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年难遇口罩奇观:机器从10万涨至200万 日产80万只依然秒光

不在意价格,不在意品牌, 只要有货,就能秒光——这种市场经济下极其少见的“奇观”,在当下的口罩行业几乎每天都在发生。

17年难遇口罩奇观:机器从10万涨至200万 日产80万只依然秒光

记 者 | 付艳翠

编 辑 | 吴晋娜

2003年,SARS爆发,一罩难求。17年后,行情再现: 突如其来的疫情,让口罩行业瞬间“发烧”。

不在意价格,不在意品牌, 只要有货,就能秒光——这种市场经济下极其少见的“奇观”,在当下的口罩行业几乎每天都在发生。

不管公司业务是什么, 是医疗还是服装,不管供应链是什么,是自营生产还是从别处采购,只要有口罩现货, 根本不必担心有价无市 或者无价 无市 。于是,一批创业者纷纷跨界,跳入口罩蓝海, 大部分赚 得盆满钵满。

一名服装工厂创业者告诉铅笔道, 疫情前期,他及时转型 生产口罩,如今账户上的现金是此前的好几倍,达到了“历史巅峰”。 直到现在,这家工厂日产80万的口罩订单还是“秒没”,老板忙得要直接住到厂里监督生产。

另一名医疗器械创业者向铅笔道透露,疫情发端后,他果断 扩大了 之前只是作为辅助的口罩销售业务。 为了向厂商拿到货,公司不但愿意直接付全款,并且直接开车到厂里提货,即使看不到货也愿意先付款。 即便如此,公司现在还是无货可卖,因为上游工厂也因为遭遇原材料短缺而停产了。

多名创业者告诉铅笔道, 虽然现在国内疫情已经平稳,市场也逐渐有序,但行业乱像还是依然存在,口罩行业的坑越来越多,越来越深。

口罩的原材料熔喷布,涨价近20倍;工厂原材料到手了,却发现与发来样品不一样;一台口罩机的价格从制造商到口罩工厂,一层层的从10多万被炒到100-200万;动辄喊价3万以上的口罩调试业务也成了抢手生意……

拐点何时到来? 悲观者认为,行业 赚快钱的风潮已经过去。 虽然有的创业者还是业务繁忙,忙得不亦乐乎,但也做好了疫情过后回归本行的准备。

也有不少创业者认为,现在就考虑转型才是傻子。因为全球疫情的影响还会继续,各国对口罩进口都出台了利好政策。 在口罩行业中,不管是做经销商、口罩代理,还是做工厂,依旧值得入局,口罩淘金时代还没有过去。

战疫60天 口罩厂忙疯

“实在对不住,最近都忙疯了,几乎快要住到工厂里。”在不断因为要见客户、盯生产线等原因更换采访时间后,在晚上11点多,陆谦总算得到些空闲,抽出20分钟的空档接受铅笔道的采访。

1月下旬左右,疫情开始受到大范围关注,各路媒体也都在普及,戴口罩是阻断病毒人际传播的最好方法之一。然而因为临近年关,此时大量口罩工厂也是处于停工停产状态的。陆谦此前是一家服装厂负责人,他看到当时出现的“口罩商机”,在春节期间就决定一头扎进来,开始筹备建口罩厂。

近两个月时间,他经历了这场暴富游戏的完整周期。

1月25日筹备建无菌生产线,2月中旬开始购置生产机器、原材料、办理资质等,一系列动作下来,陆谦花了不到1个月时间。作为入局比较早的那批创业者,陆谦工厂的口罩日产量一路从3万,涨到6万、10万、20万、50万。到现在,其工厂的日产量能已经达到80万。

与此同时,经过不断努力,国内口罩的产能也在短时间内得到了大幅度提升。据国家发展改革委信息显示,截至2月29日,包括普通口罩、医用口罩、医用N95口罩在内,全国口罩日产能达到1.1亿只,日产量达到1.16亿只。 行业人士判断,如今全国的口罩日产能或已达2亿左右。

“但即使这样,我们的订单也一直不断。”陆谦透露,口罩依旧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他已经又花高价买到5台机器,准备早点将日产量提升到100万,甚至更多。

