗便袋”,需求对接过来的时候,李天都感觉难以置信,“快两吨的狗便袋,客户还说是小单”。

  而与李天同在深圳的曾文,今年也明显感受到了外贸订单需求的增多,其所在公司主做宠物用品,销售区域能够覆盖全球,但主做欧美电商市场,在刚刚过去的二月份,曾文所运营的亚马逊店铺单月GMV(总商品交易额)创下新高,较2022年同比有近两倍的增长。

  跨境电商市场的火爆,是深圳市2024年外贸“开门红”的直观体现。根据深圳海关最新发布的数据,2024年前两个月,深圳进出口达6751.8亿元,同比增长45%,规模创历史同期新高,进出口增速居全国前十大外贸城市首位;其中,出口4414.4亿元,同比增长53.1%。另据深圳市商务局发布的数据,2023年,深圳跨境电商进出口总额超3000亿元,同比增长75.2%。

  生意之所以“好做”,在跨境电商从业者看来,既有疫情全面放开后,从业者加速涌入,积极拓展市场的努力成果,更多的则是以SHEIN(南京希音电子商务公司旗下跨境电商平台)、TikTok(海外版抖音)、Temu(拼多多旗下跨境电商平台)、Shopee(知名跨境电商品牌)为代表的中国跨境电商平台,在海外“攻城掠地”,将“蛋糕”做大的结果。

  “很多客户今年都跑去做TikTok、Temu,品类合适的话,起量很猛,如果说有增长,那Temu它们应该就是发动机。”曾文跟记者说。

  跨境“蛋糕”做大

  一直以来,深圳都是我国的跨境电商重镇,从上游工厂制造到中游电商运营再到海外物流货运代理,作为过去几年外贸领域的新业态,跨境电商在深圳已经形成了一套完整的产业链。

  根据深圳跨境电商协会统计的数据,2023年深圳跨境电商进出口规模在全国跨境电商规模总量中占比超过12.6%,相关企业数量已超过15万家,在全球最大的跨境电商平台亚马逊上,有1/3的中国卖家来自深圳。

  曾文所在的企业也是其中之一。自2018年起,曾文便开始关注到宠物玩具这一品类的产品在海外所蕴含的商机,用他的话来说就是,“市场规模不小、毛利高、容易品牌化”。

  “宠物在欧美一些国家的客户眼里,是家庭成员,人家舍得给宠物花钱。”曾文告诉记者。

  他们所经销的宠物玩具品类有很多,例如磨牙棒、狗球、毛绒玩具,还包括诸如狗窝、狗便袋、狗毛刷等宠物用品,这类产品的特点是在珠三角非常好找代工厂生产,成本也不高,而转手到海外电商平台上,售价一般在5美元到20美元左右。

  据曾文粗略估算,今年前两个月,他所在的公司宠物玩具品类的总销售额翻了一到两倍。

  对于今年以来跨境电商的异常火爆,曾文感觉多少有一些意外。在他看来,以往海外市场出现销量爆发式增长的时间节点,主要在下半年,尤其是对于他们这种主要市场在欧美的电商来说,下半年的公众节假日、购物节等是促进销量增长的核心因素。

  看到年初以来的销量增长,曾文也没有想太多:“硬要找原因,只能说是海外经济加速复苏,所以消费多了。还有一点就是,欧美现在也流行起了‘平价消费’的热潮”。

  而在能够接触到更多品类跨境电商的李天看来,跨境电商行业近期的高增长离不开以SHEIN、TikTok、Temu、Shopee为代表的新兴平台,是它们共同将“蛋糕”做大了。

  “Temu现在发展非常快,很多商家今年都开始布局Temu这个渠道,很多通用品类里单价低的产品,都可以在上面找到市场,我今年初很多客户也都是做Temu的。”李天说。

  自2022年9月上线以来,拼多多旗下的海外电商平台Temu在境外进入到一个“激进”扩张的阶段,根据网站数据分析平台SimilarWeb发布的数据,在2023年美国增长最快的大型网站榜单中,Temu已位列第二。

  在Temu美国站首页,记者看到了五花八门的来自中国的商品,这些商品单价集中在1美元至15美元这一区间,大多数都是常见的居家用品,例如便携储能电池、行车记录仪、鞋柜、排插、充电宝、充电线等。记者浏览的一个床品四件套,更是达到了月销量10万件以上。值得注意的是,相较于传统的床品四件套,这件挂在Temu的产品主打的一大差异化卖点是“能防水”。

  “非常适合孩子们。更换起来非常容易,看起来也很好,还没试过它的防水效果,但我会在试过之后告诉你们,我肯定会再买更多。”一位美国消费者在该商品页面下如是评论。

  曾文在去年10月份左右开始布局Temu、TikTok等平台。他也注意到这些新兴平台存在的巨大增长潜力,不过他还是告诉记者:“对我们公司来说,现在Temu、TikTok这些平台量还比较小,基数低所以涨得快,核心还是海外市场的电商渗透率在进一步提高”。

  “海外市场较国内的模式一直都有滞后性,像红人带货、拼多多的平价模式等,在国内都是老套路了,但复制到海外,扩张起来就很快。”曾文告诉记者。

  华金证券在2024年2月28日发表的一份研报中亦指出,全球电商渗透率自2017年的10.4%提升至2023年的19.5%。分地区来看,当前全球主要国家电商零售渗透率相较中国(47%)仍有一定差距,未来具备较大提升空间。

