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霸黄光裕打响指,国美坠落加速度

1.jpeg

入局元宇宙,转战直播,国美能否逆袭?

  鹏润大厦,曾经是亚洲单体最大的写字楼,如今,却显得有些老旧。

  5月16日下午3点,正是上班期间,却有一些中年男人陆陆续续地从大厦里进出,三五成群抽着烟,偶尔人群中会传来一阵笑声,马上又消散在弥漫的烟圈里。

  与业务繁忙时的脚不沾地相比,这些国美员工如今显得格外悠闲。

  有人提起了黄光裕两年前的那番豪言壮语,“希望通过我们的奋斗,我们的努力,力争用未来18个月的时间,使企业恢复原有的市场地位。”

  如今看来,这番踌躇满志倒像是自嗨——两年后的国美,不但没有再创辉煌,还深陷生存困境。

  2022年,国美预期亏损170亿-190亿之间,供应商欠款144亿,2023年转战直播观看人数却只有个位数…….

  比起国美的未来以及拉垮的数据,这些员工们,似乎更关心何时能够讨回欠薪。

  严重亏损、债务缠身、转型受阻、欠薪欠债,曾经的线下零售之王国美,气数已尽?

  绝望的讨薪,“摆烂”的员工

  每月25日,是国美的发薪日。 但直到5月20日,技术部门员工何平(化名)还没拿到3月的薪水。

  他曾和同事商量,一起再去讨薪,可是36层已经全部封锁。

  36层,曾是黄光裕及公司其他领导层的办公室所在地,象征着国美的至高权力,装修很是气派考究,一般员工也鲜少到此。

  “自从去年员工在36层讨薪后,老板和家人就搬了出去,门也上了锁,禁止普通员工随便出入。现在根本找不到老板。”何平有些无奈。

  煎熬了几个月,有的员工主动离开,还有一些员工不甘心,继续熬着等待欠薪到账。

  何平所在的工作小组,已经走了十几人,如今加上领导,总共只剩4人。

  曾经狼性的领导,如今已经彻底躺平。同事们随便应付完手头工作,既不用像过去那般精益求精,也不会追着下属说“deadline到了”,小组前所未有地一团和气。

  在大部分时间里,何平忙着投简历、聊微信、做兼职。

  这样的“宽松”,在过去的国美,不可想象。

  国美是崇尚狼性管控的公司,只要员工的个人手机号和公司内部通讯软件美办绑定,个人上网状态就会被严格监控。

  在国美,购物网站、娱乐网站被直接屏蔽,短视频APP也处于流量监控中,一旦某位员工使用流量超过公司限定最高值,立刻会有专人来请去谈话,可能还会被扣绩效。

  尽管少了管控高压,如今的何平,却陷入前所未有的焦虑之中。

  他只想要回欠薪赶紧走人。

  维权群,曾是他讨薪的根据地,聚拢着230多名被欠薪的国美员工。两三个月前,群里还相当热闹,每天都有人同步维权进度,发布维权材料,如今,群里鸦雀无声。

  “不管是仲裁还是诉讼,个人PK公司,还是太弱势了”,何平颇有些无奈。

  对簿公堂,国美很有经验。到了庭上抗辩环节,国美会派最好的律师上场。

  何平获悉,一位被裁同事索要赔偿金40万,最终判决的赔付额只有1万多。即使胜诉之后,也难以执行到位。

  “国美各业务条线都是独立运营,而且层层控股,和国美看起来八竿子打不着,即使员工胜诉,但是执行的公司是个空壳子,根本没有钱,胜诉也没有用。”何平解释。

  如今,大部分国美员工和前员工,已经对仲裁讨薪不抱太大希望。

  而大规模的裁员始于2021年11月,起头者是国美旗下的家装平台——打扮家。如今,打扮家员工人数从高峰时期的600人,被裁至不到30人;留下的人也被迫签订新的绩效协议。

  其中,浮动绩效比例提升至40%,固定薪资降到60%,而绩效线“高到没有员工能够着,你可以理解为变相降薪”。

  随后,第三波裁员又波及到了“真快乐”(原国美APP):2022年7月中延迟发薪,缓交社保公积金;7月底大刀阔斧裁员60%;8月份执行副总裁丁薇离职;11月底宣布,下月起只给员工上社保,不再发工资。

