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时间“的付费自习室,会是下一个风口吗?

来源:见微评论   2019-10-15 16:32:07
”卖时间“的付费自习室,会是下一个风口吗?

Wework现金流即将耗尽,而同样主打共享付费空间的“付费自习室”却异常火爆。国庆期间,上海多家自习室预约早早满额,除了看“我和我的祖国”需要提前买票,连学习都要提前预约才能学上。

第一次看见付费自习室是在韩剧《请回答1988》里,女主德善常和朋友相约付费自习室温书。近两年,这种共享学习空间开始在国内遍地开花。令人惊奇的是,收费自习室居然在沈阳、西安、天津这些新一线城市发展势头更猛。

付费自习室多建在学校附近或者上班族较多的区域,大多数经营者都是二房东,他们租下整块空间后,把它分割成学习区和休息区。学习区一般被卡板隔成“小隔间”,配有插座、台灯、储物柜等设施,休息区有沙发、图书柜、微波炉等。

自习室内整体环境较暗,一人一座一台灯,照明全靠自己桌上的小台灯。不少人提到这个设计很接近“熬夜独自学习的环境”,因此它也被网友称为“小黑屋”。

付费自习室的主要消费群体是有考研考公考证等深度学习需求的人。他们为什么愿意为学习空间花钱呢?

王琦的国庆就是在自习室度过的,刚刚毕业的她准备考CPA,平时要上班,只好在周末和节假日抓紧时间看书。在家看不进书,公共图书馆又吵,几十元就能呆一天的付费自习室无疑是最好的选择,她说“上学时想着法子逃课,现在却想着法子学习”。

有王琦这种想法的人并不是个例,第一财经周刊发布的《2018年中国Z世代理想生活报告》里写,74%的受访者会在闲暇时间“学习和课外自我充电”。当今年轻人正面临爆炸发展的信息时代,长期处于“比你优秀的人还在努力”的焦虑中,为了不被甩开,他们只能抓紧时间学习。

可是大多数90后的学习状态都是“看书三分钟,刷抖音三小时”,付费自习室的出现正是为了满足他们的“逼迫学习感”。

当我们为时间花钱后,实际上增加了在自习室不学习的成本。另外,如果身边人都在学习,你会觉得自己刷个朋友圈都是十恶不赦的行为。在这样的环境里,学习从众就发生了,因此也可以说是花钱买“他律”换取“自律”。

付费自习室的本地化发展。

与日韩以卖课程为主的自习室不同,现如今我国付费自习室的主业还是“卖时间”,兼职卖饮料。日韩自习室的大部分盈利是来自课程辅导,而我国教育辅导产业链已经相当完整并且竞争激烈,自习室很难从中分一杯羹,因此迄今几乎没有自习室开设课程辅导。

付费自习室的主要盈利还是来自顾客租用座位的租金,每小时收费在5元到50元之间不等。以上海普陀区的“众学空间”为例,体验套餐价为30元2小时,非会员价每小时25元,也有长期卡,例如1500元一小时不限时自习。其次,也有自习室兼职卖饮料和零食盈利。

据上海一家自营付费自习室经营者称,每个月入座率要达到60%以上才可以实现盈利。

如此看天吃饭的经营模式对个人经营的压力很大,因此付费自习室开始从小打小闹向品牌化经营转变。以上海地区为例,大众点评上推荐排名前十里面,成立于2018年的众学空间沉浸式自习室占到3个名额。

这是共享经济新风口吗?

收费自习室在中国发展有个很明显的局限——大众消费习惯。大多数人还没有形成“共享空间付费”的消费习惯,许多人觉得每小时10元的收费贵,但是买二三十元奶茶一点不手软。这也可能是由于自习室可替代性高,从公共图书馆到星巴克,大家的选择多,所以不愿意为此付钱。

因此要想收费自习室往良性发展,首先要改变大众的消费习惯,让消费者愿意为学习空间花钱,这儿可以参考网吧的发展,学习网吧是如何把消费者从自家电脑前吸引过来的。然后丰富其盈利模式,思考“如何将这批有考试需求的流量变现”,例如与培训机构合作,与书店合作等等。最后自习室连锁经营必将是大趋势,只有连锁店分布多且广才可以吸引消费者办长期卡,增加上座率。

本文来源:见微评论,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蓝科技网立场。转载文章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图片涉及问题,请原作者第一时间与我们联系索取稿酬。

相关新闻

分享至