陆谦坦言,中国疫情虽然到后半场,但囤积口罩,已经成为国民习惯。他判断,在中国,作为疫情消费品的口罩,市场还远达不到饱和状态,“我身边就有不少消费者,看到口罩,就忍不住买一些囤着。”

事实确实如此,战疫60余天,随着全球疫情的发展,口罩行业依旧火爆。

从事体温计、温湿度测量的医疗器械公司“秒秒测”创始人梁于阳向铅笔道透露,3个星期前,一直给他供应医疗口罩的工厂,就已经没有多余口罩给其供应了。

秒秒测是小米生态链企业,作为医疗器械公司,在疫情之前,其也从事售卖口罩的业务,只是与体温计等业务不同。公司口罩业务并没有生产线,而是通过供应链的方式供货。

“疫情刚开始,我们还有一些口罩库存,当时处于‘一罩难求’的境况,公司的库存才上线就被抢光了。”谈到疫情下的口罩行业,梁于阳至今仍觉得疯狂。毕竟此前他公司口罩业务并不赚钱,在公司年会上,口罩都是作为人人有份儿的奖品发放给员工。而疫情之后,即便他有相熟的口罩工厂,口罩的供应依旧很难。

梁于阳透露,此前,公司向口罩厂订货,都是支付一半订金,口罩往往到位一个月后,公司才将另一半货款支付给对方。 但现在,口罩厂根本不缺客户,都是公司先将50万货款给到对方,看对方能有多少多余口罩就给我们多少口罩。“货款稍微不够我们也是秒打款。”

但即便这样,工厂后来也没有余力将多余的口罩给到他。梁于阳回忆,一开始工厂可能也有些库存材料和口罩,厂商还能给他供应一些。但渐渐地,厂商就需要每天沟通,且需要他将卡车开到工厂外等着,才能得到一些货物。渐渐的,因为原材料不足,能拿到口罩间隔的时间也越来越长。最后,对方甚至告诉他,因为原材料短缺,厂商也停产了。

现在,梁于阳已经暂停了口罩业务,专心从事体温计及其它能够自我控制供应链的业务。

口罩乱象:原材料涨价20倍

抢手的口罩,也衍生出行业里一系列乱象。

最直观的是口罩的原材料供应不上。以熔喷布为例,它是用来做口罩中间的过滤层,隔绝病毒、飞沫的材料。但也因为其制作麻烦,需要借助高速热气流喷吹,形成的细纤维,产量有限,成为抢手货。

据悉,此前,熔喷布的价格是不到2万块一吨,但随着行业火热,原材料紧缺,其价格已经达到35万到40万之间,涨价近20倍。

“价钱乱象还好说,行业甚至出现骗局和假货。” 陆谦向铅笔道透露,他就遇到过,将款打给对方,对方却不见音信的事情。甚至,他还遇到过一次,原材料倒是给他发到手了,但却和样品发过来的不一样。

“听说,有行业内人士最近在网络上有人声称从土耳其、俄罗斯进口熔喷布,而且价格较低。但俄罗斯只能做低价的SMS无纺布,相当于是一种替代品。”陆谦坦言,口罩行业虽然经历一段时间“暴利期”,但“坑儿”太多了。

上述创始人梁于阳也向铅笔道透露,他联系的工厂负责人告诉他,因为行业里已经乱成“一锅粥”,对方根本不敢要来路不明的熔喷布。

梁于阳解释,3月初工厂和他说缺原材料时,他就和工厂说,由他给工厂搞来熔喷布,希望对方生产之后可以多卖给他一些口罩。但通过沟通,对方明确告诉他,工厂只敢要政府调来的原材料生产,然后把产品提供给政府。

此外,除了倒买倒卖口罩原材料外,倒卖口罩机也成为疫情期间的一种常见现象。

不仅五菱、比亚迪、富士康、OPPO、vivo、海尔、美的、格力纷纷入局口罩行业,区块链矿商、服装厂、电子烟厂商们也在转型生产口罩,这使得口罩机成为抢手货。

一位今年2月中旬才入局口罩行业的创业者李信直言,由于需求量大而产量小,平日里价格只要十几万元的口罩机价格开始暴涨,价格最高的时候,一台机器被炒到了上百万甚至两百万元。

