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牛,一张演出票的攻防战

来源:蓝媒汇   2019-10-15 16:34:31
一方面是对层层加价搅乱市场的不满,另一方面又怕没了黄牛再难抢到票。黄牛和粉丝之间,渐渐形成了一种畸形又牢固的奇妙连接。

黄牛,一张演出票的攻防战

图片 @韩小黄

作者|韩小黄 来源|蓝媒汇

一方面是对层层加价搅乱市场的不满,另一方面又怕没了黄牛再难抢到票。黄牛和粉丝之间,渐渐形成了一种畸形又牢固的奇妙连接。

规范二级票务市场,已经迫在眉睫。

01 追星女孩和黄牛票的“相爱相杀”

为了买到多特蒙德主场的一张比赛门票,大洋前后花费了近半年的时间预定,打了近200个热线电话、通过各种途径联系黄牛和球迷、连续三个日夜坐在电脑前不停刷票后,才在官网的二手票板块抢到一张珍贵的入场券。

“我太难了。”他感慨,“追星抢票难这件事无论国内国外、无论什么领域,都太难了。”

虽然难,大洋半年多的时间终究没有白费,红着眼抢到的门票让他成功见证了心心念念的“主场球员大点名”,亲眼看到了偶像罗伊斯的一粒精彩进球。

黄牛,一张演出票的攻防战

图片 @大洋

而相比之下,国内的秀秀就没那么幸运了,为了成功进场看一场德云社“钢丝节”的商演,她前前后后花费了近万元,最终却在演出几近结束的时候才成功入场。

“我是奔着前三排的好位置去的,为了拍照更方便。”秀秀是德云社某演员的“前线”,因常出偶像的高清现场图片而在粉圈小有名气。“但热门演出的好位置在大麦根本买不到,所以我一般都是买黄牛的高价票,但万万没想到这次买到了假票,被骗了5000多元。”

从南京飞到北京专程来看专场的秀秀不想白跑一趟,最终在演出开场两个小时后蹲到了一张黄牛票,花了2000多买下之后成功进场,此时的演出已经接近尾声,偶像的节目也早已错过。秀秀说,“返场的时候还能看一眼,这是他第一次参加钢丝节。”

追星男孩女孩的抢票“血泪史”,仿佛三天三夜也说不完。而这其中的故事,90%都和黄牛有关。

黄牛,一张演出票的攻防战

图片 @韩小黄

僧多粥少的时候,溢价是常态,若是遇到有特殊意义的“告别场”、“复出场”、“纪念场”等,黄牛票价翻个2-3倍也不在话下。面对高价票粉丝们常常自嘲,“我们追星女孩的钱都是大风刮来的”,“XXX你记住了,我不是你们的提款机。”

黄牛和粉丝之间,渐渐形成了一种畸形又牢固的奇妙连接。后者渐渐习惯了前者的存在,习惯了天价,甚至习惯了偶尔“踩雷”上当受骗。

包括秀秀和大洋在内的数位粉丝都坦言,“虽然有时遇到假票和天价还是会‘骂娘’,但没办法,正规一手票的数量和购买方式都太少了,我们没得选。”

02 粉丝不满抢票难,一级平台成“背锅侠”

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主要还是源于一级票务市场存在购票手段单一、票量小等问题。

众所周知,所谓的官方指定唯一售票渠道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唯一”。

一场演出的门票来源可以有很多种,从事了多年黄牛生意的龙哥告诉蓝媒汇:“包括海外在内的黄牛票来源都基本相同,大致分为几类:艺人经纪公司、演出主办方、赞助商、媒体、票务网站等其它利益相关方。”

而在这其中,以大麦网、演出剧院窗口等为代表的一级售票通道,反而不具有“留票”的优先权。

黄牛,一张演出票的攻防战

图片 @韩小黄

而事实上,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的演出市场,都遵循着同样一套逻辑:内容方(艺人团队)提供演出内容,以打包价格出售给承办演出的主办方,主办方通过公开售票赚取收入。有时候会通过招商冠名增加广告收入,但大多数情况下票房成绩依旧是重要来源。

“所以好的位置主办方自己都会留下,其次会分出一部分媒体票和公关票留给艺人团队和其它相关方。”一位演出主办方负责人这样告诉蓝媒汇,“其中艺人方很多时候会选择把票包给粉丝后援会,后援会再选择给粉丝开设团票或其它售卖方式以维持经营。”