  “我判断,最起码未来两年,跨境电商市场还会是蓝海。”曾文向记者表示。

  “多条腿走路”

  “跨境电商不仅是这两年在增长,一直以来都是如此,这是一个高速增长的行业,我在这个行业里有八年多了,我每年都看到很多卖家和品牌呈现大量增长。”肆玖科技有限公司CMO(首席营销官)何领告诉记者。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何领正在荷兰参加当地的一场消费电子展会。肆玖科技的主营产品是自研自造的DIY智能设备。“我们公司现在有智能刻字机、智能热压机、高分子膜材料、绘图软件、图形内容库等产品,主要瞄准的是海外市场的DIY文化。”何领说。

  在采访过程中,记者实际体验了肆玖科技开发的一款智能热压机:只需在电脑端的设计软件上将自己心仪的图案简单排布,下一秒即可通过该热压机印在诸如T恤、包包、帽子、杯子等物品上,创造一件属于自己的定制化产品。

  “我们的海外用户基本分为三类:第一类叫‘make money(赚钱)’,这是最大的一个用户群体,许多海外用户都是通过我们的机器自行设计生产了DIY物品后,再售卖赚钱。如果你是红人,拥有粉丝,那么你还可以设计一些专属的方案,你的粉丝会购买你的产品;第二类叫‘make happy(找乐)’,我们将其定位为纯手工爱好者,他们非常喜欢我们的DIY产品,并且愿意不断制作,通过DIY释放压力、表达自我、实现自我;第三类叫‘make friends(交朋友)’,DIY产品具有一定的社交属性和互动属性,有些人将其制作成礼物送给自己的情侣,有些父母会与孩子进行亲子互动,很能满足用户的情绪价值。”何领向记者解释说。

  记者了解到,肆玖科技的DIY设备主要销往欧美等DIY文化较为浓厚的国家,一些消费者甚至会在购买了DIY设备后,自己开设门店创业。何领告诉记者,目前肆玖科技旗下拥有两大自主品牌HTVRONT、LOKLiK(乐立克),累计服务了全球5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超1000万用户。

  “在国内还是比较难以想象的,因为国内的DIY文化有待培育,很多人刚开始都不太相信,做DIY设备能在海外有这么大的市场规模。”何领说。

  而谈及近年来公司产品出海增长的关键点,何领认为是“时势造英雄”,“由于我们的产品属性,疫情期间,我们的产品相较于疫情之前就有更大的爆发和增长。首先在疫情期间,大家都在家办公,不愿意出去。我们的产品本身就能满足大家在家的需求。在家里,他可以自己动手打发时间、消磨时间,也可以接单后通过这台机器自己在家里制作,还可以赚取一些钱”。

  李天则告诉记者,以往在深圳跨境电商领域,卖得好的品类主要以3C为主,但是自2023年起,以配饰、玩具、箱包、户外等赛道的细分品类亦开始加速增长。

  “很多人对跨境电商、外贸的认知还停留在很多年前,觉得应该是一些塑胶玩具、衣服、包包之类的,但去年到现在,我看到很多做得好的客户都是瞄准了通用品类里某个细分赛道,比如在家居领域,我有个客户去年卖移位器爆单了。”李天说。

  所谓家具移位器,是一个自带杠杆底部安装有万向轮的移动工具,在移动家具时,只要将该工具插入家具底部翘起,就可轻松实现搬移。根据李天的观察,近年来,从日常生活中的常见场景出发开发细分产品的电商越来越多。

  “出海的小商品也要有创新,这种创新不一定要有多高的技术含量,有些甚至可以称作‘小发明’,就比如床品四件套,加个防水功能,一下子就把用户吸引住了。”李天说。

  “跨境电商就是这样,物美价廉永远不会是核心优势,一定是产品满足了海外用户在特定市场、特定场景中的庞大需求。”曾文说。

  在采访过程中,李天还向记者分享了一个他印象很深的故事:“前年做日本线爆仓了,爆仓的都是便携储能,为什么?因为当时日本市场上有关于‘电能紧张’的传言,所有人都在抢便携储能设备。有时候做跨境电商,你永远不知道自己的产品会因为什么就大卖了”。

  在何领看来,目前大部分中国商品的出海主要依赖“性价比”,但想要在未来持续保持增长,需要建立起品牌和属于商家的独立路径。

  “我们以物美价廉为突破点,在这方面我们后端供应链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任何小产品在全球都有巨大的销量和需求。目前大部分跨境电商企业的发展路径都比较类似,一开始选择多平台、多品类经营,我们最初从事亚马逊业务,之后也选择了多平台分析和品类去做,最终发现DIY这个细分品类非常有潜力,便不断砍掉其余品类,专注在这条赛道上。”何领告诉记者。

  “Temu我们也在做,亚马逊之类的也在做,我们还有自己的电商平台和线下代理,这次在荷兰,目标之一也是寻找当地的线下代理,跨境出海一定要‘多条腿’走路。”何领说。


产品图.jpg

赞 (0)
上一篇 2024年05月26日 08:41
下一篇 2024年05月26日 08: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