李信表示,在刚刚入局时,好不容易才弄到2台口罩机,就花费他100多万。 他透露,这样还算幸运的,“我认识个朋友,他在预定口罩设备厂预定了几台口罩机,2月份下单,说是3月份交货,但每台价格都被对方涨了10万才到手。”

陆谦补充道,口罩机确实难搞,他听说,现在有企业就算钱付过去了,人没有去盯着,可能拿机子时间就变得遥遥无期了。

“口罩机就算了,现在市场还有一些专门提供付费调试服务的团队。” 陆谦表示,口罩机到手也不见得就能正常生产口罩,需要师傅不断调试,不然生产出来的口罩,不是鼻梁条那里的金属不居中,就是口罩耳带出现长短不一的问题。由于调试难度较大,口罩厂又耽误不起,一些团队就趁机提价。

据悉,网络上甚至报出10万元调试一天的服务价格。不过陆谦表示,他身边遇到的价格没那么高,但也听说有工厂花3万请过。

拐点已至?

疫情一天不去,口罩一天不可少。

但不可否认,市场上,口罩价格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下降。在3月初原本15元/只左右的一次性KN95防护口罩,降到了9元/只左右,而工厂出货价已经降到了7元以内。普通的一次性防护口罩价格,从此前的3元/只左右,降到了出厂价1.1元/只左右。

因此,口罩行业是否还值得入局,成为值得行业人士深思的问题。

不少人对于口罩市场还是持悲观态度。李信表示,现在口罩行业已经出现口罩的产能高峰,接下来的需求主要是在海外。“才开始入局的厂商,从获得资质,到购买口罩机、原材料,再到正式生产,至少需要1个月的时间,但这一个月的口罩市场走向谁也说不准。”

他表示,国内疫情基本结束了,口罩行业赚快钱的风潮已经过去。因此,现在入局口罩行业显然已经错过了时机。

李信举例,他认识的一个曾经的口罩行业原材料经销商,曾在3月初花高价买到口罩机,打算自己生产口罩,但直到现在,口罩机的调试也不理想。“口罩没生产出来,估计赔了不少。”

创业者梁于阳也不打算在这个“风口”去下猛力气于口罩业务。他表示,现在几乎所有人都在盯着口罩业务,不仅原材料难找,也乱得厉害。而且,现在口罩行业还没下跌,是因为国外疫情也需要,但随着疫情的好转,口罩未来的销量肯定下跌严重。

对于疫情之后,会不会就此转型做口罩行业?陆谦也坦言,虽然靠着及时转型做口罩,公司账户上的钱已经达到过去峰值的几倍,但他还是会“见好就收”。“毕竟服装才是我的主业,疫情之后,口罩肯定不是主要用品了,而压抑后的服装需求,相信会有回升。”

当然,也有不少创业者坚信,口罩行业依旧值得入局。

疫情期间,帮朋友免费对接口罩资源的创业者李明就是其中一员,他以前是一家电商特卖平台的创始人,认识一些海外供应链资源,所以就帮朋友企业免费对接。

“那时候国内口罩紧俏,口罩都被征用了,企业保障基本靠进口,就免费帮几个朋友企业对接了买手。现在也有些后悔,当时应该收点费。”说到这,李明也有点“后悔”,不过他表示,他已经准备注册一家医疗公司,由家里帮忙管理。

另一位行业人士王伟也表示,最近经常听说有人入局口罩行业。“很多人选择做经销商、口罩代理、做工厂,不过没听说有人现在就退出转型的。”

王伟坦言,“现在转型的才是傻子。”毕竟多个国家口罩价格疯涨的消息不断传出,且有不少国家已放宽对口罩的进口政策。

事实确实如此,媒体报道称,在美国5只装的口罩售价涨至149美元(约合人民币1059.39元,即单只价格约为212元),并且多家药店缺货;在意大利,口罩的单价也从10分欧元长到10欧元;而西班牙药店中,一枚FFP2型口罩(欧盟标准下的N95口罩)售价已高达300欧元,约合人民币2200元。

此外,3月17日,韩国企划财政部针对进口口罩和口罩核心原材料暂停征收关税,免税期截止6月底。3月20日,法国宣布,将从中国等国家扩大口罩进口;更早之前,美国宣布取消进口的100多种医疗产品的费用,包括口罩、消毒湿纸巾和手套等。