  彼时,愤怒的员工堵着高管讨薪,国美副总裁魏秋立称没钱,黄光裕则直接说员工讨薪“不要脸”,双方甚至发生了肢体冲突。

  此后,国美高管甚至建议员工向银行申请信用贷款,给自己发工资。

  虽然这场闹剧,最终以国美贷款1.5亿解决员工的欠薪问题收场,但仅仅过了4个月,国美又开始大规模欠薪。

  而在国美欠薪的同时,2022年,黄光裕和妻子杜鹃却疯狂套现数亿元。

  供应商欠款数百亿,融资计划再落空

  同样难逃欠债厄运的,还有国美的供应商。国美2022年中财报显示,其应付账款和票据期末余额为144.37亿元。

  早在2022年11月,国美已有两家子公司被判决支付欠款及违约金。先是国美通讯被判决支付货款1636.11万元及违约金;接着真快乐也被判决执行标的22.48万元。

  2022年12月29日晚间,国美零售在港交所发布公告称,国美电器于近日收到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通知,沈阳盛兴达厨卫用品有限公司等四家公司以国美电器不能清偿欠付货款为由,分别向法院提出对国美电器的破产清算申请。本次申请欠款金额470.6万元。

  如今,这些被欠款的供应商,已经成了国美高管和员工的“老熟人”。

  从去年11月到现在,每月都会有挂着维权条幅的面包车、举着牌子的供应商,游走在国美总部鹏润大厦前面的天择路上。

  只是,他们随身携带的大喇叭并无多少用武之地,犀利的口号一喊,极有可能招来城管和保安的驱赶。

  今年4月中旬,来自江苏淮安的一位供应商和同行三人,趁着一楼保安不注意偷偷溜上了楼。

  和对国美员工的硬气傲慢不同,面对来势汹汹的供应商,国美高管们通常躲着不见,只有中层硬着头皮赔笑脸。

  最终,上述一行人一无所获,只能悻悻离开。

  “进大厦还是很严的,需要门禁;如果忘带门禁需要出示美办(国美内部通讯APP)的个人主页,保安才会放你进去。后来,供应商混进来的事情比较少了。”一位国美员工告诉《财经故事荟》,“没想到前中国零售之王,成了老赖,让人唏嘘啊!”

  其实,国美沦落至此早有征兆。

  财报显示,从2017年开始,国美营业额掉头向下,之后连年亏损。

  曾被视为救星的黄光裕,重新掌舵的这两年,国美更是每况愈下——营收大跌,亏损大增,2016年亏损只有5000万,到2021年已达47.7亿。2022年国美预期亏损在170亿元~190亿元之间,同比翻3-4倍。

  2023年3月31日,因2022年财报无法如约发布,国美不得不暂时停牌。

  不妨类比一下京东,过去五年间,京东的营收从3623亿元飙升9516亿元,国美与京东的差距也从3倍提升至20倍。

  曾几何时,国美还能傲视京东——2010年,京东年营收在102亿元,国美409亿元,京东亏损8亿,国美盈利20个亿,轻松占上风。

  与国美同病相怜的还有老对手苏宁易购。

  年营收从2016年的1487亿到2019年顶峰时2692亿,再到2022年的714亿,它的业绩数据就像过山车,盈利也从7亿到133亿再到2022年亏损38亿。

  传统卖场的这对老对手斗了这么多年,没想到在此刻成为难兄难弟。

  其实,国美也曾尝试过自救。

  去年8月,北京市政府介入过国美的资产重组,内部召开了两次联合债权人会议。但是重组方案各方难以达成一致,贷款展期与新增授信等谈判均推进艰难。

  今年初,坊间又传出国美要向厦门建发集团融资100亿元,作为封闭资金,支持业务运营。

  但有业内人士透露,建发内部反馈并不积极。

  融资事宜一拖再拖,欠债矛盾接连不断,国美已经“摇摇欲坠”。

  入局元宇宙,转战直播,能否逆袭?