一个事实在于,后援会的团票期往往先于一级购票平台的开票时间。

以蓝媒汇观察到的某场live秀为例,该艺人粉丝后援会的团票时间比大麦开票时间提前了一天,且数量不少。

黄牛,一张演出票的攻防战

图片 @韩小黄

“演出场馆一共1700多个座位,票面分为299-1299七个档位,后援会只开1299的团票,一共264张,再刨除主办方留票,光VIP区大麦就不剩几张票了。”粉丝直言,“并且大麦不支持选座,后援会可以按照付款顺序选择位置,除了部分‘极品’位置之外,比随机选到的要好得多。”

换言之,从整个票务市场的流通过程来看,受综合因素影响,一级票务市场存在的遗憾和不足还有很多,难以承载用户的全部需求。

03 承接需求的同时,难免乱象

于是,二级市场应运而生。

但一个矛盾点在于,由于缺乏体系化的交易规则和相关部门的有效监管,二级市场在承接一级市场未消化完的需求时,乱象频生。

溢价是受市场需求影响,但天价很多时候是炒作的结果。

“囤票炒价是基本操作。”龙哥告诉蓝媒汇,“一般情况下黄牛都会把好位置的票压着不卖,造成供不应求的假象,价格炒高后再出手,除了王菲那次,这么多年还没看到真正‘翻车’的例子。”

龙哥口中的“王菲那次”,就是把黄牛票推至风口浪尖的天价票事件。

黄牛,一张演出票的攻防战

2016年9月9日,时隔六年宣布“复出”的王菲宣布将举办人生中的第六次演唱会。由于演唱会被赋予了特殊意义,票面价格就已突破时下演唱会的平均价格数倍,最高达到7800元。

而更疯狂的情境出现在二级市场,黄牛票的价格一度飙升至“天价”。

但故事的最终走向证明了这是一次有关黄牛的恶意炒票事件,最终开唱前在摩天轮、票牛、西十区等二级售票平台上出现余票充足,甚至跌破票面价格的情况。

黄牛卖不出去,放到二级平台打折还算挽回了颜面。

部分演出甚至将二级市场的余票回流至大麦等一级市场二次开票,且位置明显优于一次开票的位置,从而招致大量粉丝不满。

而除了炒票、假票等乱象之外,更普遍的一个问题在于黄牛票无法保证退换等售后处理。郭德纲戏言的“德云社从来不退票”不过是一个“包袱”,事实上由于场馆维修、演出改期等问题,老郭的退票窗口早就从段子里的“阿富汗”搬回了北京。

当然,能够享受服务的,只有从大麦等正规渠道购票的粉丝,不包括黄牛。

黄牛,一张演出票的攻防战

04 规范二级市场,开放促进行业繁荣

面对愈发频生的乱象,不少艺人团队、粉丝团体开始公开抵制黄牛,宁愿空座也不接受溢价票。

但演出市场宜疏不宜堵,面对真实存在的需求,市场应该允许二级平台的存在,归根结底还是需要促进一、二级市场的协调发展,分开精细化管理,梳理合理规则,以真实的供需关系调节市场价格。

以美国百老汇的演出市场为例,制作人会固定将部分演出票交给二级代理,应市场需求动态定价。这种相对宽松的管理空间有利于演出机构追求正当盈利,激发演出经营时利增长与创作动力提升。

最终反哺内容端,激发其创作优秀作品的更大动力。

黄牛,一张演出票的攻防战

道理都懂,但如何才能建立一套完善、合理的二级市场定价管理规则?

对此,行业内已经提出了部分解决方案,道略演艺产业研究院在其今年举办的演艺行业票务营销沙龙中着重提到了有关二级票务平台发展策略建议,道略演艺产业研究院建议:应放松价格管制,构建政府引导市场主导型战略。

首先,推动交易透明、交易自由的同时,建立票价管控机制,加强监测与市场分析、预测,对高热度、高人气演出做到提前预警,实时监控价格波动,如遇异常情况可及时通过交易平台上报主管部门,对溢价过高的演出项目实施行政干预,杜绝“天价票”情况发生。

其次,完善二级平台准入制度,提高准入标准来间接控制平台数量。对入驻二级交易平台的商家进行资金、技术等多维度的审核与监控,提升准入门槛,过滤商誉不好的售票机构,保证票品的真实性,维护消费者权益。

第三,加强交易环节监管机制,加强对平台的监管,明确平台在演出票核实、信息披露、价格支付、演出票配送等环节承担应有责任。完善投诉渠道和机制,确保消费者合法权益。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在于,能够满足需求的方法永远是提高供给,面对普遍存在的溢价情况,增加演出场次,提升演艺市场的繁荣发展,才是让票价回归理性的根本。

(文中大洋、秀秀、龙哥等均为化名)

本文来源:蓝媒汇,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蓝科技网立场。转载文章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图片涉及问题,请原作者第一时间与我们联系索取稿酬。

相关新闻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