正如陆谦所言,“疫情之下,子弹还能飞一会。”

相关推荐

Array
(
    [id] => 4053
    [cid] => 1
    [scid] => 
    [ucid] => 0
    [pid] => 0
    [sortnum] => 1585128920
    [title] => 17年难遇口罩奇观:机器从10万涨至200万 日产80万只依然秒光
    [stitle] => 
    [clink] => 
    [url] => http://www.lankeji.com/article.php?id=4053
    [source] => 铅笔道
    [author] => 
    [editor] => qihaoran
    [userid] => 2
    [haspic] => 1
    [pic] => Array
        (
            [src] => 2020/03-25/17/a543f82d7fee5ae48ed52fa6c22ec1f9.png
            [url] => http://www.lankeji.com/res/2020/03-25/17/a543f82d7fee5ae48ed52fa6c22ec1f9.png
        )

    [mpic] => Array
        (
        )

    [spic] => Array
        (
        )

    [keywords] => 
    [tags] => 口罩
    [description] => 不在意价格,不在意品牌, 只要有货,就能秒光——这种市场经济下极其少见的“奇观”,在当下的口罩行业几乎每天都在发生。
    [related] => 
    [pubdate] => 1585128920
    [postime] => 1585128920
    [tpl] => 
    [hits] => Array
        (
            [script] => http://www.lankeji.com/public/api.php?app=article&do=hits&cid=1&id=4053
            [count] => 4
            [today] => 4
            [yday] => 0
            [week] => 4
            [month] => 4
        )

    [hits_today] => 4
    [hits_yday] => 0
    [hits_week] => 4
    [hits_month] => 4
    [favorite] => 0
    [comments] => 0
    [good] => 0
    [bad] => 0
    [creative] => 0
    [chapter] => 0
    [weight] => 1585128920
    [markdown] => 0
    [mobile] => 0
    [postype] => 1
    [status] => 1
    [appid] => 1
    [iurl] => Array
        (
            [href] => http://www.lankeji.com/article.php?id=4053
            [pageurl] => http://www.lankeji.com/article.php?id=4053&p={P}
            [desktop] => Array
                (
                    [url] => http://www.lankeji.com/article.php?id=4053
                    [pageurl] => http://www.lankeji.com/article.php?id=4053&p={P}
                )

            [mobile] => Array
                (
                    [url] => http://www.lankeji.com/article.php?id=4053
                    [pageurl] => http://www.lankeji.com/article.php?id=4053&p={P}
                )

            [url] => http://www.lankeji.com/article.php?id=4053
        )

    [pics] => Array
        (
            [0] => https://x0.ifengimg.com/res/2020/79DCE38DAC8C4A33A71554CCE923AA67233F134C_size57_w1080_h720.jpeg
        )

    [body] => 

17年难遇口罩奇观:机器从10万涨至200万 日产80万只依然秒光

记 者 | 付艳翠

编 辑 | 吴晋娜

2003年,SARS爆发,一罩难求。17年后,行情再现: 突如其来的疫情,让口罩行业瞬间“发烧”。

不在意价格,不在意品牌, 只要有货,就能秒光——这种市场经济下极其少见的“奇观”,在当下的口罩行业几乎每天都在发生。

不管公司业务是什么, 是医疗还是服装,不管供应链是什么,是自营生产还是从别处采购,只要有口罩现货, 根本不必担心有价无市 或者无价 无市 。于是,一批创业者纷纷跨界,跳入口罩蓝海, 大部分赚 得盆满钵满。

一名服装工厂创业者告诉铅笔道, 疫情前期,他及时转型 生产口罩,如今账户上的现金是此前的好几倍,达到了“历史巅峰”。 直到现在,这家工厂日产80万的口罩订单还是“秒没”,老板忙得要直接住到厂里监督生产。

另一名医疗器械创业者向铅笔道透露,疫情发端后,他果断 扩大了 之前只是作为辅助的口罩销售业务。 为了向厂商拿到货,公司不但愿意直接付全款,并且直接开车到厂里提货,即使看不到货也愿意先付款。 即便如此,公司现在还是无货可卖,因为上游工厂也因为遭遇原材料短缺而停产了。