  想要突破重围,国美除了背水一战,别无他法。

  “命悬一线”的黄光裕决定赌上一把:错过了web2.0的流量争夺,他把宝压在web3.0的元宇宙上。

  故事似乎很有想象力——电器的使用场景、消费场景与元宇宙的沉浸感、临场感的理念比较契合,国美希望通过元宇宙寻求突破。

  2022年7月,国美把真快乐APP作为元宇宙功能试验点,如今,9个月倏然已过,元宇宙项目却悄无声息。

  回想项目立项之初,国美也曾信心满满。

  2022年6月,元宇宙业务负责人“光临”到任。这位曾供职于北京维阿时代科技有限公司(灵镜VR),在阿里巴巴担任过高级运营经理、优酷土豆的执行制片人的新帅,很快和团队梳理出了国美的元宇宙业务:元宇宙世界、元宇宙电商、数字人、虚拟偶像、数字藏品、NFT、区块链,符合国美一贯“大而全”的豪气风格。

  “元宇宙处于探索和试验阶段,没几个人真正懂。做出来的东西不能用不好用,更像是为了炒作概念抬升股价。”参与过项目研发的国美内部人士告诉《财经故事荟》。

  “国美内部喜欢赛马,不止一个团队在做元宇宙,谁成功用谁的。最后比来比去,没有一个可量化的成果,还浪费了资源。”

  旁观者看得很清楚,市场也很快给了答案。国美效仿的互联网大厂,已经纷纷从元宇宙撤退,没钱没技术的国美,概念没能炒起来,只好黯然收兵。

  元宇宙折戟之后,国美又寄希望于直播带货来自救。

  《财经故事荟》发现,在国美的抖音官方直播账号“国美真选”里,主播在热情叫卖,但实时观看人数仅有个位数。

  去年11月,国美电器宣布直播带货时,直播主阵地一度放在了自家平台——真快乐APP上。

  首场直播由国美现任董事长黄秀虹出镜,最终吸引了12.6万人围观,也引来了一批“追债者”旁观,“不退款不发货”“拖欠工资”时不时地出现在直播间屏幕上。

  但12.6万的数据,其实水分不少,内部人士向《财经故事荟》透露,“直播更像是一场内部团建,员工和亲友团基本占了直播间流量的70%以上,围观的不少,下单的很少。”

  更多的直播,则是由全国各地门店主导,大部分直播间观看人数只有几十人,直播间搭建得也很不专业:

  比如,直播场地一般选在商场内部;很多直播间灯光昏暗;主播也基本都是柜台的导购员,在直播节奏的把控上和产品介绍上没有章法;有的直播间还会传出嘈杂的背景音……

  这样的直播氛围很难激发人的购买欲;看不到销量的员工,动力也难持续。

  或许是意识到真快乐APP的流量短板,国美从今年4月开始,将直播主阵地转战到抖音、快手平台上,又搭建了团队,直播间专业度有了,但数据依然惨淡。

  为吸引更多员工加入直播队伍,国美内部发布了相应的直播管理细则,包括:

  公司提供直播场地和设备;

  直播推手员能拿到1%的佣金;

  不少员工的月度绩效考核,也与直播绑定在一起,根据每场直播得分给予员工相应的奖金激励,其中实付金额占比最高达到40%,其余的得分点由观看人数、观看时长以及下单率等要素组成。

  现金奖励起了作用。随后,国美各地门店也开启了直播。上海普陀区某门店市场负责人吴先生说,一场50万的直播销售额曾点燃过他的斗志,但是更多时候,直播间惨淡的数据让他们看不到希望。

  欠薪欠款,融资未成,国美前景难见气色。但穷了庙宇,却不穷和尚——港交所文件显示,黄光裕及其实际控制的持股平台2022以年来对国美零售大举减持。其中,黄光裕及其配偶杜鹃的持股比例由2022年1月24日的59.94%骤降至披露的39.19%,累计减持股份62.35亿股。

  经粗略估算,黄光裕及其控制的持股平台当年内通过减持国美零售套现金额多达数亿元。

  这是被欠薪几万的何平,难以想象的宏大数字,“这条大船已经沉了,但船长却先跑了”。


产品图.jpg

赞 (0)
上一篇 2024年04月15日 04:20
下一篇 2024年04月15日 04: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