多名创业者告诉铅笔道, 虽然现在国内疫情已经平稳,市场也逐渐有序,但行业乱像还是依然存在,口罩行业的坑越来越多,越来越深。

口罩的原材料熔喷布,涨价近20倍;工厂原材料到手了,却发现与发来样品不一样;一台口罩机的价格从制造商到口罩工厂,一层层的从10多万被炒到100-200万;动辄喊价3万以上的口罩调试业务也成了抢手生意……

拐点何时到来? 悲观者认为,行业 赚快钱的风潮已经过去。 虽然有的创业者还是业务繁忙,忙得不亦乐乎,但也做好了疫情过后回归本行的准备。

也有不少创业者认为,现在就考虑转型才是傻子。因为全球疫情的影响还会继续,各国对口罩进口都出台了利好政策。 在口罩行业中,不管是做经销商、口罩代理,还是做工厂,依旧值得入局,口罩淘金时代还没有过去。

战疫60天 口罩厂忙疯

“实在对不住,最近都忙疯了,几乎快要住到工厂里。”在不断因为要见客户、盯生产线等原因更换采访时间后,在晚上11点多,陆谦总算得到些空闲,抽出20分钟的空档接受铅笔道的采访。

1月下旬左右,疫情开始受到大范围关注,各路媒体也都在普及,戴口罩是阻断病毒人际传播的最好方法之一。然而因为临近年关,此时大量口罩工厂也是处于停工停产状态的。陆谦此前是一家服装厂负责人,他看到当时出现的“口罩商机”,在春节期间就决定一头扎进来,开始筹备建口罩厂。

近两个月时间,他经历了这场暴富游戏的完整周期。

1月25日筹备建无菌生产线,2月中旬开始购置生产机器、原材料、办理资质等,一系列动作下来,陆谦花了不到1个月时间。作为入局比较早的那批创业者,陆谦工厂的口罩日产量一路从3万,涨到6万、10万、20万、50万。到现在,其工厂的日产量能已经达到80万。

与此同时,经过不断努力,国内口罩的产能也在短时间内得到了大幅度提升。据国家发展改革委信息显示,截至2月29日,包括普通口罩、医用口罩、医用N95口罩在内,全国口罩日产能达到1.1亿只,日产量达到1.16亿只。 行业人士判断,如今全国的口罩日产能或已达2亿左右。

“但即使这样,我们的订单也一直不断。”陆谦透露,口罩依旧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他已经又花高价买到5台机器,准备早点将日产量提升到100万,甚至更多。

陆谦坦言,中国疫情虽然到后半场,但囤积口罩,已经成为国民习惯。他判断,在中国,作为疫情消费品的口罩,市场还远达不到饱和状态,“我身边就有不少消费者,看到口罩,就忍不住买一些囤着。”

事实确实如此,战疫60余天,随着全球疫情的发展,口罩行业依旧火爆。

从事体温计、温湿度测量的医疗器械公司“秒秒测”创始人梁于阳向铅笔道透露,3个星期前,一直给他供应医疗口罩的工厂,就已经没有多余口罩给其供应了。

秒秒测是小米生态链企业,作为医疗器械公司,在疫情之前,其也从事售卖口罩的业务,只是与体温计等业务不同。公司口罩业务并没有生产线,而是通过供应链的方式供货。

“疫情刚开始,我们还有一些口罩库存,当时处于‘一罩难求’的境况,公司的库存才上线就被抢光了。”谈到疫情下的口罩行业,梁于阳至今仍觉得疯狂。毕竟此前他公司口罩业务并不赚钱,在公司年会上,口罩都是作为人人有份儿的奖品发放给员工。而疫情之后,即便他有相熟的口罩工厂,口罩的供应依旧很难。

梁于阳透露,此前,公司向口罩厂订货,都是支付一半订金,口罩往往到位一个月后,公司才将另一半货款支付给对方。 但现在,口罩厂根本不缺客户,都是公司先将50万货款给到对方,看对方能有多少多余口罩就给我们多少口罩。“货款稍微不够我们也是秒打款。”

但即便这样,工厂后来也没有余力将多余的口罩给到他。梁于阳回忆,一开始工厂可能也有些库存材料和口罩,厂商还能给他供应一些。但渐渐地,厂商就需要每天沟通,且需要他将卡车开到工厂外等着,才能得到一些货物。渐渐的,因为原材料不足,能拿到口罩间隔的时间也越来越长。最后,对方甚至告诉他,因为原材料短缺,厂商也停产了。

现在,梁于阳已经暂停了口罩业务,专心从事体温计及其它能够自我控制供应链的业务。

口罩乱象:原材料涨价20倍

抢手的口罩,也衍生出行业里一系列乱象。

最直观的是口罩的原材料供应不上。以熔喷布为例,它是用来做口罩中间的过滤层,隔绝病毒、飞沫的材料。但也因为其制作麻烦,需要借助高速热气流喷吹,形成的细纤维,产量有限,成为抢手货。

据悉,此前,熔喷布的价格是不到2万块一吨,但随着行业火热,原材料紧缺,其价格已经达到35万到40万之间,涨价近20倍。

“价钱乱象还好说,行业甚至出现骗局和假货。” 陆谦向铅笔道透露,他就遇到过,将款打给对方,对方却不见音信的事情。甚至,他还遇到过一次,原材料倒是给他发到手了,但却和样品发过来的不一样。

“听说,有行业内人士最近在网络上有人声称从土耳其、俄罗斯进口熔喷布,而且价格较低。但俄罗斯只能做低价的SMS无纺布,相当于是一种替代品。”陆谦坦言,口罩行业虽然经历一段时间“暴利期”,但“坑儿”太多了。

上述创始人梁于阳也向铅笔道透露,他联系的工厂负责人告诉他,因为行业里已经乱成“一锅粥”,对方根本不敢要来路不明的熔喷布。

梁于阳解释,3月初工厂和他说缺原材料时,他就和工厂说,由他给工厂搞来熔喷布,希望对方生产之后可以多卖给他一些口罩。但通过沟通,对方明确告诉他,工厂只敢要政府调来的原材料生产,然后把产品提供给政府。

此外,除了倒买倒卖口罩原材料外,倒卖口罩机也成为疫情期间的一种常见现象。

不仅五菱、比亚迪、富士康、OPPO、vivo、海尔、美的、格力纷纷入局口罩行业,区块链矿商、服装厂、电子烟厂商们也在转型生产口罩,这使得口罩机成为抢手货。

一位今年2月中旬才入局口罩行业的创业者李信直言,由于需求量大而产量小,平日里价格只要十几万元的口罩机价格开始暴涨,价格最高的时候,一台机器被炒到了上百万甚至两百万元。

李信表示,在刚刚入局时,好不容易才弄到2台口罩机,就花费他100多万。 他透露,这样还算幸运的,“我认识个朋友,他在预定口罩设备厂预定了几台口罩机,2月份下单,说是3月份交货,但每台价格都被对方涨了10万才到手。”

陆谦补充道,口罩机确实难搞,他听说,现在有企业就算钱付过去了,人没有去盯着,可能拿机子时间就变得遥遥无期了。

“口罩机就算了,现在市场还有一些专门提供付费调试服务的团队。” 陆谦表示,口罩机到手也不见得就能正常生产口罩,需要师傅不断调试,不然生产出来的口罩,不是鼻梁条那里的金属不居中,就是口罩耳带出现长短不一的问题。由于调试难度较大,口罩厂又耽误不起,一些团队就趁机提价。

据悉,网络上甚至报出10万元调试一天的服务价格。不过陆谦表示,他身边遇到的价格没那么高,但也听说有工厂花3万请过。

拐点已至?

疫情一天不去,口罩一天不可少。

但不可否认,市场上,口罩价格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下降。在3月初原本15元/只左右的一次性KN95防护口罩,降到了9元/只左右,而工厂出货价已经降到了7元以内。普通的一次性防护口罩价格,从此前的3元/只左右,降到了出厂价1.1元/只左右。

因此,口罩行业是否还值得入局,成为值得行业人士深思的问题。

不少人对于口罩市场还是持悲观态度。李信表示,现在口罩行业已经出现口罩的产能高峰,接下来的需求主要是在海外。“才开始入局的厂商,从获得资质,到购买口罩机、原材料,再到正式生产,至少需要1个月的时间,但这一个月的口罩市场走向谁也说不准。”

他表示,国内疫情基本结束了,口罩行业赚快钱的风潮已经过去。因此,现在入局口罩行业显然已经错过了时机。

李信举例,他认识的一个曾经的口罩行业原材料经销商,曾在3月初花高价买到口罩机,打算自己生产口罩,但直到现在,口罩机的调试也不理想。“口罩没生产出来,估计赔了不少。”

创业者梁于阳也不打算在这个“风口”去下猛力气于口罩业务。他表示,现在几乎所有人都在盯着口罩业务,不仅原材料难找,也乱得厉害。而且,现在口罩行业还没下跌,是因为国外疫情也需要,但随着疫情的好转,口罩未来的销量肯定下跌严重。

对于疫情之后,会不会就此转型做口罩行业?陆谦也坦言,虽然靠着及时转型做口罩,公司账户上的钱已经达到过去峰值的几倍,但他还是会“见好就收”。“毕竟服装才是我的主业,疫情之后,口罩肯定不是主要用品了,而压抑后的服装需求,相信会有回升。”

当然,也有不少创业者坚信,口罩行业依旧值得入局。

疫情期间,帮朋友免费对接口罩资源的创业者李明就是其中一员,他以前是一家电商特卖平台的创始人,认识一些海外供应链资源,所以就帮朋友企业免费对接。

“那时候国内口罩紧俏,口罩都被征用了,企业保障基本靠进口,就免费帮几个朋友企业对接了买手。现在也有些后悔,当时应该收点费。”说到这,李明也有点“后悔”,不过他表示,他已经准备注册一家医疗公司,由家里帮忙管理。

另一位行业人士王伟也表示,最近经常听说有人入局口罩行业。“很多人选择做经销商、口罩代理、做工厂,不过没听说有人现在就退出转型的。”

王伟坦言,“现在转型的才是傻子。”毕竟多个国家口罩价格疯涨的消息不断传出,且有不少国家已放宽对口罩的进口政策。

事实确实如此,媒体报道称,在美国5只装的口罩售价涨至149美元(约合人民币1059.39元,即单只价格约为212元),并且多家药店缺货;在意大利,口罩的单价也从10分欧元长到10欧元;而西班牙药店中,一枚FFP2型口罩(欧盟标准下的N95口罩)售价已高达300欧元,约合人民币2200元。

此外,3月17日,韩国企划财政部针对进口口罩和口罩核心原材料暂停征收关税,免税期截止6月底。3月20日,法国宣布,将从中国等国家扩大口罩进口;更早之前,美国宣布取消进口的100多种医疗产品的费用,包括口罩、消毒湿纸巾和手套等。

正如陆谦所言,“疫情之下,子弹还能飞一会。”

[subtitle] => [page] => Array ( [pn] => 1 [total] => 1 [count] => 1 [current] => 1 [nav] => [url] => http://www.lankeji.com/article.php?id=4053 [pageurl] => http://www.lankeji.com/article.php?id=4053&p={P} [text] => [args] => [first] => 1 [last] => 1 [end] => 1 ) [PAGES] => [tags_fname] => 口罩 [tags_array] => Array ( [0] => Array ( [id] => 594 [cid] => 3 [tcid] => 0 [pid] => 0 [tkey] => kou-zhao [title] => 口罩 [name] => 口罩 [field] => tags [rootid] => 0 [seotitle] => [subtitle] => [keywords] => [description] => [related] => [editor] => [userid] => 2 [haspic] => 0 [pic] => Array ( ) [bpic] => Array ( ) [mpic] => Array ( ) [spic] => Array ( ) [url] => http://www.lankeji.com/tag.php?id=594 [tpl] => [weight] => 0 [clink] => [sortnum] => 0 [pubdate] => 1585128967 [postime] => 1579659854 [hits] => Array ( [script] => http://www.lankeji.com/public/api.php?app=tag&do=hits&cid=3&id=594 [count] => 3 [today] => 3 [yday] => 0 [week] => 3 [month] => 3 ) [hits_today] => 3 [hits_yday] => 0 [hits_week] => 3 [hits_month] => 3 [count] => 7 [comments] => 0 [favorite] => 0 [good] => 0 [bad] => 0 [creative] => 0 [postype] => 0 [status] => 1 [appid] => 3 [category] => Array ( [cid] => 3 [rootid] => 0 [pid] => 0 [appid] => 1 [userid] => 0 [creator] => [name] => 电商零售 [subname] => [title] => [keywords] => [description] => [dir] => dianshanglingshou [url] => http://www.lankeji.com/category.php?cid=3 [pic] => Array ( ) [mpic] => Array ( ) [spic] => Array ( ) [htmlext] => .html [rule] => Array ( [index] => /{CDIR}/ [list] => /{CDIR}/index_{P}{EXT} [article] => /{CDIR}/{YYYY}/{MM}{DD}/{ID}{EXT} [tag] => /{CDIR}/t-{TKEY}{EXT} ) [template] => Array ( [index] => {iTPL}/category.index.htm [list] => {iTPL}/category.list.htm [article] => {iTPL}/article.htm [tag] => {iTPL}/tag.htm ) [count] => 36 [comments] => 0 [status] => 1 [iurl] => Array ( [href] => http://www.lankeji.com/category.php?cid=3 [desktop] => Array ( [url] => http://www.lankeji.com/category.php?cid=3 ) [mobile] => Array ( [url] => http://www.lankeji.com/category.php?cid=3 ) [url] => http://www.lankeji.com/category.php?cid=3 ) [link] => 电商零售 [sname] => [subid] => Array ( ) [counts] => 36 [child] => [subids] => [dirs] => /dianshanglingshou [nav] =>
  • 电商零售 »
  • [navArray] => Array ( [0] => Array ( [name] => 电商零售 [url] => http://www.lankeji.com/category.php?cid=3 ) ) [sappid] => 2 [sapp] => Array ( [id] => 2 [app] => category [name] => 分类系统 [title] => 分类 [apptype] => 0 [type] => 1 [router] => [addtime] => 1509504903 [status] => 1 ) [app] => Array ( [id] => 1 [app] => article [name] => 文章系统 [title] => 文章 [apptype] => 0 [type] => 1 [router] => [addtime] => 1520298223 [status] => 1 ) [param] => Array ( [sappid] => 2 [appid] => 1 [iid] => 3 [cid] => 0 [suid] => 0 [title] => 电商零售 [url] => http://www.lankeji.com/category.php?cid=3 ) ) [iurl] => Array ( [href] => http://www.lankeji.com/tag.php?id=594 [desktop] => Array ( [url] => http://www.lankeji.com/tag.php?id=594 ) [mobile] => Array ( [url] => http://www.lankeji.com/tag.php?id=594 ) [url] => http://www.lankeji.com/tag.php?id=594 ) [link] => 口罩 [comment] => Array ( [url] => http://www.lankeji.com/public/api.php?app=tag&do=comment&appid=3&iid=594&cid=3 [count] => 0 ) [param] => Array ( [appid] => 3 [iid] => 594 [cid] => 3 [suid] => 2 [url] => http://www.lankeji.com/tag.php?id=594 [title] => 口罩 ) ) ) [tags_link] => 口罩 [tags_ftid] => 594 [tags_furl] => http://www.lankeji.com/tag.php?id=594 [tags_farray] => Array ( [id] => 594 [url] => http://www.lankeji.com/tag.php?id=594 [name] => 口罩 ) [link] => 17年难遇口罩奇观:机器从10万涨至200万 日产80万只依然秒光 [user] => Array ( [uid] => 2 [name] => qihaoran [url] => http://www.lankeji.com/public/api.php?app=user&do=home&uid=2 [avatar] => http://www.lankeji.com/res/avatar/000/00/2.jpg [at] => @qihaoran [link] => qihaoran ) [comment] => Array ( [url] => http://www.lankeji.com/public/api.php?app=article&do=comment&appid=1&iid=4053&cid=1 [count] => 0 ) [param] => Array ( [appid] => 1 [iid] => 4053 [cid] => 1 [suid] => 2 [url] => http://www.lankeji.com/article.php?id=4053 [title] => 17年难遇口罩奇观:机器从10万涨至200万 日产80万只依然秒光 ) [sapp] => Array ( [id] => 1 [app] => article [name] => 文章系统 [title] => 文章 [apptype] => 0 [type] => 1 [router] => [addtime] => 1520298223 [status] => 1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